第1871章 你可知我有多么的讨厌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71章 你可知我有多么的讨厌你

    施怡听了封擎苍说的这些话,忽然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她也知道是一个男人带走的裴诗语的,这个男人也是神秘莫测。到现在只知道他的一个人名,还有少许的几张照片,却没有任何能够证明他真实身份的资料。他的行踪也查无所获,不然早就找到裴诗语了。

    “那个男人是谁到现在你们都还没有查清楚?非岩也查不到他的消息?莫不是他的身份是冒用了别人的,误导了你们查找的方向吧?”

    施怡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她所担忧的是,如果这个男人真的如封擎苍说的那样,是刻意接近的裴诗语,还有所企图的话,那他会想利用裴诗语做什么呢?裴诗语不愿意回家的原因,会是这个男人造成的吗?

    还是说,其实裴诗语爱的是另有其人?不,不可能!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施怡给推翻了。封擎苍和裴诗语一路走来历尽艰辛,他们的情感之路坎坷也已经走过来了。越是这个时候,裴诗语越会真心,不会爱上别的男人的。

    “他确实是迟氏的接班人,这一点已经得到了证实。除了这一点现在是有证据可以证明的,其它的就没有了。所以我才担心小语在这里,我如果疏忽了可能会给对方有机可乘,到时候再掳走小语的话,再想找到她恐是比登天还难。”

    “可是你不是说过语儿很信任此人吗?那他应该是不会做出伤害语儿的事情,不然语儿也不会信任他的吧!”施怡说到了重点。

    这就是她看到的重要的事情,裴诗语是被迟浩月带走的。可是她回来除了生病,也没有受伤,这也说明了,迟浩月不会伤害裴诗语。

    “我们目前还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或许是暂时的迷惑了小语。让小语对他产生了信任,也挑唆了小语与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让小语对我们产生一定的误会。所以小语才会性情大变,连她自己的亲人都不想认了。”封擎苍不得不把话说得更明白一些。

    刚才是害怕施怡会因为担心裴诗语的安危和变得激动。现在看到她冷静的和自己一起分析这些,封擎苍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觉得施怡不会过于激动导致他们无法继续往下交谈。

    封擎苍也险些给忘了,施怡毕竟是总统夫人。这么多年,她见过的场面多不胜数。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的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她也不会犯这个低级的错误,也不会轻易动怒。

    现在正是因为知道了裴诗语安好,她才能够静下心来,也渐渐恢复了以往的端庄冷静。忽然之间的变化,还让封擎苍觉得有些不能适应。

    “当然您可以选择不相信,若是你不信的话,也可也等在小语回到家中的时候与她多接触,想来到时候你们也会发现她是否有变化。该说的我都说了。”封擎苍出了客房,把空间留给施怡,给她一点时间去静思。

    而凌悦那边进了卧室的时候就顺手关上了门,看到裴诗语还是睡着的。

    看到她这样病恹恹的躺在床上,让凌悦不喜,觉得裴诗语就是能装。装柔弱,装生病来获取封擎苍的爱意,看到封擎苍对她那么好,像是故意炫耀一样。

    在无外人在的情况下,凌悦一步步走近裴诗语的床,在床沿站住脚。看着裴诗语睡着的样子,睡颜唯美也如睡美人一样让人惊艳,凌悦就忍不住心生嫉妒。

    或许就是因为裴诗语的这一张媚惑众生的脸,才会让封擎苍移情别恋,弃她而去,到了裴诗语的身边的。

    她恨,恨裴诗语的出现。如果她能够消失就好了,如果能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她这个人的存在那该多好呢。

    “裴诗语,你可知我有多么的讨厌你?因为你的出现,让我的世界都发生了变化。阿苍哥哥本来爱的人就是我,就因为你的出现,他对我的感情也变了。你就是一个狐狸精,是你勾引了他,把他从我的身边勾走了。你长的这张脸,每次我看到都觉得恶心,为什么要和我的长得那么像??说什么姐妹,谁会想要和你这个来路不明的人做姐妹呢?爸爸妈妈永远都是我一个人的,你才是个野种,你不配和我争,更不配和我抢!你明明什么都不是,可是阿苍哥哥却因为你这张美艳的脸而爱上了你,这就是你最最讨厌的地方!”

    凌悦的坐在了裴诗语的床边,她的手指轻轻的在裴诗语的脸上画着叉。

    在触摸到裴诗语的肌肤的时候,才知道她的皮肤到底有多么的细腻光滑。近看也看不到毛孔,皮肤更如牛奶一样白嫩。在她没有生病的时候,脸蛋还有一些粉嫩,充满了少女的气息。

    让凌悦嫉恨的是,她和裴诗语虽然是表姐妹,但是她们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所有她认识的人,几乎都喜欢裴诗语,就连她的亲弟弟顾苼对裴诗语都是不同的。为什么,偏偏是她?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为什么偏偏是裴诗语出现在她的世界里,抢夺了所有本来属于她的东西呢?

    裴诗语在凌悦进来的时候,听到她的高跟鞋,就已经知道是凌悦本人。因为施怡今天穿的鞋子不是细高跟鞋,而是有些坡度的坡跟鞋。细高跟鞋的声音,裴诗语耳朵一动就能分辨得出来了。

    当凌悦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在裴诗语的心里已经惊起了惊涛骇浪。她没想到,凌悦来找她会是来和她说这些话的。这些她的真心话。

    之前还在封擎苍的面前表现得乖巧的样子,转个身就变成了嫉妒成狂的女人。当真是可怕至极。而且,她在说话的时候为什么要摸她的脸?让她遍体生寒。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了。鸡皮疙瘩也在被子下布满了胳膊。

    想要继续听下去,裴诗语觉得凌悦可能还会对她说一些她不知道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