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0章 有话要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70章 有话要说

    “我什么时候打你了?谁看到了?谁能够为你作证?你一个大男人嘴巴没个把门的,想什么就说什么了。还不允许别人说你了!阿苍哥哥,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这个人要把我气死了。”

    凌悦也是非常的不高兴,她确实找封擎苍告状了,封擎苍也没有站在她的这边帮她说说这个臭医生,臭医生还来倒打一耙。分明就是他错在先。

    “华子,够了。先去书房等我,我和夫人还有话要说。”封擎苍头大得很,一个两个的,没有一个是能让他省心的,看到这两个人在这里吵闹,分明就是将他这里当成了菜市场了。

    两个人的年龄加起来都是快入黄土的了,还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开始胡闹。

    “哦。”

    华医生临走之前还和凌悦吐了一下舌头,分明就是调谑她。而凌悦看到如此气人的华医生,也是在原地直跺脚。施怡看到凌悦被气得不轻,也皱起了眉头。

    她虽然不喜欢华医生,但是凌悦在外面也确实有失礼的地方。表现得不像是大家闺秀的样子,还像是市井小民,喜欢斤斤计较。不过就算是如此,再怎么不入眼,也是她一手养到大的女儿,所以她也不会当着外人的面说凌悦什么。只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悦儿,你也先去看看语儿,和她说一声,我们等下会先回去,等她好点了再来接她回家。”施怡不知道封擎苍要和自己说什么,但是她知道封擎苍说的话不想让她以外的人知道。也就支开凌悦。

    凌悦却不解的问道:“妈妈,小语妹妹还昏睡着呢,我去和她说话她也听不到啊。我看没有必要了吧。”

    “听话。不管语儿能不能听得到,我们都应该和她说一声再走。如果她醒来了,你也好和妈妈说一声。”

    “哦,那好吧。”凌悦显得有些不情愿的拖拉着脚步去了卧室。

    “夫人,请跟我来。”封擎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带着施怡去了客房。

    施怡到了客房之后,才气定神怡的问道:“有什么话是不能在外说的,还要搞得那么神秘。”

    此时的施怡已经冷静沉着,不再像刚刚来的时候那么着急。因为她已经确认了裴诗语确实已经找到了,虽然是在病着,人总归是平安的,算是毫发无损的回来了。确认了这一点,施怡担惊受怕了许久的心和紧绷的神经也就逐渐放松了下来。

    再加上刚才在卧室里面看了裴诗语那么久,让她的心更加平静了一些。对待封擎苍的态度也就好了一些,不会在咄咄逼人。

    “此事关于小语的安危,所以不得不先提前和你说一声。”

    “是什么事?”才以为裴诗语已经安全了,才放下的心,在听到是关于裴诗语的事情之后,施怡又开始不安。

    “上一次夫人前来探望小语,说要将她接回家中小住一段时日,我有问过小语的意思。她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

    “哼,别和我提上次。提起我心里就不舒坦,分明就是你多加阻挠,现在才和我解释说是语儿自己不愿意的,你认为我是会信不会?”施怡鼻子喷出气,可想而知对于上次的误会,她还是记在心上,没有放下的。

    封擎苍知道自己说这话一定会让施怡不高兴,该说的他还是会说出来。避免那些还存在的隐患,先做个预防。

    “夫人,你且听我把话说完。上次我知道您是在生我的气。但是在这一次此次夫人来接小语回家之前,也就是昨天刚刚找到小语的时候,我就询问过她的意思,要不要回家亲自向您和总统报个平安,但是小语想都没有想就立刻回绝了。这与上次比起来的时候还是不同,她上次还有考虑过,之后才回绝的。此次我还和小语说过,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家人都很担心她。她却没有考虑就拒绝了,而且还有一些厌恶,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这段时间里她发生了什么,并且与夫人一家产生了误解。”

    虽然现在还不确认裴诗语到底和迟浩月之间发生了什么,迟浩月又在密谋着什么,但是封擎苍觉得问题有可能会出现在凌家。

    告诉施怡,也是想从她口中打探一下,有没有一丝线索。

    “我们是她的亲人,让她回家怎么会让她生恶?!莫不是你还想要阻拦语儿回到我们身边才故意这样说的吧?封先生,若是你还有什么担忧的话,我觉得没有必要。”

    施怡叹息了一声之后,停歇了数秒。之后她又语重心长的和封擎苍说了一大段话,也算是她的心里话。

    她说:“我们尊重女儿的选择,语儿既然选择了你当她的伴侣,那么我们也会把你当成是半个儿子一样对待。唯一的要求就是你能够带给语儿幸福,陪伴她走完这一生就好。我们凌家也什么都不缺,现在想看到的就是语儿能过好她自己的生活。我说的这些你不会不明白吧?”

    施怡苦口婆心的开导封擎苍,她依然觉得是封擎苍藏了私心。认为封擎苍对于裴诗语的爱是自私的,他只想一个人独占裴诗语,不想让她偶尔能够陪陪她的家人。

    “您知道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您曲解我了我的解释。夫人,我希望您能够放下成见,好好想想我的话。这次小语病愈了之后,就算你不派人来接她,我也会让她回家暂住一段时间的。在找到她之前,她都是和带走她的那个男人在一起,而且这个男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小语全心全意的信任他。对我们也产生了隔阂。我会去查清楚这个人的身份,而且还会弄清楚他刻意接近小语的企图。所以在没有弄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前,我会让小语住在家中,但是我每天都会抽时间去总统府看她。希望夫人能够应允我的这个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