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9章 收着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69章 收着点

    到了客厅之后,几人就各自找了位置坐下。而凌悦还是气呼呼的,满腔的怒火都憋着了,怎么都没有办法消散。

    施怡也已经冷静了下来,她来这里就是为了接走裴诗语的。现在裴诗语不方便跟着她回去,她也不会不顾及裴诗语的身体健康而强行带她走。

    她也是生过病的人,也知道受了风寒不能在这个时候吹风。但是要让她继续等下去,等裴诗语病好一些了再来接她的话,那她又会害怕时间久了会有什么变故。

    封擎苍这次愿意让她带裴诗语走,都已经是出乎她意外的了。

    “封先生,语儿现在病了,我也不方便留在这里。我想再找一个医生来这里为她诊治,好让她尽快康复。等她好点了,我再将她接回家中。”

    “如果夫人觉得不放心的话,尽可以安排信得过的医生过来为小语看病。我也希望她能够好起来。”封擎苍表态,对于施怡的做法没有拒绝。

    其实施怡忽然做出这个让步,还是让封擎苍觉得意外的。在施怡没有说这些话的时候,封擎苍还在想,刚刚华医生显然是惹得凌悦还有施怡不愉快了,施怡对自己现在又存在了不满,应该会马上带走裴诗语。

    但是想到了裴诗语的身体还不方便离开,所以他也还在想着说辞,想着怎么说服施怡让裴诗语先在这里养病。

    “那就好,我会尽快联系医生过来。语儿终究是个女孩子,若是医生来为她看病的时候,你最好还是守着她比较好一些。”施怡还是有一些不放心华医生。

    “好。”封擎苍点了点头,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和施怡的谈话,是最近最轻松的一次了,她没有咄咄逼人的原因,封擎苍觉得是因为裴诗语生病了,所以她才会让步的。

    但是封擎苍却不知晓,施怡之所以会这样做,就是因为觉得裴诗语久睡不醒的原因可能是另有隐情,认为可能是封擎苍有事瞒着她们,所以她才会在表面上让封擎苍误以为是她做出了让步。却也因为她的让步而成功安排了一个医生过来,也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而让她安排的人亲自为裴诗语进行全面的检查。

    这样到时候裴诗语到底是怎么样了,她也能够从她信任的口中得知。也不需要再去推测封擎苍所言到底是真是假了。

    施怡这样的想法,还真的是够小心翼翼的。而且还做得没让封擎苍起疑。

    “已经是中午了,我现在先回去,等下午的时候医生会过来。到时候还请封擎苍能够配合医生为语儿看病,我们对语儿都很用心,都希望她能早点好起来。这一点我相信封先生能够和我达成一致。”

    “当然。夫人有心了,那就麻烦夫人尽快安排吧。我会尽力配合的。”封擎苍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置信,施怡真的愿意就这样走了?

    在来的时候,她可是没少给自己下马威。老觉得是他故意不让裴诗语回家的,就算他是做了解释,她也不相信。怎么这会儿就这么要回去了?

    刚觉得没什么,反应过来的封擎苍又觉得施怡这么做是有蹊跷的。但是不管她是在做什么打算,只要是为了裴诗语好的,不是想要害她的话,那他都会极力配合。答应施怡的话也不是随便说说就过的。

    凌悦都没有反应过来这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就这样协商好了。

    她都还没有出一口气呢。这个嘴巴欠抽的庸医还在笑嘻嘻的坐着呢!感情他们把刚才他说了她坏话的事情全部都抛之脑后了吗?完全不想着帮自己做主吗!?窝着一口气,凌悦却不能说要为了自己而说话,只能用裴诗语当这个借口。

    “妈妈,怎么就这样走了?小语妹妹都还没有醒呢。难道不看她醒来之后我们再走吗?她这个样子我放心不下啊!”

    “她好着呢,你妈妈叫你回家,你就赶紧回家吧。别老待在别人家里没事找事儿了!”华医生之前在卧室的时候就已经看清楚了凌悦的真面目,她根本就是不是真的担心裴诗语的病情,而是嫉妒和厌恶裴诗语。

    这样的人现在还能妆模作样的说出裴诗语病没有好,她担心,不想离开的话,当真是虚伪得很。华医生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才会在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马上就回了一句。

    “华子!收着点,不要什么话都说!”封擎苍也是重重说了一句华医生,让他不要乱说话。

    当然华医生说的确实是没错的,但是也不该当着施怡的面说出来。这会让施怡不高兴的。封擎苍无意看了一眼施怡,眼见她果然收起了温婉的笑,心知她确实是因为华医生而感到不开心了。

    凌悦被华医生堵了这么一句话,更气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招他惹他了,明明就是第一次见面,这个家伙却处处在针对她似的,本来就没有要原谅他的意思,现在他还继续来刺激自己。

    “你这个庸医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没事找事儿了?分明就是你,是你故意要为难我!我说为什么你这么讨厌呢!因为你本质就是让人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会生厌的人!”凌悦疾言怒色,毫不客气的回嘴。

    “说谁庸医呢?你可以说我没有关系,但是你不能老说我是庸医!说一次我就忍了,没想和你过多计较,你还没完没了了你!阿苍,我和你说,刚才我去卧室要替嫂子看病的时候,我就看到这个女人不怀好意的仇视着嫂子呢!而且她们在卧室里吵得很,我就说了几句,让这丫头就怒修成怒了,想要对我大打出手。我一个弱男子,当然不能让她这个凶巴巴的女人给欺负了去,当即就挡下了她这一巴掌,又说了她几句,她是不是找你告状去了她?”

    要说能说,真的还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华医生这张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