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8章 该醒的时候会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68章 该醒的时候会醒

    “若真是这样的话,语儿怎么怎么还不醒来?”施怡故作不解的道。其实她的心中也已经有些怀疑了。

    在她前几天也是在生病的时候,虽然睡着的时候比醒着的时候更多。但是身边有喧闹的时候,她也是很快就会醒来的。裴诗语怎么会睡那么沉呢?这其中必有蹊跷!

    难道是裴诗语还得了更加严重的病,而封擎苍和这个男人有意隐瞒不想让她们知道吗?

    很多原因都想了,施怡就是没有想过其实是裴诗语此时此刻还在装睡。

    因为在她的心中,裴诗语是个乖巧的孩子,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裴诗语没有醒来,都和封擎苍等人有关。

    裴诗语也是快要装不下去了,从醒来到现在这么久,她一直都感觉得到有很多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有探索的,有慈爱的,有嫉恨的。

    这些视线都很炙热,有两次裴诗语偷偷睁开眼去想要看周围的人的时候,就被华医生抓了个正着,她当然是继续闭上眼假装自己还没有醒,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而现在她也知道,是华医生在帮自己开脱。他如果想要直白一点告诉她们,她其实早就已经醒了的话,早就会说出来了。到现在他还在不清不楚的为自己做掩饰,其实也是想要让她自己主动醒过来。而她确实不想就这么醒过来啊。

    还没有做好面对这些人的准备,心里是万分的挣扎。

    特别是她在装睡的时候听到了施怡和凌悦的对话。从话语中,让裴诗语觉得,施怡其实是关心自己的,而且她还口口声声说她是她的女儿!!凌悦也是一口一个的小语妹妹的叫着,好不亲热。

    好像她真的是她的妹妹一样!谁稀罕呢?

    裴诗语现在的想法就是,这一家子是真的能装!比封擎苍还能装!封擎苍都走了,她们还对她惺惺作态的,让她犯恶心,所以就更加不愿意看到她们了。而且她们还说要把她接回家里,其实是想要变着法囚禁自己好慢慢的折磨自己吧?

    “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该醒的时候就会醒了,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应该是受了不少苦。放松了之后,应该会想要好好休息一番。我们先出去。”封擎苍也站在裴诗语这边。

    刚刚华医生对自己使眼色的时候,封擎苍就知道了裴诗语是在装睡的。而她装睡的原因,应该是不想看到凌悦,如果凌悦在这里,可能会让她觉得不开心吧。

    他都忘了,裴诗语自从失忆了之后就忘记了凌悦这一号人。却没有为裴诗语找到一个装睡的合理的说法,最后又把这个黑锅扣在了凌悦的头上。觉得这里最让裴诗语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凌悦了。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出去等吧。”施怡最后是选择了妥协,她也不愿意看到女儿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没有休息好,这对她病情的康复也不利。处于关心,她还是先带头出去了。

    凌悦气得哼了一声,也心不甘情不愿的瞪了华医生一眼跟着施怡一起出去了。

    封擎苍是最后走的,在出卧室之前,他留下了一句话,“如果不想回家的话,你就要亲口和她说。”

    裴诗语开始不知道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心想,难道自己还能做得了这个决定不成?只要自己不愿意跟着她们回去,她们就不会为难自己吗?

    真当她是傻的吗?她会相信他说的这句话吗?!

    当最后一个人的脚步声消失了,门也被关上了之后,裴诗语才先睁开一只眼先观察了四周,确定真的没有人了之后,她如皓月般明亮的双眸才完全睁开看这个房间的一切。

    裴诗语独自在这个房间里面,没有了其他人的吵闹,得到了片刻安宁了之后她就开始思考,接下来她应该怎么做。

    之前一直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现在只能花一点点的时间来考虑。实在是太过仓促了。她也想不明白,她该怎么做才可以换来自己的安全。

    她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是害怕自己会死于非命。如果自己死了,那就没有办法知道迟浩月的下落了。他是死是活,她也没有机会再知道了。所以她必须要把自己的小命保住。

    而此时她待在封擎苍的身边,也处处是危险。再跟着这施怡走的话,去了一个未知的地方,等着她的又是什么样的危险呢?现在根本就想不出来。

    裴诗语很是苦恼。脑子本来就很热和疼了,现在还要用脑子来想那么复杂的问题。难道她的人生真的不能握在自己的手中,非要在这些人中选一个吗?

    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能演,特别是施怡,她也不是她的女儿,还口口声声叫着语儿说的好像她真的是她的女儿一样。

    如果不是早一步知道了真相,如果不是她在她的梦中多次折磨自己致死,裴诗语还真的觉得施怡向她所表现出来的一样慈爱呢。

    可惜,她的几次噩梦,一手主导的人都是这位看着温婉端庄的总统夫人。她在噩梦之中还手持荆条抽打过她的身,遍体鳞伤,鲜血几乎是染红了一地。她却还能够大笑着看着她承受非人的折磨,每每抽打她一次,裴诗语都会痛得尖叫,而越是这样,施怡就会笑得越开怀。在梦中,裴诗语变成了施怡取乐的玩具。

    但是对于裴诗语而言,那些真实的噩梦就像是发生过一样。自己的血染红了自己的眼,对她的恨也根深蒂固。

    所以,她不会相信,这个伪善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她不会忘记,她的母亲施玲是被这位伟大的女人害死的!

    理清了自己的思绪,裴诗语做出了一个决定,该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而早一点和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这些人不想这场游戏那么快结束的话,那她就进入游戏之中,和她们好好的玩一玩。她也不相信,邪能胜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