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6章 说狠话,谁不会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66章 说狠话,谁不会呢?

    有些事情无需隐藏,有些讨厌也无需避而不谈。

    如果是以前,封擎苍或许会觉得对不起凌悦,也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去对待。但是现在不同。凌悦对裴诗语始终是怀恨在心,她对裴诗语是不可能放下那份嫉妒的。正是因为如此,封擎苍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讲她当成小妹妹一样看待了。

    任何想要试图伤害裴诗语的人,都不值得被他和颜悦色的对待。

    “就算是这样那又怎么了?我知道你爱她!可是我也爱着你啊!你可以对我残忍,可以无视于我对你的情感,但是你却不能阻止我对你的感情继续生长。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就算你想阻拦也阻拦不了!阿苍哥哥,我知道我的身份不够光彩,现在我也不敢和小语妹妹争抢你了,但是我也希望你能够对我公平一点点好吗?我只是想来找你说几句话就被你冷言冷语的对待,难道这就是你当初劝我回头我该面对的吗?若是这样的话,我会觉得后悔当初那样做!”

    封擎苍知道凌悦说的是什么事情,她说的就是当初自己为了阻止她伤害裴诗语而劝她回头的那事儿。也正是因为他没有和裴诗语商量过,就答应了她裴诗语会和她重归于好,握手言和的话。才会让裴诗语气急失去了记忆的。

    提起这件事,封擎苍心中多有内疚。都是对于裴诗语的,也正是因为凌悦做的傻事,才会让裴诗语变成了今天这样,彻底忘记了他不说,还让别的男人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这件事就像是一根刺稳稳的扎在了封擎苍的心底,让他时刻都觉得疼痛。无法拔掉就是想要用疼痛了提醒自己曾经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让裴诗语对自己厌烦,也是他自找的。

    现在罪魁祸首却来告诉他,她后悔放过裴诗语了。那他呢?他又何尝不是后悔放过这一位了呢?

    “凌悦,你可知,如果你不是她的妹妹的话,你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虽然她不喜欢你,但是也不想看到你出事。我心知她心地善良,但是她也是有忍耐的极限的,以前是我错了,顾及太多。如果你还敢再犯以前的错,我一定不会再放过你。不管你是谁,都不能挑战我的底线。”

    而他的底线就是裴诗语,任何想要伤害裴诗语的人,他封擎苍都不会放过伤害她的人的!就算是神来了,他也无惧,敢于其抗争到底。

    “那你又可否知晓,我很后悔我的这个身份?我如果不是她的妹妹那该有多好?如果不是她的妹妹的话,那她就不会出现,就不会把你从我的身边抢走!你事事为她着想,为什么就看不到我对你的感情?我对你的感情只会比她对你的更深得多!不会比她对你的感情浅薄!”

    凌悦感觉这个书房内的空气都变得稀薄了,让她有一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为何会这样呢?还不是因为封擎苍对裴诗语的爱刺痛了她的心。就算明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她依然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会陷进去。这一路走来,她没有办法回头了,爱就像野草一样疯长,被野火烧光之后,又会凭借着它们自身顽强的生命力再生出绿芽,到最后,依然会变成烧不尽的辽阔草原。

    她对他的感情,在这一刻更加明确了。

    凌悦爱着封擎苍,这份情永不灭。

    “话已经和你说过多次。不管你对我怀着什么心思,我也不会有所回应。想要你死了这份心,怕是很难。但是我会再警告你一次,千万不要做出伤害她的事情,不然我真的不会放过你。还有你所在乎的东西,我都会一一摧毁,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这是封擎苍对凌悦说过的最狠心的话,也是在发生了这许许多多的事情之后,他最想对她说的话。

    “现在我还能容忍你出现在我的眼前,你最好是乖乖的,不要有任何的动作,一旦让我发现。”

    “你事事以她为天,好!很好!请你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最好是说到做到!我凌悦不是被吓到大的,我也会记住你今天说的这些话。如果真的把我逼到我无法忍受的地步上了,我也会用自己的方法毁灭你所在乎的!因为你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感受,我也不会再顾及你的想法!阿苍哥哥,说狠话,谁不会呢?”

    凌悦在听了封擎苍说的那么多冰冷刺心的话语之后,觉得遍体生寒。她不知道自己爱错了,也不愿意知道。

    她是真的爱惨了这个男人,如果可以的话,她可以允许他爱着别人,只要心里还有一点点属于她的位置也好,她就不会那么悲伤的。现在因为他几句话就让她的悲伤逆流成河,连她自己都开始怀疑她在这个世界上存活着还有什么必要。

    封擎苍沉默,看到凌悦流下了泪。他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对她而言太重了。

    但是话已经出口,也覆水难收。而且他既然已经说出了这些话,就说明了他一定会为他所言负责,就算是看到她伤心落泪,封擎苍也不再起丝毫的怜悯之心。

    凌悦是一个大人了,他该说的都说了。他也希望凌悦能够看清现实,以后走的路都是正确的,不要再因为他而犯傻。很多时候她都是率真的,但是也有特别执着的时候,如果他不能干脆一点拒绝唤醒她,她就会一直错下去了。

    “来找我何事。”口气依然冰冷,这就是封擎苍在和凌悦独处的时候对她的态度。如果是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封擎苍或许还会顾及其他人给她一点点面子。但是独处就没有必要,他和她之间已经彻底结束了,为了不让她再生误解,就只能如此。

    “忽然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他说是医生,还对我和妈妈出言不逊,让妈妈非常的不满。现在还在小语妹妹的卧室里说要帮小语妹妹看病。我和妈妈都觉得他的医术不够,治不了小语妹妹的病,也是因为他的医术不够好,所以小语妹妹的病情才会加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