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5章 以前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65章 以前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

    听到凌悦说的话,裴诗语心中又是松了一口气,觉着好在这两个人不打算听华医生的话。这样自己就可以继续装睡下去了。

    “你才是满嘴的跑火车,我哪里说的是假话。懒得管你们,爱信不信。我要帮她看病,不管你们许不许,我都会这样做。不需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因为是阿苍把我叫来的。帮她看病也是尽我的义务。”

    “是阿苍哥哥叫你来的?呵呵,这话说的好听,叫得还怪亲密的,如果不相识的话,都会觉得你会是阿苍哥哥的好朋友呢。”

    “谁说不是呢?这么亲密难道不是他的朋友是什么?”那么昂贵的车都能送给我了,难道不是好朋友吗?若真的不是好朋友,那就是另外一个身份了,铁兄弟!

    “我现在还想知道,阿苍哥哥怎么会有你这么不懂礼数的朋友呢?”

    “那你去问他好了。”一脸得意,华医生认为自己的身份经得起核实,而且他今天心情也很好,白白得了一辆梦寐以求的座驾,所以不管她们说什么,他都会笑嘻嘻的面对的。就当是这个女人放了一个臭屁就行了。

    “我不信!我这就去找阿苍哥哥,让他证实你的身份,我还会把刚才你出言不逊的事情都告诉阿苍哥哥,然后叫他把你赶走!”凌悦此时暂时迷失了自己的心智。因为施怡对裴诗语过分的关心让她吃醋,又因为华医生忽然出现说的话,字字句句都在纠结她。

    “去吧去吧!最好是问得清清楚楚的再进来。看他是会把你撵走还是把我撵走呢?”早就已经知道了结果的华医生还怂恿凌悦去问封擎苍呢。封擎苍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女人,纠缠不休的,又喜欢没事找事型的女人,封擎苍在读书的时候就厌烦得很。

    现在他又有了裴诗语,心心念念着裴诗语,要是这个女的阻拦自己帮他心爱的女人看病的话,他一定会站在自己的这一边的。所以凌悦还没有去找封擎苍,华医生就已经断定,凌悦去找了也没有任何用处。

    “哼!”凌悦看到华医生这幅模样,最后还是受不了跑了出去。

    施怡因为华医生的出现,而且还说了这些伤害凌悦的话,惹得凌悦生了这么大的气,对他也是怀了不满。但是她现在却不愿意离开裴诗语的身边,两个都是自己的女儿,她觉得凌悦在过一会儿可能就会气消了。裴诗语不管是醒了还是没醒,她都该守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睁眼。

    凌悦找到封擎苍的时候,他正在书房里。

    书房关着门,所以他在凌悦和华医生发生争执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听到。

    在书房里,封擎苍正入神的看着一幅画,画中是一个男人的埋首与办公桌认真工作时候的肖像,近看就会发现,画上的男人正是此时此刻捧着画像的封擎苍。这幅画看笔迹就知道,应该是裴诗语的杰作。

    而她是在什么时候画的他呢?封擎苍陷入了回想之中。

    那应该是在裴诗语失踪的前两天,她也是因为腿伤的缘故哪里也去不了。那些天她就特别的喜欢待在画室里。而他也会在书房里面办公。

    应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偷偷的把他的画像给画了下来。指腹在画上细细的摩擦着上面的男人的脸部轮廓,这是一幅很精致的画像,她将他的神情还有每一个细节都全部记录了下来。

    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无从得知,应该是只有裴诗语本人才知晓她为何会为他画这么一幅画吧?也有可能是因为单纯的想画,因为他这张帅得毫无道理的脸庞,让她起了作画之意。

    认真看画的封擎苍脑海里都在描绘着裴诗语在偷偷画他的样子,是不是会小心翼翼的看他几眼又低下头继续作画,在想着她会不会因为害怕被自己发现而不敢久看他呢?总之可能会发生的,他都设想了一遍,心却是暖暖的,心中的冰冷也就被她的行为给暖化了。

    正因为太过认真了,凌悦何时进来的封擎苍都不知晓。就连开门时会发出的声音,他也没有听到,应该是陷入回忆之中无法自拔了。

    凌悦气呼呼的来找封擎苍的时候,就看到他还在看裴诗语作的那幅画。但是凌悦却不知道这幅画是裴诗语亲自画的,她凑近看的时候才看得见画中人就是封擎苍。

    “不管任何时候,阿苍哥哥都是最完美的存在。”忍不住赞美出声,凌悦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

    封擎苍也是好不容易才有这一刻心的安宁。出现在这里就是想着裴诗语这次可能会跟着施怡回家,而她有没有什么要收拾的,封擎苍首先就想到了画室。

    裴诗语喜欢设计,很多东西都是她已经用习惯的了。在外面也很难买。所以她要回家暂住的话,那就帮她收拾一些感觉她会用的到的东西让她带走。到时候她带走了什么再慢慢补齐,她家那边有一套齐全的设备了,在这边的家中也准备上一套。到时候她就算是回来了,也不用再收拾来收拾去的省的麻烦。

    “你来这里干嘛?进来为何不敲门?”封擎苍被打扰了立即生出不喜的态度。

    “阿苍哥哥,你怎么对我那么凶?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也不需要敲门就能进你的房间吗?现在为什么要那么凶对悦儿。”凌悦觉得委屈极了。

    刚才华医生让她吃了苦头,现在她来找封擎苍为她做主。没想到,她都还没有开始告诉封擎苍她来找他所为何事,封擎苍就满脸的不耐烦,让她感觉自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都没有处可诉说。

    “别和我提起以前,那是个错误。凌悦,我和你说过,以前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我爱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有小语一人。”封擎苍虽然不知道凌悦来找自己到底是想说什么,但是从她的表现来看,就已经知晓了,她对自己还抱有幻想。趁早告诉她,让她幻想早点破灭,对他对她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