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1章 请的医生到底去了哪里-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61章 请的医生到底去了哪里

    预计有三分钟这样,封擎苍才看到了测量的结果,是三十八度整,和昨晚的差不多。确实还是非常的不稳定,帮她掖了掖被角。

    “夫人,小语现在的情况和昨天的大致,没有太大的变化。我问过医生,这是属于正常会发生的情况,等这个阶段过了,她就会慢慢康复了,你不要过于担忧了。”封擎苍也是暗自吁了一口气,嘴上说让施怡不要太担心,其实他的心里是比任何都担忧的。

    在施怡说裴诗语的脸烫手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她的病情又加重了,可能是又发高烧了,才会第一时间让施怡起身。

    “都三十八度了还算正常,啊苍哥哥,你也太不关心小语妹妹了吧?她都病得那么严重了,我建议及时送去医院就医为好。要是晚了怕是来不”

    “悦儿!不能乱说话!语儿一定会没事的。”施怡害怕凌悦乱说话,最后成了真。才立刻打断了她未说完的话。有些话她说没有关系,但是这样的话是万万不能随便说出口的。

    封擎苍知道施怡不让凌悦说不代表她不这么想,就连他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他也不是不送裴诗语去医院,而是她自己不愿意去。早上的时候,他就有征询过她的意思的。

    “早上小语醒来的时候,我就问过她是否要去医院,她说她的身体她自己很清楚。不想去医院,只要让我请的医生为她医治就好了。等她醒来了之后,也希望夫人能够劝劝她,如果去医院能够尽快好起来的话,还是送去医院会好一些。出了这样的事情,确实是我做得不够好。”

    封擎苍又把裴诗语的意思解释给了施怡听。也是不想让她再加深施怡对他的误解,以后他们都是一家人,她也是他未来的岳母,和岳母搞好关系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有些话不需要解释是因为没有做过,也不想解释。但是有些话是必须要做解释的。

    “她说不去,你就不带她去!她是一个病人,你怎么能纵容她呢?啊苍哥哥,你这样到底是为了小语妹妹好,还是想要害死她啊?”凌悦痛心的问道,嘴上问却是看着裴诗语的,好像床上躺着的裴诗语真的病入膏肓,药石无医的样子了。

    而在施怡听来,这样的话才是最合理的解释。她也认同凌悦说的,觉得凌悦说的才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封擎苍和凌非岩都是一样的,总是尊重裴诗语的意思,但是她自己却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他们做未婚夫还有父亲的也没有主见,这是让她觉得不满的地方。

    但是她作为一个长辈,凌悦既然说了这样的话,也是替她说出了心声了,施怡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而封擎苍也开始阡陌不语,三个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裴诗语的醒来。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而且煎熬的。裴诗语依然没有醒来,施怡已经等不及了。凌悦更是如此。

    她要在这里怀着异心,看着自己的母亲为了其他的女儿而担心的落泪,又要看着昔日的爱人因为其他的女人而面露怜惜。

    这本来是属于她的独享,现在却与自己完全无关了。她能呆的下去吗?从进门到现在已经过了有半个小时,她还没有爆发出来已经算是非常不的错的了。

    说实话,她恨不得裴诗语就这么长睡下去,生生世世都不要再醒过来了。只有这样,才能够永远的结束她和封擎苍之间的这段孽缘,也能够断了她和她家人之间的联系。

    所有原本属于她的东西,才会原原本本的重新归属于她。心里百般的不愿意,还是要假装很关心她的安危的样子,在这里干等着。凌悦没有可以坐的,也不能就这样不顾礼仪的坐在裴诗语的床上,所以她只能够踩着一双足足有十公分那么高的细高跟鞋站着。平时穿高跟鞋走路是习惯了,但是这样干站着却是非常的不习惯,脚趾还有小腿肚子都紧绷着隐隐有一些疼。

    她以为自己不能忍了的时候,施怡又出声了。

    “你请的医生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还不回来?你到底是请了医生还是没请?莫不是在骗我们的吧?如果真的请了医生的话,语儿怎么还没有好起来?”

    封擎苍已经说过自己请了医生的,如果连这一点都怀疑的话,就是在怀疑他的人品,封擎苍也不再多做解释,而是转身离开了。

    留下这个空间让施怡和裴诗语凌悦,让他们一家三口独处就好。

    而在封擎苍离开之后,凌悦也有些站不住了,想要跟着出去的。因为她知道,之前她说了这些话,其实都是封擎苍所不愿意听的,封擎苍也不舍得给自己好脸色看。

    看到封擎苍一个人走到外面去,凌悦也想找个机会和封擎苍道歉,因为心里对他的感情始终没有办法放下,封擎苍在她的心中占有最重要的位置。如果不是因为要收买施怡,要在施怡的面前装模作样的扮演着好女儿,好姐姐的身份的话,她也不会说出这些话来刺激封擎苍的。

    就算是想要去找封擎苍赔礼道歉,凌悦也知道,现在最好是留在这里安抚施怡,不然她刚才卖力演的那些戏都白费了,小声的在施怡的身后问道:“妈妈,小语妹妹一时半会儿可能也醒不过来。这医生也没有回来,我们该怎么办?”

    施怡怎么会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她的整颗心现在都放在了裴诗语的身上了,她现在所能想的就是裴诗语快点醒来,好让她关心关心她,想知道她难受不难受。

    说到底,施怡还是和封擎苍、凌非岩想的一样,她其实也更愿意尊重裴诗语自己的想法。正如他们所说的那样,裴诗语是一个有主见的孩子,其他人都不能帮她做主。

    “语儿是个可怜的,从小到大都没好过。现在好不容易好了,又是坏事连连,我可怜的女儿,人这么好,怎么上天就是不舍得对她好一点呢?”

    施怡喃喃自语,也不回答凌悦的问题,想要自己为她祈祷,想要她早点能醒过来看看她这个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