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0章 病情反反复复-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60章 病情反反复复

    “很抱歉,确实是我没有照顾好小语。请来为小语看病的医生有事出去了,一会儿就会回来。我会让他时刻都守在家中,直到小语的病完全好起来为止。”

    封擎苍知道这是施怡刻意在刁难自己,为的就是要因为他做得不到位,没有照顾好裴诗语而有足够的理由带走裴诗语。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封擎苍也想过,或许裴诗语能够回家暂住一段时间也是好的。

    自己有时候也不在家中,不能时刻都看着她,她若是想出门的话,自己也没有陪在身边,如果迟浩月有心再想掳走裴诗语,任何时间他都有可能会出现,而且还能够做得到天衣无缝的,若真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他再有心要保护好裴诗语也是鞭长莫及的。

    也不替自己辩驳,而是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施怡却没打算就这样放过封擎苍,看着裴诗语,越看就越觉得难过和揪心,感觉自己的女儿实在是太可怜了。

    “啊苍哥哥,昨晚的时候,父亲回到家中说小语妹妹找到了,可是把我们高兴坏了,一家人就商量着什么时候能够把她接回家,我们也好一家团圆。所以经此事在昨晚我们就讨论过了,想要尽快把小语妹妹接回家中,但是父亲说要尊重小语妹妹的决定,因为他认为你把他的女儿照顾得很好,他也以为他的女儿是健健康康的,没想到,你却辜负了爸爸的厚望!”

    凌悦在这个时候选择说出这些话,让封擎苍挑了下眉。

    如果在这个时候,他还听不出凌悦是故意说这样的话,想要挑拨离间的话,那他就是太蠢了。而凌悦可能也是将自己当成了一个傻子,以为她就说这几句话,就会让他做什么么?

    如果不是他愿意的,不管别人在一旁说什么,他都不会让事情发生。

    “上次你们想要把小语接回家中,我也没有拒绝,说过一切听凭小语的意见,如果她愿意跟着你们走,那我也不会阻拦。现在也是如此,等小语醒了,如果她愿意跟你们回去,那我会准备好车亲自送你们。”封擎苍大大方方的表态了,施怡以为他还会为难她,在来之前就已经准备了很多话,现在都派不上用场了。白想了那么多了。

    “当然,现在小语受了风寒。最好是不要外出吹风,等她病好了再出门对她的病会比较好,人也会好得快一些。若是在她病的时候,又跑来跑去的,也会损耗她的不少精力。抵抗力会不会再变弱一点就难说了。”

    确实是愿意让裴诗语回家,却也想在她病好了之后再回去。

    “我们家里也能请的起专业有权威的医生为小语妹妹看病的,啊苍哥哥,就此事你还是不用太担心了呢。我们都知道你很关心小语妹妹,我们都是她的家人,自然也是以小语妹妹的健康为前提去想。但是你现在也看到了,小语妹妹看着像病的很严重的样子,我们也要请信得过的医生为她诊治让她早点痊愈才好。”

    凌悦说这话,就是在拐弯抹角的说裴诗语在这里,帮她看病的医生不专业,才会让她病重的。

    而他们家有的是实力可以请到更好的医生,想要对施怡表达出的意思就是让施怡误解封擎苍不愿意给裴诗语请更好的医生,不愿意让裴诗语早点好起来,让他们一家团聚的意思。

    “一切还是等小语醒来了,你们可以再商量。不管小语是做什么决定,留在这里,还是跟着夫人回家,我都会同意。”封擎苍将自己的态度表明,也是为了不发生没必要的纠纷。

    施怡不管怎么说也是裴诗语的母亲,平时他们相处也不错。不知道为何,施怡自从上次来了之后,态度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这次一进门就是怒气冲冲的,好像是他欠了她几百亿一样。看着他的眼神也非常的不满。正因为如此,封擎苍也产生了危机感,知道不能让施怡对自己产生没有必要的误解,当然是要解释一番。

    “既然封擎苍愿意让我带走语儿那是再好不过了。语儿到底睡了有多久了,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生病的,怎的我们在这里说了半天话了,她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呢?医生怎么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

    施怡充满了母爱气息的看着裴诗语,很希望裴诗语能够即刻醒来看她一眼。但是希望却落空,等了许久裴诗语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小语现在发着低烧,反反复复的,在夫人来之前才打了针睡下。要想等她醒来,也需要一点时间。”封擎苍其实也不知道裴诗语会在什么时候醒来,他看着裴诗语,也不认为她会很快醒来。

    昨晚她睡觉很不安稳,几次咳得很是严重,但是也是在沉睡的状态中。封擎苍总感觉她这样咳着咳着可能会在下一刻醒来,但是却没有,她是一觉睡到了天亮,而他也守候了她一整个晚上。

    期间她还反复发高烧,体温升高有必要冰敷的时候,封擎苍就会帮她冰敷。而且冰敷那么冰凉都没有让她睁开眼。封擎苍知道她一定是很难受了,想醒也醒不了,这就是病痛的折磨中的一点。

    “她的脸怎么还那么红?”施怡看着裴诗语的气色非常不正常,又惊呼出声。随即又伸出手去触碰裴诗语的脸,却又被她滚烫的脸吓得收回了手。

    “封擎苍,她到底是怎么了?她的脸怎么那么热?不会是病情又加重了吧?你不是说她打过针了吗?怎么会这样?!”施怡害怕得连轰几个问题给封擎苍,问得封擎苍都紧张兮兮的。

    “夫人,麻烦您先站起来一下,给我腾出一点位置。我再给她测量一下i体温。”封擎苍手里已经拿起了测量体温的仪器,施怡害怕裴诗语会出什么意外,也赶紧站起了身给封擎苍腾出了一个位置。双眼却是紧紧的锁在了封擎苍的手上,看他是如何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