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9章 她为什么还活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59章 她为什么还活着

    让沈家老头眼睁睁的看着这块肥肉从嘴边溜走,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但是也因为这百分之二十的不确定性,让封擎苍下了功夫再准备一套新的方案,也让自己的事业不会毁在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手上。

    守着裴诗语,不时的给她喂一些温开水。让她的嗓子能够在睡着的时候也湿润一些,在醒来的时候,也不至于那么难受。看到她连话都说不出来可怜的模样,封擎苍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华医生出去了有二十多分钟,而裴诗语还没有醒来。家里的门铃就响起来了,封擎苍低头看了一下腕表,是上午的十点整。这个时间,应该也是华医生浪回来了。

    无奈的起身去给华医生开门。

    当大门打开的时候,却看到了没有预料到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也可能随时都会出现的人。那就是施怡还有凌悦母女。

    “夫人,您来了。”封擎苍没有说,夫人,您怎么来了?

    虽然他想这样问,却因为知道施怡在听到他的问话之后可能会乱想,所以就换了一个语气,将话表达出来之后,就是另外一个意思。让施怡觉得,封擎苍原来还是愿意她来的,而且她想的是,封擎苍可能一早就知道施怡要来。

    其实昨晚的时候,凌非岩和他通过气,封擎苍因为一早那么多的事情忽然之间就给忘了。还没回过神,施怡就点了点头径直向屋内走去。

    “啊苍哥哥,我们害怕你还没有起床,所以才来的那么晚的。”凌悦看到封擎苍见了自己也没有和自己说话,就主动和他搭上话。

    不搭话还好,说出口的话,怎么听都让人觉得怪怪的,让人会想歪。难道他几点起床,他们还知道不成?

    他可是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守着裴诗语一晚的。

    “嗯。”

    “封先生,我来这里你也应该知道是为什么,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的。我的语儿在哪里?我要带她回家。”施怡连客套话也没有和封擎苍说,直点她来此的目的。

    “小语还在睡觉,还没有醒来。如果您想见她的话,可以直接去卧室。不过,烦请夫人和凌小姐小声一些,她睡得不安稳,刚睡下不久,还需要好好休息。”封擎苍这次没有像上次那样阻挠施怡,而是大方的告知了施怡可以直接去看裴诗语。

    施怡有些不满封擎苍的回答,不开心的问道:“小语可是不舒服?怎么这个时间点还在睡觉?平时她不是醒来挺早的吗?怎么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每次我来都是在睡觉?”

    施怡想到自己上次来的时候,裴诗语就没有睡醒,而她也是坐了又一会儿裴诗语才起床的。

    让施怡都不得不怀疑,裴诗语是不是生病了。

    而施怡的不满,封擎苍知道是她因为关心裴诗语在这里可能是受了委屈,所以才想着为自己的女儿出气的,封擎苍也不和她计较。

    语气虽然还是冷冷的,但是和他完全不理会凌悦的态度比起来,已经是好得太多太多了,不嫌烦的封擎苍对施怡简单的解释道:“昨天下雨,她受了风寒,现在还有一些发烧。已经让已经上门看过,打过针了,等醒来会让她吃点食物再吃药。医生交代让好生修养,按时吃药过两天病情就会痊愈了。”

    “好端端怎么会无故淋了雨?你是怎么照顾我的女儿的?上次来的时候,她的腿就受了伤,还严重到坐了轮椅!这次来她又病倒了,现在还在发烧,你到底是怎么照顾她的?亏得非岩还一直说你把语儿照顾得很好很好,现在我亲自来验证了,真真是很好啊!人都快被你照顾没了!”施怡后面的话说得咬牙切齿的,再配上她脸上难看的表情,谁都听得出她对封擎苍已经产生了诸多的不满了。

    “确实是晚辈照顾不周,辜负了夫人的厚望。没有照顾好小语,是我的失责,以后我一定会多加注意,不会让她出事的。”

    “我好好的一个女儿交到了你的手中,是因为觉得你能够给她幸福的,现在到底为何!你真是叫我失望!”施怡心疼裴诗语,恨不得马上就能够将裴诗语接回家中亲自照料。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她也不想再和封擎苍多说什么,而是先去了裴诗语的卧室,当她看到裴诗语虚弱的躺在床上,呼吸一深一浅的,好像也很是吃力一样,就倍感心疼,认为自己的女儿在封擎苍这里当真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了。

    每次来的时候,她都不是健康的。一次比一次病得更严重,让她这个当母亲的看在眼里,除了心疼她,什么也做不了。如果可以,她更愿意替裴诗语去承受这一些。

    封擎苍跟在后面,看到了施怡因为心疼裴诗语而落下了泪,也知道她爱裴诗语。对于这样的爱,封擎苍无法理解,但是也不会去干扰她们母女之间的相处。

    就静静的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凌悦在看到裴诗语像一个没有生气的布偶娃娃躺在床上的时候,她心里第一个想到的是:“她为什么还活着?病成这样了为什么还没有死?”

    这样的想法一瞬即逝。而她看到施怡因为裴诗语落下了难过的眼泪的时候,她也佯装一脸难过和担忧的样子走近裴诗语,轻声的在施怡的耳边,悲伤的道:“妈妈,小语妹妹这是怎么了?她怎么看起来一点生气都没有,是不是病重了,人都这样了,为什么还不送她去医院就医呢?”

    话说出口的时候,施怡眼神锋利的瞪向了封擎苍,刻意压低了声音,却没有压抑住她的怒火,对着封擎苍道:“我的语儿都这样了,难道你还说她没事吗?你说请了医生给她看过了,现在医生在哪里?为什么不时刻守着?如果我的语儿出了什么事,这个责任谁来承担?你吗?你能够承受得起她出任何意外的责任吗?我的女儿跟着你,怎么就受了如此多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