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5章 扁桃体发炎-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55章 扁桃体发炎

    封擎苍也没有想到,及时发现了生病的裴诗语,也让华医生过门诊治了,怎么还会越来越严重了。

    之前也不是不想带裴诗语去医院,而是觉得她刚刚回家,让她先在家里适应两天。华医生的医术也是得到认可的。发烧这病可大可而在及时发现的时候就通知他过来了,及时打了针。难道就是因为没有及时吃药吗?

    如果真是因为没有及时吃药,才让裴诗语变严重的话,这错还真的就该赖在他的头上。

    裴诗语醒来的时候,还是有一些精力的。但是在咳嗽那么剧烈之后,精力也慢慢消耗了不少。

    虚弱的对着封擎苍摇摇头,她不想去医院,那里都是消毒水的味道。

    “你病加重,不能再任性。需要去医院拍个片看看。如果医生说没有大问题的话,我们就马上回来好吗?”封擎苍知道自己之前对裴诗语的纵容犯下了大错之后,决定不再让她固执下去。

    裴诗语依然是摇摇头,不愿意起身,更不愿意去医院。

    眼神看向放药的桌子上,裴诗语的意思表达得足够清楚,就是在对封擎苍说:“不想去医院,药我会继续吃的。等吃完了药,病就会好了。”

    “不行!昨天让你吃的时候,你就没有乖乖的吃,才导致病情恶化。如果今天还不能好点的话,你会很难受。我先帮你换衣裳。”封擎苍说着就不知道立马从哪里变出了一套略显宽松的连衣裙,这裙子很长,穿上之后裙摆的位置应该是到脚踝。而封擎苍也不再让裴诗语任性下去,上前扶起她,就想帮她把睡衣脱掉。

    裴诗语当下就瞪大了眼睛,她完全没有想到,封擎苍说出口的话,立马就变现!才刚刚说完,马上就要来脱她的衣服,这是耍流氓吧?

    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要帮她换衣服,这怕是非常不好吧?他们的关系可不能逾越,到这个份上了,裴诗语也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拒绝封擎苍触碰自己。

    “我说了不去,你出去!”大喊一声,裴诗语的声音爆发了出来,不过却比昨日更加沙哑,完全没有了少女的清脆感,和她本来的声音相比分明就是换了一个人的声音。

    封擎苍也被裴诗语这一吼吓得停住了手,他还是害怕伤害到裴诗语的。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他也不想去强迫她做。说是为了她好,倒不如说是因为自己过于害怕失去她,不管是她要走,或者是不想去医院也好,都是因为过于在乎。

    “好,不去。不想去咱们就不去了。我再把华子叫来让他帮你看看。如果他建议你去医院的话,那就必须要去。不能再任性了好吗?为了你自己的身体想想,这样一天天的病下去难受的也是你自己。”但是最难受的还是我的心,我不想看到你被病痛折磨。虽然只是平常的小病,当你生病的时候,我也是如此的牵挂着。

    最后妥协的点了点头。

    裴诗语不与封擎苍再争执,而她阻止他帮她换衣服的手,也松开了一些。封擎苍知道裴诗语的意思,也不强迫她。

    “衣服放在这里,如果到时候需要去医院的话。我希望你能够主动一点换上衣服。”因为这一点小事,两个人也发生了不愉快。

    此时有一股糊了锅的怪味传来,裴诗语皱了皱眉,又忍不住吸气嗅了一下,确定自己闻到的味道没有错。

    裴诗语都闻到了,一直关注着裴诗语脸上表情的封擎苍自然也就闻到了。心中暗道一声糟糕,撒腿就往外冲了出去。看到熬粥的炉子上已经冒起了黑烟,一锅粥也熬干了水分,变成了白黄黑的一锅。

    起了个大早熬了一锅地瓜粥,因为一时大意导致了锅毁粥亡。最后只能将它们都打扫干净,重新起锅再熬一锅新的了。

    在关火之后,熬粥之前封擎苍就已经给华医生打了一个电话,而华医生也是个习惯早起的人。接到电话封擎苍说了裴诗语病情加重了以后,他就询问了具体的情况,然后准备了一些所需品出门了。

    等到了裴诗语家,封擎苍的粥也正好熬好了。

    在期间,封擎苍又进了卧室看过裴诗语,她的发烧又开始反复。但是这次都属于低烧,没有达到高烧的程度,不需要冰敷。封擎苍趁着有一点时间就会进来看看她。为她准备早餐的同时也没有闲着。

    等华医生来了,不需要封擎苍领着就轻车熟路的去了裴诗语的卧室。今天她的卧室也没有关门,昨天的时候可是进出都是要关门的。不过这个没有让华医生太放在心上。

    为裴诗语检查了一下,他让她做什么,裴诗语也很是配合华医生。

    “你的扁桃体发炎了,这是导致你咳嗽还有说不出话的主要原因。需要打一针消炎,配上消炎药,三天应该就能好。不过这药需要按时吃。如果你昨天有按时吃药的话,今天也就不会加重病情,而是好转了。你的这个事情告诉我们,生病吃药天经地义。除非你不想早点康复,一直受病痛的折磨的话,那你大可以不吃药,看时间久了是自己好了,还是更加恶化了。现在的大人也多数像你这样的,老把自己当个小孩子,就是不愿意吃药。而小孩子还会乖乖吃药,哎!”

    华医生知道现在自己说什么,以裴诗语喉咙痛的程度是不会回答自己的了。她宁愿闭上嘴让她自己好受一点,也不会张口和自己说话的。

    也省的清净,反正她说的话都是冷冰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说了扎心,还不如不说呢。现在这样躺着生气也不能说什么的样子反而看起来像个小乖乖,这样还是挺可爱的。比她高冷的样子讨喜多了。

    裴诗语听到自己不需要去医院就放心了。放心了之后眼皮也变得有些沉重了。睁着眼也慢慢的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