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4章 人去楼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54章 人去楼空

    裴诗语本就不喜欢凌悦,而凌悦本身也是不喜欢她的。凌非岩也不相信两人之间,能够那么快就冰释前嫌轻轻松松的以姐妹相称了。

    这次去恐怕还是会和上次一样,怎么去就怎么回吧。心里是担忧,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等这顿饭彻底结束,凌非岩又陪了施怡一会儿,施怡的心情才慢慢地边好了,而凌非岩也借口去书房。等回到了书房就给封擎苍去了一个电话,将施怡明天要过去接裴诗语的事情说了一遍,也让封擎苍尽量不要做出与施怡对立面的事情,让封擎苍让着施怡一点,如果裴诗语愿意回来的话,那让她跟着回来了。也顺便表达了一下他自己对于女儿的相思之苦。

    再说唐夜这边,他出了裴诗语的家之后也没有回到他自己暂住的地方。不过他去告诉了唐佩,关于裴诗语找到,并且性情已经大变的事实。

    唐佩在电话里怎么听都觉得此事发生得很是蹊跷。一个好端端的人,平时性情也非常的温婉,又平易近人的人。怎么就会在失踪了一趟回来,性情就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呢?

    说是找个时间来看一下裴诗语,唐夜说一声到时候他再和唐佩一起去看裴诗语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迟浩月还活着,这始终是唐夜心里的一根刺。他想到有可能是因为迟浩月的原因,才会让裴诗语性情大变的,就觉得气愤。

    还有石晓晓,她和孩子都差点命丧黄泉、这一点是真的无法原谅的。不能当着裴诗语的面将他做掉,这会让裴诗语恨他一辈子。但是不代表他不能背地里结束了迟浩月的性命不是吗?

    离开之后,他又折回了迟浩月的家中。可是去的时候,已经是人去楼空,只有留守的两个保镖还在,其他人都全部撤了。

    唐夜看到这里无人之后,又去了迟浩月之前买的那套高级公寓的小区,因为他是有身份的人,所以也是登记了一下说来找人。保安没有为难他,迟浩月轻轻松松就进去了。进去确认过后,迟浩月没有回过这里。

    而此时,他去了哪里无人得知。一个受伤的病人,忽然之间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甚是诡异。

    当下又联系市内所有的医院,都说没有接到这个病人到院就诊的。

    也是因为一点,唐夜确定了,迟浩月确实是一个非常不简单的人。如果不是他死了,那就应该去医院的。毕竟他伤得那么重,随时都有可能会死亡。

    大家都以为,这么重的伤。就算是没有派人监视他,也会得到他的行踪的。但是唐夜和封擎苍在离开的时候,却不是没有人派人监视他,而是在监视他的过程中都离奇失踪了。唐夜现在是怀疑,他们的人都已经被迟浩月给做掉了。

    不然怎么说这迟浩月心狠手辣呢?就算是重伤,他都能够想得到那么多。真的是一个棘手的对手,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时时都不敢大意轻敌却还是让他反将了一军。

    此时迟浩月都不在他们的视野之中了,再想要找到他,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唐夜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暂住的地方之后已经是天黑了,躺在床上,怎么睡都睡不着。裴诗语是找到了,他也越来越不安了。

    如今的他们就像是深陷泥潭之中,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无从得知。只能顾及眼前所能看到的。他们知晓的先行做好预防。

    为什么会限制裴诗语的自由,就是大家都还莫不清楚迟浩月的底,害怕裴诗语又会因为迟浩月的关系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次失踪历经了一个星期才能够找到。以前不管再困难的事情,他们解决起来也很从容,不会像这次这件看起来并不大,实则困难重重的事件。

    若是外界知晓。可能会觉得他们很是无能,在本市找个人玩如大海捞针,以他唐家还有封擎苍的实力,竟然找了这么久。可不是局中人,并不知道这事到底有多难。

    裴诗语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她因为生病的缘故。虽然认为和封擎苍独处一隅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她也不能选择。好在是她生病了,晚上擦过身子之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次日清晨,裴诗语就起了个大早。醒来的她没有在卧室内看到封擎苍,心里有些开心,却又不知道为何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夹杂在其中。总之会觉得,和开心伴随在一起了之后,又不是那么的开心了。

    醒来之后,裴诗语依然是觉得头重脚轻的。头也还是有一些热热的,鼻子也很痒,想打喷嚏,最后变成了剧烈的咳嗽。

    咳嗽这么一波下来,裴诗语忽然有所感慨,觉得这人不生病还好,一生病就感觉半条命都去了。就连咳嗽都是那么费劲的事情,人也把脸给咳得通红。咋看之下还以为是只煮的半熟的虾子呢。

    裴诗语醒来的时候,哪里都看过了,就是忘记看了自己的卧室其实还是留着一条细缝,没有完全闭合的。

    当她咳嗽不止的时候,封擎苍就闻声赶来了。

    他的身上还围着一件男士专用的围裙,显然是他在进卧室之前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餐吧。

    “小语,你还好吧。怎么还是咳得那么严重。”封擎苍看到裴诗语咳得满脸通红,心中是有说不出的心疼的。

    想要靠近一点裴诗语,奈何醒着的她完全不愿意让他靠近。抬起手搁在两个人的距离之间,完全拉开了他和她之间的距离。但是她人或许是想要说什么,最后张口又变成了咳嗽替代了她的话语。

    “还是说不了话?喉咙还痛吗?昨晚你睡得不安稳,半夜的时候老是咳嗽。”

    看到如此虚弱的裴诗语,封擎苍恨不得能够自己帮她承受这个苦,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生病的是他,把她的病痛全部都转移到他的身上来。

    再这样咳下去,喉咙怕是会坏。

    “能起来吗?能起来的话洗漱一下,咱们吃个早餐去趟医院检查一下。华子是个不靠谱的,好端端的人硬是给他看成了那么严重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