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9章 安排相亲-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49章 安排相亲

    凌悦知道自己和裴诗语的关系并不和睦,两人都是互相生厌,现在裴诗语迟迟没有找来要回本来属于她的东西,她就觉得是裴诗语在故弄玄虚。说什么失忆,她根本就不相信,裴诗语好好的一个人,为何会忽然失忆?

    这个是电视剧里面最最狗血的桥段,怎么就会发生在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正常人身上?就算是失忆了,也是脑部受到了撞击,或者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会失忆!

    而裴诗语上次看到她的时候,是伤到了腿,脑子可是好着呢!而且看着也很正常,和平时也没什么两样,说她失忆,凌悦是一百个都不相信的。

    就是不知道裴诗语现在是葫芦里打算卖什么药。她的母亲施玲已经死了,现在就剩下她一个人在这里,而她又霸占着裴诗语的父母,她本来就讨厌施玲还有她,怎么会放过自己?

    凌悦现在觉得,裴诗语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人。有疼爱她的父母时刻都记挂着她的安危,还有一个全世界最好的男人呵护疼爱着她,将她当成这个世间最珍贵的东西藏着。而她的曾经就变成了最美好,也是最痛苦的回忆。没有办法挥手告别过去,因为未来不知道还有什么未知的事情会发生。

    一顿饭席间谁都不知道凌悦会脑补了那么多东西。和乐融融的这顿饭就快吃完了,施怡才开口说出了今晚会亲自帮凌非岩准备晚餐的原因。

    “非岩,悦儿,我今天有一个好消息要和你们说。”

    “是什么消息啊?”凌悦虽然是在开小差,但是施怡说有消息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联想到是关于裴诗语的,因为施怡每天都是愁眉苦脸相,没事就在想着裴诗语。觉得裴诗语是一个最可怜的女儿,没有父母疼爱就算了,还历经了困苦。

    是不是裴诗语要回来了呢?

    凌悦的心脏忽然跳得很快,但是呼吸却像是窒住了一样,屏住呼吸,她不是很愿意也不是很想听到施怡要说的好消息是什么,到底是不是关于裴诗语的,她不愿意知晓。

    “哦?怡儿还有好消息要说,正好我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保准你听了一定会开心起来的。”

    “非岩也有好消息啊?呵呵,看来今天真是喜事临门的一天,真真是个好日子。那非岩,你的好消息是什么?不知道和我要说的是不是同一个呢。”施怡也是没想到凌非岩竟然也有好消息要告诉她们。

    心里猜想,难道她的这个好消息,凌非岩已经从别处听到了吗?也真是,还说要给凌非岩一个惊喜的呢。

    当然凌非岩心里的想法其实和施怡也是相同的,他白天忍着不告诉施怡关于裴诗语找到的事情,就是想要回到家中看着施怡的时候亲口告诉她,想要看到她开心笑的样子,那才是这世间最美的脸。

    感觉是施怡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个好消息,凌非岩也没有觉丧气,不管如何,能看到施怡再次拾起笑容就知足了。

    “还是请夫人先说吧。呵呵,或许我们要说的事情还是同一件呢。不过不管是什么,都是值得咱们一家人开心的事情就好了。”女士优先,凌非岩把话语权先交给了施怡。

    “好好,那我也不卖关子了。我就先说了。”

    “到底是什么哦,好想知道。今天难得看到妈妈心情如此好,洋溢着了开心的笑脸的妈妈看起来好好好年轻哦。就像回归了少女时代呢。”

    “这孩子,呵呵。从小嘴就是那么甜。妈妈都满脸褶子了,哪里还能像你说的那么夸张还像少女呢?呵呵,那都是好几十年前的事情咯。”施怡心情好,和蔼的看着凌悦。好听的话,谁都愿意听。

    而凌悦也是她从小养育到大的,忽然就觉得凌悦好像是长大了,真是长大了,人已经是成熟女人的模样且美丽动人。

    她的女儿就是优秀,就算不是亲生的,也遗传了她们施家的优良基因,这张脸看着和裴诗语的还是有些相似的,虽然她没有裴诗语那么漂亮,但是她也有自己的美感。

    凌悦是个天真浪漫的大女孩,曾经是,别人眼里她或许很骄纵惯养,但是在她施怡的眼中好像没有这样,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怎么样都是好的。但是现在施怡看着凌悦的时候,却觉得她好像发生了一点改变。

    她以前是那种一眼就能够被人看穿的孩子,现在她看着她的眼,而她的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好像是强装出来的笑,带着一张会笑的面具,略显虚假。

    一定是自己的错觉,施怡摇了摇头,摸着凌悦的发丝,帮她把碎发撂到而后才充满了母爱的光辉看着凌悦道:“悦儿,我之前说要帮你说一桩亲事,沈家的大公子我确认过人品还有才学了,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非常有自己的主见,也是一个有头脑的后辈。我和沈家的人说了,找个合适的时间安排你和沈家的公子见上一面,也让你们先了解一下。”

    凌悦本是扯着笑的脸,慢慢变得僵硬,笑也卡在了一半,后来又笑了。

    还好不是关于裴诗语的,还好不是她要回来了。只要不是这一件事这就好办。

    但是为什么是她?为什么是要帮她介绍男人?让她去相亲吗?这是不是很搞笑的一件事情?之前不是说过婚姻自由,只要是她喜欢的人就可以了吗?为什么忽然之间,要帮她安排相亲,让她去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见面呢?

    如果合适是什么意思?各方面的契合,还是什么?她可是一国的公主啊,怎么能做那么掉价的事情呢?她喜欢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有封擎苍一个人啊!为什么她的父母就是不知道呢?

    苦笑着,凌悦艰难的张口问道:“妈妈,是哪个沈家,沈家的公子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