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5.第1845章 终于醒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845.第1845章 终于醒了

    “人怎么样了?她是不是好点了?”华医生看到封擎苍出来问道。

    “好点了。你帮我进去看看她。我要准备晚餐。”封擎苍看了一眼唐夜,才回答了华医生的话,也顺便让他去帮他这个小忙。

    电视已经关掉了声音,大家都害怕电视的声音太大了会吵到裴诗语休息。却都给忘了,裴诗语家里的隔音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

    “那好,你先去准备吧。我去帮你看着她,不会出事的。”华医生拍拍屁股站起身,非常干脆利落的接下来这个重任。

    唐夜也是走到了封擎苍的身边,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打下手的。他的用意,封擎苍是明白的,封擎苍也不介意厨房内多一个人,随便交代了两句,唐夜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华医生此时坐在裴诗语的身边,她睡得很熟。好像这一睡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一般,华医生用手戳了一下她的脸蛋因为觉得实在太可爱了,好像手感很好的样子,所以会忍不住这样去做。

    当他的手指碰到她的脸蛋,热热的温度从她的脸传递到他的手,像是被烫到了一样,他瞬间移开了手指,但是温度却还在他的指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有一些时间,华医生站起身走了出去,再进来的时候,手已经多了一杯热开水。

    开水用小勺子盛出来,微微吹凉了之后,他才小心的捏着裴诗语的下巴让的嘴巴达到微张的程度,慢慢的给她喂食一些温水。

    裴诗语即使睡着了也感觉得到自己很是口渴,而当嘴巴边有水送来,她也自动的吧唧了一下嘴,这一小口水被她给咽下了。

    华医生看着她挺配合的样子,也甚是欣慰。虽然生病了,但是生病的样子却她醒着全身是刺张牙舞爪的样子可爱多了。

    这样的她,更惹人怜爱。脑海之忽然出现这个词语,华医生呆滞住,手里的动作也静止了。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样想?

    摇摇头,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试图摇晃自己的脑袋,让自己认为自己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想法。

    这样乐此不疲的喂了裴诗语有小半杯水,她闭了嘴不再继续喝了。华医生知道是够了,拿出手绢给她擦拭了一下唇角,又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是没有之前那么烫了。

    那好……

    大家都忙里忙外的,晚饭也准备好了,裴诗语都没有醒来。直到后半夜,她才幽幽转醒,睁开眼看到封擎苍闭着坐在她的床边守着她,手还一直握着她的。

    刚刚醒来的裴诗语,还非常的迷糊,她忘了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封擎苍怎么会在她的身边,她险些给忘了。闭眼又睁开,看到封擎苍依然还在,并且他依然握着自己的,温度也从他的手传来,裴诗语才确定了,她是真的在封擎苍的身边。

    脑子才慢慢灵活了一些,想到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虚弱无力的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给挣脱了出来,还没有彻底逃脱,他又用力握紧了她的。让她动不能动。

    “小语,你终于醒了。”封擎苍睁眼看到了裴诗语正在看着自己,感觉很是开心。一直握着裴诗语的手,保持这个坐姿已经很久了,至少也有五六个小时了,他都一动没动的,也是坐太久了,本应该一直看着她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困得不自觉的眯了眼。

    好像刚才还小憩了一下。因为她的手动了,才将他给惊醒了,而她的手一动,他下意识的给握紧了,害怕她会消失不见。

    喉咙现在干疼的,裴诗语想要开口,发现自己都要说不出话来了。眨巴着眼看封擎苍一眼也不说话。

    “感觉怎么样?还很难受吗?”

    点了点头,动作非常的小,如果晃眼的话,会没有察觉到她有点过头。封擎苍看到裴诗语那么虚弱的样子,真的是要心疼死了。

    看她这个样子,还不如她好好的和自己争吵呢!算是争吵她也是充满了生机,不像现在这样,一点点精神气都没有,看了让人想要抱在怀里好好的呵护着。

    裴诗语不知道原来生病是那么难受的一件事情,在面对封擎苍的时候,她其实想要很酷的不理会他,不想告诉他,她很难受。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他那么真切的询问她怎么样了的时候,她有些心酸,鼻子也有些发酸,觉得很委屈。想说话,又说不出来,越想说话觉得喉咙越痒。

    “咳。”

    “应该是感冒了引起的咳嗽,你想喝一点水吗?”封擎苍听到裴诗语这一声咳嗽马询问道。手也很顺溜的放在了她的脑袋,摸了下,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烧也没有退是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忍着久了,忽然咳嗽这么一声之后,是一连串的猛咳。在她止不住的咳嗽之后,脸都被憋红了。

    封擎苍扶着裴诗语小心的坐了起来,用手给她轻轻拍打着背后,让她能顺一下气。裴诗语的咳嗽才变得轻微了一些。

    “额……”想要说一句话,我字开口却变了音。好不容易开口了,裴诗语却听到了一个沙哑得不能再沙哑的陌生的声音,和自己平时说话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别说话,你应该是喉咙痛,有可能是感染了。很抱歉,之前要是坚持让你把退烧药吃了再让你休息的话,可能你不会病得那么严重了。”深深的自责,封擎苍完全不虚假的帮裴诗语拍着肩膀说道。

    “咳咳,咳……”裴诗语想要回他,不需要他对自己那么好这样的话,说不出口,一声接着一声的咳嗽声把她想要说的话都给压制了下来。

    太难受了,喉咙像被撕开了一样,肿疼肿疼的。用手去摸了一下自己的喉咙,感觉好像是平时变大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