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4.第1844章 把小雨滴当成妹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844.第1844章 把小雨滴当成妹妹

    这些地方都敷完了之后,华医生的动作止住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封擎苍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接下来要冰敷的地方是裴诗语的腋下。但是当着封擎苍的面,华医生可不敢这样掀开裴诗语的被子,害怕封擎苍将自己当成了色狼暴走一顿。这个男人现在像急疯了一样,完全都不顾虑到他是一个医生,帮人看病是正常的。

    算是封擎苍不顾虑,他一个医生当着封擎苍的面还是非常害怕的。

    “做你的事,管我i干嘛?”封擎苍冷冷的回了一句。眼却是一直盯着裴诗语的脸看的,冰敷过之后,她的脸确实是没有那么红了。

    刚才他确实是着急了一些,差点做了错事。果然是关心则乱,太过于担心裴诗语了,才会让他这个高材生忘记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这些事情,其实他都是会的,由于生病的对象是裴诗语,他一下全部抛到脑后了,还因为华医生是医者,此刻又在这里,所以他想到的第一个人是华医生。

    “你在这里我不好下手啊,会被你打的!”华医生怪不好意思的开。话不需要说得太明,封擎苍知道了他的意思了。

    “出去。”接过冰袋。华医生自觉的起来了。

    “那你有事再叫我吧。我不在这里了。”说完出去了,出门的时候还乖乖的把门给带了。却又被吓了一跳。

    原来黑子还有唐夜两个人都在卧室外面等着呢,他一出去看到了这两个伟岸的男人一脸紧张的在外面等候。

    “小雨滴怎么样了?她没事吧?啊苍怎会如此紧张!”唐夜见华医生出来,张口问。

    “你这么紧张她干嘛?她又不是你的老婆。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你老婆呢。”被一吓再吓,脾气本来怪怪的华医生没好气的回了唐夜这么一句。

    “她是我的妹妹!”咬牙切齿的回答华医生的问题,不想让自己被人误解。他关心裴诗语本来是应该的,但是不能因为华医生的话而引起不必要的误解。

    “好好的呢,啊苍在里面帮她冰敷。”华医生说完推开黑子和唐夜,从两个人的间推出了一条路来,让自己通过。

    “唐少,裴小姐一定会没事的。你别那么担心了,封总还在里面看着她,不会让她有事的。”刚才华医生的话,其实也让黑子觉得有些不妥。但是他又想到了唐夜平时确实是太关心裴诗语一些了,好像已经越过了他说的妹妹的这层关系。

    “嗯。虽然有啊苍照顾,但是我一直把小雨滴当成妹妹看待,疼着,护着,看到她生病心里难免会有些紧张。只要她没事好,对!应该会很快好起来的。”说完了之后,也没有冲动的推开门,而是也跟着华医生的身后去了大厅。

    本是一个人生病的事情。让一群人都跟着担惊受怕的。

    封擎苍掀开盖着裴诗语的被子,她白皙的皮肤曝光在他的视野之。帮她换的睡裙是吊带的,身材有些消瘦的她睡着的时候锁骨线条也很明显,非常的完美性i感。

    很多人会喜欢女人的锁骨,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像裴诗语这样的锁骨,绝对能够引起很多男性的遐想。

    小心的把裴诗语的手移开一点,将被毛巾包裹的冰袋敷在她的腋下,封擎苍的一双眼一直停留在她的脸,生怕自己会因为大意而错过了她的一个表情。

    她难受的,痛苦的表情,在不久之前也都出现在了脸。她刚才还在梦呓,现在因为冰敷了一会之后,渐渐平静了下来。也没有在发出声音了,但是她的眉头依然紧锁着。

    封擎苍知道,她一定还在受着病痛的折磨,而她或许也还在梦和梦魔做斗争。也不知道她在梦里都有什么,会把她折磨成这样。

    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封擎苍忽然觉得自己亏欠了裴诗语的很多很多,如果他能够照顾好她的话,她不会生病了。如果能在下雨之前果断一点,连思考的机会都不给她,把她带走的话,她或许不会被雨淋到感冒发烧了。

    一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封擎苍对着裴诗语说:“小语,别怕。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当话说出口的时候,他好像感觉到了裴诗语的回应,她的手好像也慢慢的抓他了。一点点的用力,直到两个人的手完全的贴合在一起。让封擎苍感到欣慰,至少自己的话被她听到了。也鼓励到了她。

    “真是乖女孩。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乖乖睡觉,我知你现在还很难受,睡得也不安稳。等醒来了会好了。”封擎苍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自言自语。

    而裴诗语除了第一句可能听得到之外,之后他说什么,她或许都不知道了吧。她的手一直握着他的,想要帮裴诗语换一下冰袋,因为被紧握着,想要把手抽i出来,也有些不便。

    封擎苍只能先放下手里的冰袋,一只手慢慢掀开她那边手的被子,又把冰袋敷在了她的腋下。每个部位都冰敷了有五分钟以后,裴诗语的手才渐渐放松。封擎苍也能成功抽i出自己的手帮她换一块冰袋。

    再重复冰敷了一遍之后,封擎苍又帮裴诗语测量了一次体温。之前下降了不少,到了三十八度四了。

    呼了一口气,也知道不能一直帮她冰敷。看到她表情没有那么痛苦了,封擎苍才安稳的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什么也不做。这么看着她,看着她好像如一块美玉一般,百看不厌。

    天渐渐暗了下来,现在还是夏末,天暗得也晚。而等天暗下来的时候,也已经是七点左右。封擎苍看了一眼腕表,眼见裴诗语还没有要醒来的迹象,也到了晚餐的时间。害怕她醒来会饿,封擎苍不舍的放开紧握着她的手先出去准备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