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3.第1843章 关心则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843.第1843章 关心则乱

    封擎苍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三人傻兮兮的盯着电视看。他回来了他们也没有理会,封擎苍瞥了一眼电视无感的继续忙碌自己去了。

    这一次采购,他买了很多很多东西。也将之前放在冰箱里的那些不新鲜的全部都给扔掉了。扔掉的食物也有很多都还是可以食用的。

    等他把一些平时裴诗语喜欢吃的零食放到客厅的时候,三个人才注意到封擎苍已经回来了。

    “啊苍,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挡着我看电视了,过一边一点。”华医生先是和封擎苍打了一个招呼,又开始沉迷于自己的电视了。

    其实他平时的工作挺忙的,白天要在医院工作,晚都要去酒吧工作,当然酒吧的工作是不正经的那种,是喝喝小酒再顺便撩撩妹。日复一日的,这成为了一种生活习惯。也忘了,在很小的时候,还有电视陪伴过自己,也忘了有多久没有这么悠哉的看过电视了。

    在这个社会,像华医生这样的人,多不胜数。连大妈大爷都已经喜欢在广场跳广场舞,不再沉迷电视了。

    久久这么一看,还有挺高的兴致呢。

    封擎苍懒得理会华医生,放下东西之后,给去了裴诗语的卧室。他从出门到回来,也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才离开这短短的一个多小时,他觉得已经很久了。

    担心在自己离开的这一个多小时内,裴诗语会醒来,会因为生病她的身体变得虚弱了找不到自己而着急。但是这都是以前有可能会发生的,现在是万万不可能。他都忽略了这一点。

    轻轻开了门,裴诗语依然在熟睡。封擎苍看到她睡得那么香甜,不忍打扰,在床边的小凳子坐下,压着床边撑着下巴呆呆的看着她睡觉。

    已经忘了有多久,他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她了。好像是在她失踪的那一天起吧。明明才过了短短的几天而已,为什么会感觉已经过了几个世纪呢?

    足足看了有半个多小时,封擎苍都没有发现裴诗语有动过一次,还以为她会因为难受而醒来呢。看到裴诗语如红苹果一样纷嫩纷嫩的脸蛋,此时可能是因为热而变得有些透红,封擎苍忍不住抬起自己的大手轻轻的覆盖在她的脸,又摸了她的额头,发现她好像他出门之前还要热了一点。

    有些着急,封擎苍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找了体温测器给裴诗语测量了体温,发现她的体温果然是涨了一些,之前测的时候是三十八度五,现在已经是三十八度八了,已经很接近三十九度。

    已经是高烧,现在体温却是迟迟不下,封擎苍害怕裴诗语会这么烧着很难受赶紧出去找了华医生。

    “小语高烧不退,我出去之前还是三十八度五,你给她打了退烧针怎么还涨了?现在都已经是三十八度八了!”封擎苍抓起华医生问。

    正在专注于看电视的华医生被封擎苍从背后提起衣服,他也弓着身子站了起来,这么忽然的出现在华医生的声音,封擎苍吓得华医生差点把手机给砸出去了。

    “干嘛啊!吓死人了!发高烧嘛,总会有这样的情况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太热了可以进行物理降温,你去找冰块给她冰敷一下额头还有手,能起到一点效果了”华医生与封擎苍的紧张相起来,显得非常的不在意了。

    他是医生,这种情况见得也多,只要不四十度不是大问题,想的是,发烧而已嘛,很容易会好的。时间问题。

    “你去看看。”封擎苍可不会像华医生这么放心。他都快急死了,只是面表现得不够明显。行动却完全表现出来了,提着华医生的衣服,二话不说把他提着去了裴诗语的卧室。

    而刚才封擎苍在卧室里面看了裴诗语许久都没有动静的她,此时却难受得呓语。小小声的说着什么,谁都听不清楚,好像听得她说,“不要,不要杀,别过去!”

    来来回回的重复是这么一句,封擎苍之后算是听清楚了,看到裴诗语这个可怜的模样,忍不住心疼不止,想要留在她的身边守着她,害怕自己一个转身,她没了。

    “叫我来,你还在这里干嘛。赶紧去准备冰块还有毛巾啊!”华医生也是第一次看到封擎苍会因为一个女人失魂落魄的样子。也是因为看到封擎苍对于裴诗语如此的在意,他也收起了心,认真对待。

    如果因为他在这里,封擎苍的未婚妻还加重病情的话,封擎苍后期一定会为难自己的。更严重一点,要是动手掐断他的脖子也有可能呢!想想都觉得怕怕的,华医生想明白了,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赶紧治好他心爱的女人,也是为了保自己一命。

    “拿来了,赶紧的。”封擎苍感觉现在进来,裴诗语的脸好像又红了一些,放手道她的头额头的时候,都已经非常烫手了。

    “你快点啊!磨磨蹭蹭的!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封擎苍没有说完,是想要华医生能够认真一点对待。看到华医生还在弄冰块,他在一旁看着干着急,害怕裴诗语因为高烧而烧坏了脑子,他抓起冰块想要往她的额头放。

    一把抓住了封擎苍慌乱的手,华医生瞪着眼睛表情严肃的对封擎苍喝道:“你急傻了吧?冰块这么冻,这么放去会冻坏她的,要用毛巾包着一点点的让冷气接触皮肤!”

    “这里有我,会没事的。你在这里也没用,关心则乱,看到她难受,你恨不得帮她承受。还不如出去准备晚餐,等她醒来了也能先吃一点。”

    封擎苍却如未听到那般,手是不乱动了,人却纹丝不动的守在旁边。看着华医生小心翼翼的帮裴诗语的颈动脉进行冰敷,敷了五分钟又拿起来换一个地方,是股动脉,再放下去,不停的重复这个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