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1章 暴脾气-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41章 暴脾气

    “你根本不是我的未婚夫!我的未婚夫是迟浩月!迟浩月!你到底想要骗我到什么时候?!”这句话裴诗语是想冲着封擎苍吼出来的。品書網( vdt  )

    但是她压抑住了自己的**,她没有这样做。因为她知道,这些话一说出来,等于让封擎苍发现了,她已经知道了所有他做的那些坏事。包括她母亲如何被凌非岩夫妇害死的,她也发现了。

    内心深处的咆哮让迟浩月的地位在裴诗语的心里一下变得明亮确定。对于迟浩月在之前或许是因为愧疚,想要知道他的情况如何。在这些人一次又一次的询问之下,不断的强调着迟浩月到底为何。

    不确定的裴诗语,也因为这一次次的辩解,而最终认为。迟浩月是她的未婚夫,她已经认定了的人。

    如果封擎苍有一天知道,是他们一步步的把裴诗语逼到这个地步之的时候,他们或许会懊恼。会想要在这个时候给裴诗语多一点属于她的空间,而不是害怕她受到伤害而将她看得牢牢的。

    “我不想一直呆在这里,像牢笼一样。我想出去。”裴诗语不再谈论这个话题,而是提出自己的要求。

    “想去哪里?我把时间安排出来,陪你一起去。等你病好了,我们可以出去散散心,把最近的烦闷都发泄i出去。”封擎苍没有直接拒绝裴诗语,而是选择放下手里的工作,陪她一起。

    “你的工作很忙,我想自己去。还不知道会去哪里,只想一个人去散散心。随处走走,走到哪里,哪里能让我开心,我停下脚步。”裴诗语可不愿意封擎苍陪着她,他要是陪着她,那她说这话等于白说了。

    “那你现在有时间,可以先想想,等你想清楚了再告诉我。你病好了我们即刻出发。”封擎苍好像刻意忽略了裴诗语说的,她是想一个人出去,而不需要他的陪伴。

    “他会死吗?”忽然之间又换了一个话题,裴诗语全身都绷得紧紧的问道。

    封擎苍自然之道裴诗语口的他说的是迟浩月,心虽然不喜,但是还是回答她道:“他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如果你担心的话,等你病好了,我陪你去看看。”

    最后还是妥协了。

    不想看到她不开心,满面愁容的样子。更不想看到她的眼里只有别的男人,心里只想着别的男人的样子。不想听到她心里想着别人好不好,又憋着不问的样子。

    还不如干脆一点,直接答应了她,也卖她一个情面。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不会顾及她的感受的人。封擎苍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这句话会在裴诗语的心里惊起惊涛骇浪。

    他的转变太过出,任何人,在这个情况下,是不会答应的。而他,莫名其妙的说可以带她去看他。裴诗语是吓到了。

    忽然变化,让她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封擎苍的口说出来的,裴诗语反而更加害怕,是不是封擎苍又想要害迟浩月,是不是他因为自己关心迟浩月发现了什么,然后想要借着带她去看他的名义做出对迟浩月不利的事情呢?

    惶恐不安,裴诗语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的话那句是真的那句是假的,他的每一句话都想要表达什么,她完全不能够确定。

    “你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弱弱的问一声,小眼神还不时的瞅着封擎苍。裴诗语还害怕封擎苍已经知道了迟浩月现在去了哪里又找人杀他呢!所以问一声最好。在他还没有出手之前,她还能想想办法劝劝他。

    “他的事情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去关心他的情况。乖乖过来把粥喝了。”张口不离迟浩月,封擎苍有些恼,他可以妥协,她不能有点分寸,考虑考虑他的感受吗?

    怎么说他也是她的男人啊,老在他的面前问别的男人怎么样怎么样了,将关心全部给了别人。也只有他能够受得了嘞,换做别人估计早摔门而出了吧!

    “不想吃。”

    听封擎苍这样时候,裴诗语忽然安心了。庆幸封擎苍不知道迟浩月的情况的同时又更加的担忧他的安危。

    “不想吃也要吃一点,吃完了还要吃药,你现在已经发烧到三十八度五了,必须要吃药才能好得快一点。”封擎苍不会在这件事情妥协,裴诗语的身体是最重要的。

    好算是她不愿意吃,他也会想办法让她喝下去。

    但是封擎苍却忘了裴诗语这次出去之后变化有多大。她完全不听他的话,事事都爱和他反着做。在劝她吃饭这件事面,他都快要耗尽他的精力了。本来脾气不特别的好的一个人,现在都快被她磨得没有脾气了。

    “我说你这个人烦不烦啊!我说了不想吃了!没有胃口,吃不下!我只想睡觉,头很痛。”像是无法和封擎苍沟通一样,裴诗语本来也没有那么大的火气。但是她真的不愿意吃他煮的东西了,所以才会那么抗拒。

    一杯白开水已经是她所能够接受的他的最大极限了。再吃他做的东西,裴诗语害怕自己会因为他对她的好而忘记了她该干什么,她回来又是因为什么。

    不能这样平白无故的接受她对自己的好,她必须要学会拒绝他。事事都不能顺他的心意,这才是她想要做的。

    其实这些天,她的思想变化也非常的迅速。之前和迟浩月有讨论过,他们该怎么去对付这些人。由于时间紧迫,两个人也没有协商好该怎么办。导致现在裴诗语都没有制定好一个完美的计划。只在脑海之有一个大概的轮廓,该怎么走,她只能暂时先行一步是一步。

    生病之后的裴诗语,还有一些任性。脾气也是古怪至极。时而可以安静一些,时而会因为一言不合而较劲。

    这样的情绪完全不稳定的她,其实也让她很是抓狂。

    坚定的眼神看着封擎苍,她用她的眼睛在告诉他,她不会妥协。不管他怎么劝她,裴诗语都不会接受他的好意。

    封擎苍何等人,当然是看明白了裴诗语想要表达的意思。尽管很是无奈,也只能纵容她。

    “好,实在没有胃口的话,那先不吃吧。你先睡一觉。”封擎苍说完了之后直接站起身离开了卧室,而他端进去的东西也一样都没有拿出来。

    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