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总有不识趣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6章 总有不识趣的人

    满脸胡渣,背着一个大大的军绿色登山包的师炎傻愣愣的站在门口,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我艹!

    我看到了什么!老大竟然在他心爱的办公室里和人亲热!他去非洲的这段时间,整个世界都变得玄幻了吗!

    师炎的脑子里跑过一千只非洲狮,整个人都被震晕了。

    “师总,你现在不能进去,封总有重要客户在里……面。”秘书先生急匆匆的赶过来,想要把师炎扯走,结果就看到这劲爆的一幕。

    跟师炎一样,张着嘴都忘了闭上。

    **oss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整个人霸道极了,好像要把对方吞噬入腹。

    整间屋子冒着粉色泡泡,只是硬生生被打碎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oss吗?那个连吃饭睡觉都在想着工作的**oss,那个一进入办公室就百分百进入工作状态的**oss!

    现在竟然压着一个女人在专门办公的办公室里乱搞,当初有个部门经理在办公室里闹出桃色绯闻,直接被毫不留情的辞退。

    外人以为那个人是因为作风问题被辞退,可他很清楚,是**oss嫌弃那个人糟蹋了办公场所。

    现在,**oss竟然自己就这么干!这还能不能好了!

    为什么他会有种你也有今天的幸灾乐祸感?

    作为一个专业秘书,王秘书只是愣了一秒就拽着还在发呆的师炎往外走。

    师炎刚从荒芜的非洲回来,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一场大戏,怎么舍得就这么离开。胳膊一甩就轻松把常年坐在办公室,体力值为负五的秘书先生给推到一边。

    “老大,我就知道你有情况!我嫂子是谁!你竟然连兄弟都瞒着,我辛辛苦苦去非洲给你打工,你对得起我吗!”

    两人闯进来,让两个沉浸于激情之中的人瞬间清醒。

    裴施语整个人一僵,心底惶恐不已,脑子只剩下三个字——完蛋了,然后把自己缩成了个鹌鹑。

    千万不要看到我,千万不要看到我!

    “滚!”封擎苍的脸色黑得能滴出墨汁,恨不得将不识相的两个人给撕碎。

    秘书先生连忙上来,想要把师炎拉走。

    “师总,您还是先出去吧。”

    师炎摆摆手:“现在走来不及了,都已经被打断了,再继续多没意思,还不如我们兄弟好好聊聊。对吧,老大?”

    秘书先生简直想死,怎么会有这么不识相的人,撞见人亲热,不走反而还要赖在原地。

    封擎苍不动声色从沙发上坐起来,并且巧妙的将裴施语给挡住,让人看不清她的容貌。裴施语被吓得缩在沙发里,整个人都在哆嗦,心里惶恐极了。

    封擎苍宽大的手抓住她的手,温软的热意温暖了有些凉意的手,传递到全身,让她不再哆嗦得那么厉害。

    “滚。”封擎苍厉眼射来,秘书先生腿都快软了。

    完了完了,他肯定要被**oss怼死了,连个人都拦不住!

    “老大,你也太小气了。我任劳任怨在外面打拼这么长时间,都快变成野人了,一回来你就这么对我。”师炎委屈极了,一副赖在这不走的架势。

    这可是老大的女人啊!就算不是嫂子也够牛的了!

    别人不知道,他很清楚老大现在还是个处呢。害他一度以为老大那玩意不行呢,这么多年一个女人都没有。

    现在终于有个女人让老大感兴趣,他很想知道长成什么样子。

    封擎苍冷冷开口:“埃塞俄比亚有个工程……”

    师炎头皮一紧,直接抓起丢在地上的背包,退了出去:“老大,我错了,你们继续,我就是一阵风,你们就当我不存在!”

    ‘砰——’伴随着关门声,师炎以闪电的速度消失不见。

    “不用担心,他们走了。”封擎苍转过头,声音温和。

    裴施语手忙脚乱的从沙发上弹了起来,迅速逃离男人身边,背过身匆忙的整理自己的衣服,手还在微微颤抖。

    嘴还在微微发麻,提醒着她刚才经历了什么。

    刚开始她确实很抗拒,可后来竟然沉迷其中,完全无法自拔。要不是有人闯入,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昨天是因为喝醉,今天可是清醒的!

    裴施语简直懊恼极了,心乱如麻,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

    “封总,我先出去了。”裴施语低着头,完全不敢直视对方。她不想去探究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做,也不想知道自己是什么的想法,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有些是已经朝着她不可控制的地方行走,这种情况让她感到害怕,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站住。”

    “封总,您还有什么事吗?”裴施语低着头,态度十分恭敬。

    封擎苍感受到她语气里的疏离,且一直处于警惕状态站在距离他两米开外的地方。只要他有往前走的倾向,她就会往后退一步,明显害怕接近他。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很讨厌。

    “就这样走了?”封擎苍冷冷道。

    裴施语猛的抬头,嘴唇在微微颤抖,眼眶都开始泛红起来。

    “我****着走出去,对您对公司都没有好处。请您等我十分钟,我下楼买了衣服就把这一身还给你!”

    “你把我想成什么了!”

    封擎苍怒道,这个女人竟然敢把他想得这么猥琐小气,他在她心的形象就这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