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一个-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第一个

    “没有毒。 vdt如果不想自己变成一个公鸭子嗓子的女孩乖乖喝掉。”封擎苍见裴诗语这样盯着他手里的白开水,好像一眼能看穿她脑子里的想法似的说道。

    “谅你也不敢下毒!”嘟囔了一句,扛不住她的嗓子确实有些火辣辣的疼痛,还是接过了这杯温开水,许是渴了许久,满满一杯水被裴诗语一口饮尽了一大半。看得封擎苍直皱眉,觉得是自己虐待了她,她病了渴了他都不知道。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未婚夫。

    意识到这一点,封擎苍也在心里提醒自己,以后一定要多注意细节,尽量做到关心裴诗语的每个细微的细节。

    “给你熬了一些粥。还准备了你平时喜欢的小菜,很清淡,趁热吃了睡一觉吧。”封擎苍看裴诗语喝完了水顺手拿过她手里的杯子。裴诗语却握得紧紧的,而在封擎苍的用力之下,最后她还是妥协了,因为拿着一个杯子也没用。

    粥的清香还有小菜的味道在这间卧室里面弥漫开来,不是很浓的味道,淡淡的清香,闻到这个味道会让人觉得有食欲。而裴诗语也是看了一眼之后马移开了视线。

    在迟浩月家里几天,她的口味已经被养刁了。因为那里有大厨。做的东西也是挺合她的胃口的。

    封擎苍准备的这些看着虽然也挺好,如果是换在她没有离开之前的话,她一定会非常乐意把这些都吃光光,现在却不同。

    她喝过开水之后直接躺下蒙头呼呼大睡。

    封擎苍见裴诗语的反映居然是这样的,也是完全没有预料到啊!他精心准备的这些,虽然不是山珍海味,为了她的身体着想,她也不该这样对待。

    走到床边在床沿边坐下,封擎苍一手伸出将她紧紧拽在手里的被子给掀开了一个小角,露出了她背对着自己的小脑袋,发丝乱糟糟的,看着却很可爱,她粉嫩圆润的耳朵也露了出来。

    “小语,你没有话想要对我说吗?”封擎苍也没有直接叫裴诗语用餐,而是岔开了话题。

    裴诗语是耳朵动了一下,却没有反应,不老实的手又抓起被子想要蒙着自己的脸。眼睛更是紧紧的闭合着,完全表现出了不愿意见到封擎苍的样子。

    “你不想看到我,可是你却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日我对你有多么的想。像是发疯了一样想着你,没有你在的地方,我睡也不敢睡,害怕一醒来你依然不在,又害怕醒来之后会听到关于你的噩耗。”封擎苍温柔开声。

    而他平时和裴诗语说话的时候,可是没有这么温柔的。在裴诗语看来是如此,在之前他动不动会逗弄她,让她气得痒痒的却又无处可发。

    现在封擎苍忽然变得如此温柔,反而是让她觉得非常的不适应呢。

    “当我看到你好好的活着,我很庆幸。压在胸口的那块大石头也像是被搬走了一样,让我感觉呼吸都顺畅了。而你却变成了现在这样,小语,你能否告诉我,这几天你和他是怎么相处的。”封擎苍说了自己的胸口的大石头才被拿开,现在感觉被一股子醋意给弄得心微酸。

    可是他能怎么办呢,如果他不问的话,她永远不会说。那他永远都不知道,迟浩月到底对裴诗语下了什么蛊,这样他想要解都困难。

    这个问题已经占据了他的脑子的一半思维了。他实在想不明白,裴诗语怎么会如此信任一个陌生的男人。

    在和裴诗语的情感,封擎苍从来没有对她产生过怀疑,他一直都认为是迟浩月骗了裴诗语,利用她的善良。

    而不仅仅是她一个人这样想的,其他人也是如此想的。他们所见略同,大家都没有谈过,心里想的却是差不多。

    “他对你很好?”封擎苍轻轻的问。

    问出口之后,他有些后悔了。他害怕听到裴诗语和他相处的模式,也害怕听到裴诗语说一声是。因为如果这样的话,那他对裴诗语的好,是不是被她刻意忽略了,让她看不到他对她的好了呢?

    还是她对他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呢?不安,看着裴诗语一瞬不瞬的,眼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

    “从来没有人对我那么好过,他是第一个。”算是封擎苍问对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裴诗语的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而不是诋毁迟浩月的,她愿意回答封擎苍。

    “那我呢?我对你的好,不及你认识他的短短数日吗?无法相提并论还是……”第一次觉得说话是如此苦涩和艰难的事情。

    马想到了迟浩月的那个带有深意的眼神,他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现在他或许有些明白了,迟浩月想要告诉他的是,他的女人,他迟浩月也有资格去照顾。而裴诗语可能已经不爱自己了。

    想到这一点,封擎苍的心狠狠的揪疼着。他不愿意相信,他心爱的小语怎么可能会因为短短数日而移情别恋?不可能的!她不会的。

    “你和他不一样,你只是我的司,我们只有同事的关系。而他是我的朋友。”裴诗语回答封擎苍的话是这样的。

    “我和你说过了,我是你的未婚夫,不仅仅是下属关系那么简单!我们的关系已经得到了你家人的认可了,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可以问唐夜,问黑子,问所有你知道的人!我们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封擎苍快要抓狂了。

    为什么他一直和裴诗语解释他们的关系,也改正过很多次了,她还是不变呢?他到底还能和她怎么解释,她才能够相信他!

    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