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9章 大动肝火-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39章 大动肝火

    可见他已经是一个谎话连篇无可药救的人了!

    唐夜又被裴诗语的话给堵住了,他现在是又气又不能对着裴诗语撒。他说的明明都是实话,是事实,裴诗语不相信他,他拿她也没有办法。今天说不通,只等着以后有机会再说了。

    担心自己再和她讨论这个问题下去,自己真的会气得原地爆炸的。

    裴诗语眼见唐夜双手握成拳,而她的心里也打起了鼓。自己也没有说什么,他不会就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就对自己拳脚出击吧?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唐夜看,生怕他会出现什么惊人的动作,自己也好及时闪躲。

    “你现在生病了,还是先好好养病吧。今天和你说的这些没有一个字是假的,以后你恢复了记忆就会明白了。到了那时,或许你会悔恨自己对迟浩月如此信任过。”

    言下之意其实是想要表达,裴诗语恢复了记忆可能会自责自己曾经这样对待过自己。但是他没有这样说,会让裴诗语觉得自己是在给她强加情感的束缚。

    因为对他们的不信任和抗拒,让裴诗语觉得他们都是带着一张伪善的面具。然而他们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裴诗语都已经全部从自己的记忆中还有迟浩月的口中知晓了。不再信任他们,就觉得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逆耳的。

    “我想最后再和你说一遍,无凭无据的情况下不要再诋毁我的朋友。”裴诗语这一次绝对是用警告的意味去和唐夜说的。

    沉默了一下,唐夜再看了裴诗语一眼走了出去。

    走到门外,他才觉得胸口压抑得很胀,走廊外,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墙上。不知道是在宣泄着什么。这一拳头下去,手关节都砸出了红痕,可见力道非同一般,也是用足了力气的。

    裴诗语在卧室内,也听到了一声闷响,不过她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声音。等唐夜走了之后,她才觉得空气变好了一些,心里暗骂了一句,“坏人!”

    华医生正喝着封擎苍熬好的热粥,看到唐夜从走廊那出来,一脸难看,就知道他肯定也是在里面吃瘪了,不过他却不知道,他进去和封擎苍的女人说了什么。出来就像是想要杀人的那种表情。

    看着都觉得怕怕的呢。华医生觉得这个时候不应该说话,而是继续低头小口小口的喝自己的粥。

    封擎苍的小菜也煮好了。由于家里几天没有开过火,这些小菜的原材料也不是那么的新鲜,在冰箱内,能用得到的,封擎苍就先用着。想等裴诗语用过餐吃了药睡下之后他再出去采购。

    让黑子和其他人去,他们应该也不会。这种小事也得要自己出马才能办好。

    裴诗语迷迷糊糊的想睡又睡不着,在眼睛要眯起来的时候,卧室的门又被敲响了……

    她也知道就算是自己不说请进。敲门的人依然会不顾及她的意愿擅闯进来。她的卧室显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公共场所,而这些人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了。若是不想走,自己怎么赶他们都不愿走。

    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一点私有的空间都没有了。才到这里短短不到半天,裴诗语就觉得自己其实是在坐牢,封擎苍他们就是房管。

    在这里却还比坐牢还要让人压抑。因为牢房里面的房管也还是不认识的,是陌生的,不需要没事就来烦人。封擎苍他们就不同,还是自己的仇人,她就算不想见到他们也不得不见。

    她现在有一个梦,就是尽快逃离这里。

    封擎苍见裴诗语没有说话,他在外面等了有一会儿又敲了两下,才听到裴诗语暴跳如雷的声音传来:“敲什么敲,我这里就像是客栈一样,你们想来就来,想进就进,还装模做样的敲门干嘛?就算是反锁你都能有能耐闯进来,还要多此一举,你以为这样我会觉得欢迎你一点吗?”

    一听这声音,封擎苍愣住了,差点将手里的托盘松开。还好,是因为这扇门的隔音还有一点效果的,阻挡住了裴诗语大部分的咆哮。如果不是隔音好的话,她的嗓门应该能把他的耳膜给震破吧。

    裴诗语在吼完也开始后悔了,本来喉咙就干涸得想死,现在还因为吼叫了这么一声,马上就见了后果。干疼得很不说,还一直想要咳嗽。

    “什么事能让你动那么大的肝火。”封擎苍端着托盘进来就看到裴诗语狠狠的瞪着自己,当然他也是假装没有看到她的这个表情。而是非常随意的将托盘放在了床头柜上。

    “看到你就会让我觉得生气。”裴诗语非常配合的回答了封擎苍的问题。将她对他的不满全部吐露出来。不过也就是嘴上过一把瘾,她这样说,这个脸皮极厚的人也不会在乎她是不是生气就不会再出现在她的眼前了。

    “如果你那么容易就生气的话,那你以后每天都需要生很多次气。未来的日子,每天我都会陪着你,寸步不离的。”

    “你想要监视我,就直说,还说什么陪我。用的修饰词真是感人。”裴诗语心里唾弃,这个披着羊皮的狼,到现在还想要骗她。她才不会给他面子,不会让他舒坦的。

    “你怎么想让你觉得高兴,你尽管那样去想就好。”封擎苍倒是不在乎裴诗语的话,她现在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顽皮,需要他耐心去教导她,教会她很多她忘掉的事。

    听她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不够清脆,封擎苍也想到了她可能是喉咙不舒服,自己早有准备先给倒了一杯开水,递给裴诗语他才说:“渴了吧,先喝点温水。”

    裴诗语却是用那种怪异的眼神盯了封擎苍一眼,又将视线转到他手里的白开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