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8章 为何不报警-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38章 为何不报警

    双手已经在被子里面握成了拳头。恨不得猛地起身打唐夜一拳让他自觉的闭上嘴!也同时知道,自己一介女流,根本就不是唐夜的对手!他们这么会演戏,如果把他们惹急了,对她肯定是没有好处的。

    当她胸口剧烈起伏,又被她慢慢平息住的时候,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且听且记着,这些账来日再算。

    “晓晓很担心你,又因为我住院抽不出身带她去找你。而且她现在也正好怀孕了,所以行动上也不便。就我叫她回家中等着我的消息。可是没过几天,就在迟浩月受伤的那天,家里也出事了。家中的管家被无情的杀害,现在尸体都还没有找到,黑子带人去到家中的时候,没有找到晓晓的人,我们大家都以为晓晓也出事了。带着不安和恐惧,姐姐安慰我之后,才稳住了自己胡思乱想的脑子,庆幸晓晓没事,她很聪明的躲到了家里的密室里,才让她幸免于难。”唐夜在想起当天得到晓晓可能会发生不幸的消息的时候,他现在浑身都是在颤动的。

    他实在无法想象,如果石晓晓出现意外,他会怎么样。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当时是想要杀掉连弱势女流都不肯放过的那个背后黑手。而那个人他们猜疑的对象就是迟浩月本人。

    只有他这样的人,才有可能会下那么狠的手。

    裴诗语在听到石晓晓怀孕的时候。不知道为何,忽然有一些高兴,但是也只是出现了一下下,短暂的一两秒的时间,那种出现的莫名其妙的高兴,很快就消失了,快到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

    而在唐夜流露着后怕表达这些的时候。裴诗语还是认为这是唐夜想要离间她和迟浩月之间的关系故意说给她听的。

    “我和你说了这些,就是想要让你明白。你嘴上口口声声挂着的最好的朋友,他对我们都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他的手里又沾染了多少无辜的鲜血!小雨滴,请你认真的想想,用你的心去想想,这样的人,确实是你的朋友吗?如果是你的朋友,他又怎么会伤害你视为兄弟姐妹的人呢?”

    唐夜忽然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可能真的是因为太憎恨迟浩月又不忍看到裴诗语继续盲目的被骗下去,害怕裴诗语被有心人利用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裴诗语听唐夜将诬陷迟浩月这件事做得如此彻底,还把他身边她所知道的人都拿来做文章,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也没有办法继续装睡下去,因为她的心里,迟浩月是最美好的存在。她不想和他辩驳是因为她该说的都说了,这些人依然不管不顾的去诬陷她所信任的亲人,才是让她无法忍耐的,不再继续装睡下去的理由。

    “证据呢。”冷冷问一声,声音依然沙哑低沉。语气之中一丝情感都不曾带过。

    裴诗语忽然出声,打破了唐夜一个人自言自语的现象。但是也同时问得他哑口无言。因为他说的这一些,没有一样是可以直接证明是迟浩月所为。

    这些都是出于是迟浩月带走了裴诗语,然后又抓到了迟浩月的一个手下,他们两拨人正面对上过一次之后的推测。

    现在除了迟浩月的那个手下,没有任何有利的证据可以表明是迟浩月在暗中操控着这些已经发生的憾事。

    “为什么不说话了?你刚才说了那么多,不就是想让我误会迟浩月吗?不就是想让我相信你的话,让我知道,你们所发生的那些不幸都是他一个人所为吗?既然你说得那么慷慨激昂,说得好像已经铁证如山百分之百是迟浩月做的,那么现在我问你,证据呢?能够证明是迟浩月对你们做了这些坏事的证据,你是否可以拿得出来呢?”裴诗语一口气说了很多。

    她清明漆黑的眸子也在她张口说第一个字的时候冷冷的睨着唐夜。她说的越多,她就可以看得到唐夜脸色变得越难看。

    果然,就连想要诬陷迟浩月,他们都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这样也太虚假了一些吧。她怎么可能会相信他的胡言乱语呢?

    “你们和他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一定要将这些脏手都泼在他的身上呢?好吧!既然泼了为什么又一定要让我相信呢?我为什么一定要去听你们说的这些,为什么要相信你们无凭无据的指控一个好人?”裴诗语不张嘴还好,这一张嘴,所说的话真的是字字诛心啊!

    唐夜觉得自己是好心的提醒裴诗语她所相信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也知道她可能已经迷失了心智了,她可能不会相信他说的话。却没有想到,她居然可以做得如此极致,完全不相信不说,还让她彻底倒戈到了迟浩月的那一边。

    难道他们这么多人,这么深的感情,都比不上一个她口中的朋友吗?

    从头到脚,有透心凉的感觉。裴诗语的话如寒冰刺骨。

    “没有证据并不代表他没有做过,而且他很聪明,做事都会把痕迹擦得很干净。任何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尽管如此,我们也抓到了他的一个手下,他已经承认了他和迟浩月的关系,就是他听从迟浩月的命令办事。”

    “哦?抓到了他的人了,那既然这样的话,他是都交代过了?你们说的这些都是迟浩月一手造成的喽?”裴诗语忽然笑了,皮笑肉不笑的,带着轻蔑的眼神盯着唐夜看。

    “是!”唐夜从来没有被裴诗语用这样的眼神蔑视过自己,忽然被她这样盯着看,浑身上下都感到了非常的不舒服,一股恶寒从脚板底升到了头上,不知为何他就能非常坚定并且愤恨的对她说出这个答案。

    “出乎我的意料啊。那既然迟浩月的手下都交代了,那你们怎么不报警呢?让警察了处理这件事不是更好?你们说那么多,不就是想要叫我和迟浩月断了往来,那就报警让警司来处理就好了,把他抓起来了,我就见不到他了,你们的愿望也就成功达成了!何必要告诉我呢?!”裴诗语笑的是唐夜居然会睁眼说瞎话还能够说的一点都不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