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7章 曾经无话不谈-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37章 曾经无话不谈

    也是因为他知道,唐夜和自己一样,也不是那么的受裴诗语的待见儿。所以也不会和他说什么好话的。所以现在心里很是平衡。

    当唐夜进了裴诗语的卧室的时候,裴诗语又闭上了眼装睡。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和他们表达什么,就算是说了,他们也不会答应自己让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所以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现在的她困倦不堪,头重脚轻的,也不想和他们发生争执。

    “我知道你没睡着,刚才你和医生说话,他都出去和我们说了。”唐夜站在裴诗语的床边,还隔着一点点距离,是他刻意保持的距离。为了不让自己接近她太近,怕自己会吓到她。

    毫无疑问的,裴诗语连理都没理他,和唐夜的预想是一样的。他也不期望裴诗语会在此时和他说什么,也在不久之前刚刚想明白了,现在的她和之前终究是有所差异,所以不能用以前的眼光看待她。

    但是该做的,该说的,他总是要告诉她。为了不让她继续被迟浩月骗下去,不让她盲目的相信迟浩月,有些话,他必须要当着她的面说给她听。

    “小雨滴,我知道你现在很累,心情也一定很烦。现在的你或许并不想我出现在这里,也不想听我多说一句,你对我的厌恶是如此的明显。说实话,心很痛,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感觉,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变成这个样子。僵硬的关系就像是从最好的朋友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唐夜顿了顿,他不想将这两个字说出来,虽然心里清楚得很他现在在裴诗语的眼中,确实就如仇敌那样让她憎恨,但是他不想亲口说出来。

    因为在他的心里,她始终是他的小雨滴。不管她再怎么变,他都不会放任不管,她的变化不会影响他对她的看法。在他的心里,小雨滴始终都是最特别的存在。

    “就算你现在听不进去,有些话我不得不说。”叹了一口气,唐夜看着裴诗语绝美的睡颜,她的睫毛都没抖动过一下,证明她不想理会自己的决心有多么的坚定。

    不过也没有关系,她不想听,她装睡也没有关系。他是清醒的,她能够装睡安安静静的不和他争执,才给了他可以把话一次性说完的机会。

    “我受伤了,是枪伤,在你失踪的那一天受的伤。就是因为我手上了,封擎苍才会离开家里去医院探望我。手臂还有肩膀都中了一枪,现在还没有痊愈,还是会隐隐作痛。医生让我在医院里静养。但是在得知你不见了之后,我很是着急。在医院多呆一天都觉得是煎熬,根本就没有办法静心养病。然后啊苍找了我的姐姐,想要查询你的下落,之后她也受了重伤,伤势和我的还是一样的,手臂还有背后都中了一枪。我还好,姐姐是女生,受这一次伤差点要了她的命,经过抢救醒来了。在医院也并不安全,我们只能转移了地方,去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养伤。”

    裴诗语其实是一直都有在听唐夜说话的。就如唐夜说的,就算他不想听,他也会说下去。而她确实不想听,不管他们发生了什么,最终肯定会把这个锅安到迟浩月的身上,想让他背这个黑锅。

    在他进来的时候,裴诗语就已经知道了,他打的是什么目的。所以理都不想理他。

    他比那个华医生还要难缠,因为他知道的关于她的事情要更多一些。

    “小雨滴,难道我说了这些,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你就不想知道,我们出事的情况为什么会那么巧合吗?与你失踪的时间恰恰就能够对得上呢?这是有人想要钳制住我们的行动,让我们不能在最快的时间查找你的下落,才让他有机会能将你带走!”

    唐夜愤愤不满的将这些苦都给诉说了出来,话语中将他对那个人的恨也带了出来。一点都没有掩饰的。

    裴诗语听到他问的时候,就知道了,这家伙肯定是想要让迟浩月背这个锅!果不其然就是如此,他说了那么多,还是想要把这个罪加到迟浩月的身上。

    而且还多加了两条,说迟浩月想要暗杀他还有他的姐姐?呵呵,觉得她是三岁小孩子吗?会相信他的空口乱造吗?如果她真的是有那么的愚蠢的话,那是不是只要有一个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对她说,自己受了什么伤什么痛的都是迟浩月一手造成的,她就会相信。那迟浩月不就是要背上无数的锅了吗?

    “好,你可以保持沉默。现在不想去想也没有关系。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们的关系曾经有多么好,才会让你对待此事漠不关心的。没有关系。”

    唐夜没有办法做到心平气和的。因为他想到了他身边的人都被迟浩月给伤害到了之后,心里更多的是气愤,如果不是裴诗语拦着,他是第一个想要一枪崩掉迟浩月脑袋的人!也不会让迟浩月只是中了封擎苍的一枪,还不是在要害上。

    现在他一定去到医院或者想到了救治他的办法了,裴诗语完全不懂迟浩月是多么卑鄙无耻的利用了她的善良,让她曾经信任爱护的亲人们都被她误会颇深。

    “你不在乎我也没有关系,如果你不相信的话,那我再和你说说晓晓的事情吧。她是和你关系最好的,你们曾经无话不谈,知道你不见了之后她急的直哭,就是害怕下落不明的你一个人在外没有我们的保护再受了什么伤害。”

    如果她在乎我的话,那她现在怎么没有出现在这里?当然这只是裴诗语心里所想的。因为唐夜的话总是在针对着迟浩月,让她出现了一时之气而已,所以也不觉得他说的石晓晓有多么的好。和她的关系又是不是和他说的那样,所以才会出现了这样的想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