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6章 说风就是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36章 说风就是雨

    看到封擎苍也不说话,华医生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真的猜中了封擎苍的事了。

    “不会这么巧吧,我随便乱说,就给我猜中了?如果真的是惹她生气了,那你就该好好的陪个不是,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做错了事,只要想要改正的话,还是不晚的!”

    如果是他做错事了的话,那他一定会请求她原谅自己的。但是现在问题可不是华医生说的那么简单的。他宁愿是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看上了他的女人给他找麻烦,这样想要解决的话还容易一点,但是并不是。

    事情远远比他们现在所知道的,所能往后想的要复杂的太多了。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生病了,所以才会这样的。不过,这样也挺好,凶一点才不会让别人打她的主意,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力,挺不错的。”封擎苍低喃的话听在华医生的耳朵里怎么听都像是他自己在安慰自己,出于被裴诗语冷落了,才会这样说呢?

    这个时候的封擎苍在华医生的眼中才有那么一点人样,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无懈可击的封擎苍,也一点都不让人心疼呢!哈哈哈!

    如果封擎苍自己华医生居然这样看待他的话,可能会用手里的刀给他一下!他一个大男人何时需要别人来可怜他了?

    唐夜见两人热聊挺嗨的,他不由得多看了华医生一眼。他没有见过这位华医生。这是第一次见,像一个没完没了的老小孩一样,而封擎苍就是他的哥哥,他们可以彼此之间开玩笑,可以说一些比较深入的问题,看到唐夜有一些眼疼。

    不可想象,封擎苍怎么会和这样的人是朋友,亲如兄弟那般。就算是这个人对他无理,不将他的话放在眼里,封擎苍也能够不冷不热的和他聊天,实属奇迹。

    这么聊得挺热的,唐夜就想到裴诗语一个人在房里,从刚才封擎苍和华医生的聊的内容里,他大概知道了,华医生在卧室内是有和裴诗语说上话的,所以她是醒着的了。

    也不知道她和华医生说了什么,他也想知道。忍不住站起身,越过去卧室的长廊,他无所顾忌的走向裴诗语的卧室。站在她的卧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门,然后没有等她回答就闯了进去。

    封擎苍也看到了唐夜离开,还听到了他敲门的声音。华医生也看到了,就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一个个的都想和那个女孩子说话呢?他是这样,封擎苍也是这样,那那个男人又是谁?他又为什么会大胆的进一个女孩子的房间呢?

    “啊苍,刚刚去你媳妇房间的那一位是什么情况?不会是情敌吧?”完全是玩笑的语气去问这个问题,就因为觉得唐夜也是奇奇怪怪的。

    “好兄弟。”

    “好兄弟?那你就这样让他进你媳妇的房间去啊?你怎么不跟上去看看呢。”

    “也是她的好朋友,或许他去能开导她。你问那么多干嘛。”封擎苍被问得有些烦了。或许是因为看到唐夜的行为,他才开始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管是谁,也不能擅闯她的卧室。有话都可以在外面说,现在不方便可以等她醒了出来之后再说。

    封擎苍心里有些膈应,手里依然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把小菜备好,他也进去看看裴诗语,看裴诗语和唐夜两人在说什么。

    这样的做法虽然不够君子,但也是出于关心裴诗语。而且他也不会去干涉他们,只是想知道更多关于她的。熬着粥,其实封擎苍也正在幻想,等下给她送吃的进去,自己应该和她找什么话题。

    送她回家见父母这个话题显然她并不感冒,而且还非常的抵制,觉得自己是在欺骗她。所以还是和她说点别的,她刚刚回来,要做到尽量不去刺激她,顺着她的想法去做。稳住她的情绪,让她养好病再说其他的。

    熬粥升起的腾腾热气扑在面上,封擎苍的脸被热得有些微红。

    华医生还在他的耳边说什么,他早就已经心不在焉了。因为他说的都是容易扰乱他心神的话。

    “你还有没其他事了?”封擎苍放下熬粥的勺子,有些不悦的问道。

    忽然那么严肃,华医生就知道封擎苍想要做什么了,无非就是他说了他不喜欢听的话,正好自己又被他给利用完了,他还在这里也没用了。所以就想撵人了呗,可怜巴巴的看着封擎苍眨巴眨巴漆黑的大眼,弱弱的说道:“我饿了。一天没有吃饭。”

    “没你的份,要吃自己点外卖或者是出去吃,和我撒娇没用。”封擎苍对于耍起宝的华医生其实是没招的。

    但是为了治一下他爱说的毛病,他还是需要好好的冷落一下华医生。他就是对华医生太好了,才会让他这么一个大男人那么骄纵,撒娇什么的随时都能发挥出来。

    “这么多,她吃不完。我还没有吃过你煮的东西,我也要尝尝。”这些锅子里的粥看着分量就很足。

    看起来也是色香味俱全的,清淡的小粥,在经过封擎苍的手之后。却有模有样的,华医生确实是一天没有用餐,这会儿又闻到了粥的清香,肚子很配合他说过的话,咕咕咕噜的叫唤起来。

    声音之大,让他立马尴尬的笑笑,“你看,我没骗你吧。真的是饿了。”说完之后就拍拍自己的肚子,心里想的是,“平时真是没有白疼你,真是会给我来事儿,说风就是雨。简直是神了。”

    封擎苍无奈只能在煮好的时候给他先盛了一个大碗的,又用小碗给裴诗语盛了一碗,还是很热,先盛出来稍微凉凉,等下她吃的时候也不会烫嘴。

    而此时唐夜进裴诗语的卧室也已经有一会儿时间了,久久都没有出来。封擎苍也不着急,因为他后来就想明白了。就算是偷听他们在说什么也没用,这是不厚道的做法,他们本就是朋友,即便说一点知心话也无可厚非,他不需要计较到根根面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