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4章 其实也可以很安静的-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34章 其实也可以很安静的

    “有没有人说过你话太多了,很啰嗦。”裴诗语是在直白的告知华医生他的这个令人头疼的特点,用着她完美无瑕的侧颜杀看着窗外轻轻说。

    生病的缘故,让她原本清脆悦耳的声音夹杂着一丝沙哑,因为这丝丝沙哑让华医生觉得很是性i感,不仅人长得漂亮,就连她高冷的说着嫌弃自己的时候,声音也是如此的让人沉醉,恨不得陷入其中,一直听她沙哑带性i感的声音没有边际的说下去。

    “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我想你对我可能有一些那个,嗯,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说的那个是什么意思吧?就是我平时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只是觉得你可能有一些烦心的事情憋在心里,这样会对你的病情有所不好,想和你说说话,开导一些你烦闷的心情。没想到还是被你嫌弃了呢。”

    华医生也是懂得察言观色的。在和封擎苍相处的时候,他可以当封擎苍的弟弟,可以为他听之任之。总之就是,在看和自己相处的时候,是什么类型的人,他就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和对方沟通。当然也有不一定的时候。

    “谢谢,如果你能够少说一点话,或者离开这里,我会觉得病可能会好得快一些。”真的是丝毫都没有给华医生留情面,直截了当的下达了逐客令。

    这才让华医生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正常情况之下,如果是别的女孩子,听到这么关心且感人的话的时候,不是应该多看他两眼吗?是自己在这个女孩的眼里真的有如此让她感到厌恶吗?华医生都差点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

    “那个,其实我也可以很安静的。你应该还没有用餐吧,既然醒了可以先吃一点东西,之后、我去给你倒杯温水让你把药吃了继续休息一下吧。”华医生感觉气氛确实变得有些尴尬。

    和裴诗语聊天真的有些困难。她甚至不愿意和自己多说一句话,他也不是真的不识相的人。但是他却还是想要呆在这里,想要这个女孩是因为什么事儿让她看起来很悲伤。

    她的眼中都布满了哀伤,全身也都被一层厚厚的看不透的神秘灰色给环绕着。她想要拒人于千里之外是真实的,她不愿意与人多做沟通。虽然华医生不是心理医生,但是他此刻有些猜疑裴诗语是不是有忧郁症?

    “我希望你可以直接离开,不要再呆在这里,也不要给我开药,就算开了我也不想吃。”裴诗语这会儿有些烦躁,她很不想说话,她的喉咙也有些肿疼,一开口就感觉很难受。再加上口渴,也不愿意说什么。

    但是这个人好像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她表现的如此明显了,他也不走。让她更加觉得烦躁。

    果然,封擎苍的朋友,算是物以类聚吧。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朋友。没一个愿意让自己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和自由的,都让她觉得厌烦。

    在这里的华医生只知道自己被裴诗语不喜,却完全想不到他居然会被裴诗语给误解得如此之深。说实在的,在他的心里,他感觉裴诗语还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孩子的,他想多了解她一些,有些控制不了。

    不过他却没有别的意思,没有男女关系上的那些想法,而是觉得裴诗语是封擎苍喜欢的女孩,那这个女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吸引住了封擎苍,他就是想要了解这些。因为封擎苍一直都像一个和尚一样戒律,不食色,让他长久以来以为他可能是一个对女人没有想法的假男人呢。

    之前他说的那些关于女人,他还真是不敢相信。现在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看到封擎苍如此在乎这个女孩的时候,他就知道,封擎苍是彻底被这个女孩拿下了。所以才更想了解她。

    所以为了不那么快离开,多了解裴诗语一点,他需要想个法子留下来,气氛尴尬了很久,华医生才故作轻松的笑了一声对着裴诗语道:“我很想就这样一走了之。但是你应该知道我是不能这样做的。啊苍还在外面走着,在你病还没有好之前,我就突然要走,他肯定会为难我。我想你应该不会愿意看到我被他为难吧。”

    显然裴诗语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看着就不像医生的人好像是不懂人话一样。她都让他走了,他居然还要强词夺理,他和封擎苍之间怎么样,和她又有什么干系呢?干嘛要来问自己想不想看到他被封擎苍为难呢?

    “那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请不要把我和你们牵扯在一起,我不想和你们有任何的牵连。”

    索性就这样回答他,裴诗语心里还是挺愿意他们都发生分歧的,想要看到他们大打出手,这样她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闲着也没事可干,她当然喜欢看到他们自己人起内讧。

    “你说这样话真的是太伤人心了。我那么大老远来,接到他的一个电话说来看病,我把手头上的病人都放在了医院,二话不说就赶过来了。帮你看了病,你不能一醒来就过河拆桥吧。”

    看借口不行,华医生只能拿出苦情牌打一出了。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裴诗语现在和封擎苍两个人的是出于冰火不相容的状态。

    在裴诗语的眼中。不管他是谁,他始终都是封擎苍的朋友,所以说什么,都不可能会得到自己的同意并且留下来的、

    “你话这么多,打扰到了我的休息。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非要让我把话挑得那么明,你都没有自尊心的吗?当人说叫你走的时候,识相的都应该是立马就走的啊!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

    裴诗语沙哑着嗓子说这些话。还是对一个陌生人说出来的,换做别人,她可能不会这样说。但是华医生是封擎苍的朋友,她能不假思索的就说出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