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3章 你是谁-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33章 你是谁

    封擎苍也不说话,盯着华医生一会儿,他感觉到了自己一直紧紧握着的裴诗语的手动了一下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极快的把目光转移到了裴诗语的脸上。

    看着她的睫毛轻轻的颤了一下,却没有醒来的迹象,而此时唐夜也端进来了一碗姜汤。热乎着的,还冒着白烟,看到华医生和封擎苍都看着裴诗语,他也有些紧张起来。

    将姜汤放在床前柜上,唐夜也凑近了一些看着裴诗语。但是几人等了许久,封擎苍还叫了两次她的名字,她都是睡得死死的。

    “她现在喝不了这个,等她醒来再让她喝上一小碗就好了,现在病人需要充足的睡眠,身体上面得到了放松补给,病就会好得快一点了。也不要那么多人都围着她,我在这里看着她就好了,你们都出去吧。”

    “为什么你在这里?”封擎苍问道。

    “因为我是医生啊,当然是我在这里最合适了!难道你会看病吗?要是她病情加重了,你知道怎么治疗吗?当然,我不是要诅咒她会病情加重啊,这个是不可预料的自然现象。”给自己做了一个辩解,是最合理谁都无法多说什么的最佳理由。

    最后是华医生独自待在了裴诗语的卧室里,而封擎苍还有唐夜都出去了。

    等两人都离开了没有到五分钟这样的时候,华医生才小声的开口道:“他们都走了,你可以不需要装睡了。”

    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华医生才敢大胆的大量裴诗语。不可否认的,她的美貌确实能够让人呼吸一窒,总是会忍不住想要偷窥上几眼。

    而裴诗语确实也是醒着的了,在唐夜端了姜茶进来的时候,她的就醒了。但那会儿头还是昏昏沉沉的,也就闭着眼听在她身边围绕着她的人都在讨论说什么。

    更多的时候是这位华医生在多说话,而其他两人分别就是封擎苍还有唐夜了,他们都没有说什么,偶尔听到封擎苍问一句这样就闭嘴了。

    因为他们的在场,裴诗语也不想和他们正面相望,所以就继续装睡。

    有些吃力的睁开沉重困倦的眼皮,裴诗语的眼眸被阳光射进了瞳孔中,阳光的照耀下,让她的瞳孔变成了透亮的琥珀色,更给她添加了一份不食人间烟火的美感,看得华医生有些痴呆。

    这个女人比起他曾经追了一整个大学的小彤更加惹眼,她的美和别人的大有不同。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能够轻易的勾起男人的保护**。

    不是冲动,是由心而发的想要对她这样做。华医生就坐在裴诗语的病床边,看到她彻底睁开眼看着自己一眼之后,她的眼就没有在他的身上多做停留,而是开始四处张望,看到卧室内确实无其他人在了之后,她才想要坐直起身。

    不过裴诗语有些头脑沉重昏昏沉沉的,所以就算是想要靠起来也费了一点劲儿。看着床头柜上的姜茶还在放着,是唐夜忘记拿走了吧。

    她之前听到他们说的话了。

    “你是谁。”裴诗语弱弱的问出口。现在的她有些平和,不愿意让封擎苍他们知道自己已经醒了会进来打扰她,也不喜欢这个人不识相的待在这里不出去。

    “我姓华,你可以叫我一声华医生。大家都这样叫我的,很简洁,我也很习惯。”裴诗语只是问了一句,他就说了这么多,让裴诗语微微邹了眉。

    这是一个能说的人,或许和他的职业有关,每天要面对很多病人,才练就了一张好嘴。不过他在裴诗语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是很斯文沉稳的,开口就不行了。

    “我告诉你,我是谁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和我讲一讲你的事情呢?”

    “没必要。”

    裴诗语冷漠的拒绝了他,丝毫不愿意和封擎苍的人提起自己,确实也是没什么好说的。她也不相信,她就算说了对这个人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浪费口舌,还不如省点口水少说一点话。而且她现在口渴得紧,这里除了一碗姜茶,连白开水都没有,她也不愿意喝这些虚情假意的人为她准备的东西。

    华医生没想到裴诗语是这么高冷的女孩,她满脸都堆满了冷漠,她好像也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难道是因为他长得没有封擎苍长得好看的原因吗?

    虽然他承认自己确实是没有封擎苍的基因那么强大,但是他也不差的好吧!在外面也是非常吃香的医生,有很多女生为之疯狂的好吧!

    无奈的握紧了自己交叠在一起的手掌,华医生看裴诗语不情愿搭理自己,想明白了也就没觉得有什么,他面对过很多濒临死亡的人,在得知自己救不了他们了之后,他们好像也是这样的表情。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不想理我可以,不过我是一名医者,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话,也可以直接和我开口,我向来是不会拒绝美人的请求的。”华医生一脸痞痞的对裴诗语道,也就忘了这个女人她是封擎苍口中的他的老婆。

    和很多在外面他主动勾搭,或者是别人勾搭他的女人不一样,裴诗语对于他说的话是完全的不屑一顾,干脆的扭脸看向窗外,好像外面的风景比他更加能够吸引眼球。

    “马上就要入秋了,不过今年的夏天好像特别的长呢。都已经要入秋了还是那么的热,今天还下了大暴雨,你就是淋了雨受寒的吧。”华医生见裴诗语不搭理自己,他又顺着裴诗语看向窗外的眼神自己找话和她搭起来。

    一个人的声音偶尔响起的时候,就像是在自己和自己对话,有些无趣,但是声音的主人却乐此不疲,而他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在这间偏大的卧室里面,显得有些孤寂。

    裴诗语听着华医生时不时的唠叨一句,感觉头更胀痛了。她其实就是因为心事太多了,所以就算是在生病的时候,她也没有办法好好的休息。满脑子都是一堆想整理却理不清楚的杂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