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1章 发烧-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31章 发烧

    在封擎苍的眼皮子底下,还有黑子还有唐夜看守着,她的逃跑几率等于零。那如果她直白的告诉封擎苍,自己想要见迟浩月的话,他会同意吗?

    他不会的吧,他好不容易才将自己从迟浩月的身边带走,将他们彻底分开,怎么可能会送她到迟浩月的身边去呢?

    所以她现在是一点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只能任由自己在这里胡思乱想什么事都做不了吗?听见了自己绝望的声音,又藏着一丝不甘,她不愿意坐以待毙,不愿意总是被人牵着鼻子走。

    想了很多,直到脑袋完全模糊了,直到她耳边的吵着她开门的声音变得清净了之后,裴诗语闭上眼,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啊苍,你怎么能将小雨滴一个人留在里面呢?她都没声音了,不会是做了傻事了吧?你赶紧把门弄开啊!钥匙呢?钥匙去了哪里了?”唐夜虽然觉得裴诗语现在没有以前那么可爱了。

    但是他对于裴诗语的关心可是从来没有变过,她永远是他心里最特别的存在。所以她一有事儿他就很是着急,也很慌不择路。

    “浴室的门她从里面反锁了,这扇门和房间的不一样,里面反锁就只能从里面打开。”封擎苍语气之中也有一丝紧张。

    他从浴室出来之后,就直接去了厨房给裴诗语煮姜茶。是想要给她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去冷静思考。没有说是想要为难她怎么样。

    就算是在准备食材的时候,他也是一直注意着洗浴间的。久久都没有听到里面有水声响起,他就开始守在门外了。

    一是担心她一个人在里面太久了不洗个热水澡会着凉,而也是像唐夜说的那样害怕她一个人会想不开做了傻事。站在门外也有一段时间,就算是他叫唤她,裴诗语也不开口应答。封擎苍自然以为是她不愿意搭理自己。

    直到现在都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她也没有声音发出。现在大家都担心她出事了。

    “那怎么办?人也没声,真要是发生了什么,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唐夜是真着急得不行,表情骗不了人。门无法从外面打开,只能想别的办法,最快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把门踹开。

    如果裴诗语真是发生了什么,封擎苍当然也不会原谅自己。更不会为他的过错找借口。所以他用了最直接了当的办法直接用脚踹开了门。

    而且还是一脚下去,仅仅这么一下而已。就把门给踹开了,让人不由得联想到,如果他的这一脚若是踹在了人的身上,那该是多么沉痛的一脚!

    看到裴诗语滑落靠在了浴缸边上,身上还穿着那套湿漉漉的衣服。现在已经有一些变干了,半湿的状态,三个男人都着急的冲了上去。

    是封擎苍开的门,也是他第一个来到她的身边,一个公主抱就将她从冰冷的地上给抱了起来。

    唐夜却是因为双手空空的连裴诗语的手都没有碰到而和封擎苍较劲,他不开心的冲着封擎苍道:“你到底能不能照顾好她?她的身体那么虚弱,你还让她一个人在这里面坐在冰冷的地板上那么久,而且地板还是湿的,你是想要害死她不成吗?啊苍,我一直都觉得你办事很利落干脆,也没有做不得不好的地方。但是我现在想说的是,照顾小雨滴的时候,你能不能认真一点?能不能尽心尽力一点?看到她这样你才会满意吗?”

    唐夜口无遮拦的说出了这些责怪封擎苍的话,也是对他的控诉和抱怨。在这一瞬间全部都吐出来了,心里却不觉得畅快,反而是更加的压抑和憋屈。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要亲自照顾这个女孩。真心实意的,不愿意看到她再受到一点点伤害,不管是人为的,还是外力的,但其实她的身世复杂,他有这个心,也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得了她不受一点伤害。

    当他冲着封擎苍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言重了。封擎苍做的也已经足够好了,却还是很难预防那些有心之人的暗害。

    封擎苍没有把唐夜的话放进心里,他也知道唐夜不是故意说这些话的,而是因为过于紧张担心裴诗语了,这是出于对于裴诗语的关爱,所以他不会去计较。唐夜对于裴诗语的情感是微妙的,他也一直都知道,也是在他能够容忍的限度里面,他从来没有做过逾越的事情,用他自己的方式帮守护裴诗语。

    在最开始的时候,是他同意的。现在,他也不会多说什么。

    抱着裴诗语道了卧室,封擎苍腾不出手关门,唐夜和黑子也都跟了进来。但是在将裴诗语放在床上的时候,他就冷冷的向身后的人说了一句。

    “出去。”

    关上门,唐夜的手紧紧的握在门把手之上。他刚才看到了裴诗语的脸通红,应该是着凉了,或许是发烧了。

    想到灶台上还有封擎苍未煮好的姜茶,最后松开了握着门把的手走开去了厨房。

    卧室之内就只有封擎苍和裴诗语。

    “只有在你睡着的时候,不省人事的时候,才会乖乖的听话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宁愿你是醒着对我张牙舞爪的,也不要看到你生病的时候虚弱不堪的样子。”封擎苍已经帮裴诗语换好了干净的衣服。也帮她盖好了被子,但是她除了头和脸是热的,她的手脚怎么都是冰凉的。

    就算是他的手握着她的手许久,她手脚的冰凉也没有得到改善。拿出了体温测量仪封擎苍给裴诗语测了体温,已经是三十八度五。

    马上给华医生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准备好药物还有针剂到家中来,华医生知道有人生病了,医院也正好没有他的事情,也就提前关门收拾好了东西过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到封擎苍家中,却是因为帮一个女人看病。虽然这一点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