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差点擦枪走火-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5章 差点擦枪走火

    所有人的目光简直快变成实物了,刷刷刷的投到裴施语的身上。

    各种情绪都有,有幸灾乐祸的,有担忧的也有不甘心的和憎恨。

    “你们这些人就不知道消停点!你,一会给我好好说话,要是我的位置不保,你们这些人一个都别想继续留在秘书处!”

    吴主任恼怒不已,咒骂了一声,气呼呼的离开。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呢,故意挑衅我和秦木刚的关系,就是为了接近封总,心机可真够深的!”陶悦气得一口牙都快被咬碎了。

    封擎苍的恐女症不是白来的,极少有女性能靠近他。之前吃过大亏之后,更是避之不及。

    很早之前有个女职员,竟然趁着汇报工作,直接脱下衣服欲行勾引封擎苍。

    勾引不成竟然倒打一耙,说封擎苍欲行不轨,想要**她。

    董事长知道之后,大发雷霆,想要把封擎苍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结果封擎苍拿出不知什么时候装在办公室的监控录影带,才还了他清白。董事长因为愧疚,这才彻底放权。

    自打这事之后,封擎苍身边的职业女性更少了,有也是三四十岁以上,已经结过婚的。

    秘书处年轻未婚女职员全都是在自己一亩二分地活动,极少能进入总裁办公室,平时端茶倒水基本都是由男性职员完成。

    她自从来到秘书处,花了这么多精力想要接近封少,全都没有成功。没有想到这个裴施语才刚来了两天,就能单独进入封少的屋子,叫她怎么不气愤!

    这一句话,让大家看裴施语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我又不是神算子,更不是封总肚子里的蛔虫,哪能预测到封总这个时间点过来!”裴施语心里烦躁得不行,完全忘记扮演小白花,直接怼了回去。

    说完觉得还不够,又补了一句:“恐怕是你自己一直想这么做,所以看到这样的情形,才会做出这种荒谬的猜测!”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陶悦恼怒,虽然她的心思大家都清楚,可摆在台面就不太好看了。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钱包还你。”裴施语直接把钱包扔了回去,转身走出办公室,不管陶悦在后面的骂骂咧咧。

    相对在办公室里发飙的样子,裴施语越走近总裁办公室,心里越惶恐。她的心里后悔极了,今天早上干嘛为了耍帅丢下什么过夜费啊!脑子有坑啊,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吗!

    抬起万金重的手,轻轻的在门上敲了敲。房门没有关紧,轻轻的裂开了一个缝。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门突然打开,被一只大手猛的拉了进去。

    ‘砰——’的一声,厚重的门被关起,她被一个高大的身体压在门板上,一只手被高高按在头顶。

    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把她禁锢在男人怀里,让她无法逃离。

    “抬头,看我。”冰冷的声音让裴施语全身打了个哆嗦,颤兢兢的抬头。

    男人幽黑的眼眸尽在咫尺,好像要把人的灵魂吸进去一般。

    “封,封总。”裴施语干笑,想要化解这令人窒息的气氛。

    “过夜费,嗯?”封擎苍低哑的声音在裴施语耳边响起,一字一字重重的打在心上。

    裴施语笑得谄媚:“哈哈哈,那啥,礼尚往来嘛。”

    “礼尚往来?”封擎苍微微眯眼,里面布满的危险。

    两人距离很近,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气息,这让裴施语很想要逃脱。可她被禁锢住,逃无可逃,整个人跟煮熟的虾一样,脸热得快冒烟。

    可她不想示弱,明明是男人先羞辱她的!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裴施语梗着脖子道,心底很是不服气。

    男人看了她一眼,撑在门板上的手收了回来,在西装外套掏了掏,抓住一把钱,塞到裴施语自由的那只手里。

    “还给你。”

    裴施语一个没接住,里面夹着的钢镚掉了下来,跌在大理石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就像早上一样,宛若一个循环。

    “你的‘礼’我还了,公平起见,我送给你的‘礼’也要拿回来。”男人压低头,在她的耳边低吟道。

    裴施语愣了愣,还没等反应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男人竟然伸手扒她的衣服。

    “你干什么!”裴施语挣扎着,不让男人动作,两个人撕扯着,将她的衣服扯得凌乱不堪。

    “你觉得这是对你的侮辱,那我收回这件衣服。”男人冷哼一声。

    裴施语拼命挣扎,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跑到另一边,抓紧领口一脸惊恐:“你别过来!否则我就喊救命了!”

    “叫吧,正好试试这间办公室的隔音效果。”男人浑然不在意,信步走来,如同一只潜伏的豹子,随时要扑上前把她按倒撕碎。

    叫吧,你叫破嗓子也没人救你。

    这句经典台词顿时涌上裴施语的脑子里,差点让她忘了现在的困境,直接笑了起来。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赖!你要回衣服我还给你钱,给你买新的都行!直接扒下来,你堂堂一个总裁怎么做,不觉得丢份吗!”裴施语恼怒道,完全没有想到男人竟然可以这么无耻!

    “不觉得。”男人脱掉外套丢在沙发背上,将衬衫的袖子解开,慢条斯理的卷起袖子。动作优雅极了,可怎么看都带着一种鬼畜感,让人心底一颤。

    裴施语的目光偷偷瞄向大门口,心里盘算着怎么跑到那里去。可男人并没有给她机会,长腿迅速跨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抓住,压倒在沙发上。

    “你干什么!放开我!混蛋!”裴施语咒骂道。

    男人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直接下手去扯她的领口。

    裴施语不停挣扎,咒骂着:“混蛋,快放开我,否则我跟你没完!”

    男人的目光暗了暗,下手更快更狠。衣服被扯掉几颗扣子,露出内衣边缘的蕾丝。她的挣扎如同给男人挠痒痒一样,毫无用处。

    她甚至感受到了有什么硬挺在顶着她的下身,她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愣了一会立马反应那是什么东西。

    “我错了!”裴施语脱口而出,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男人的动作者瞬间停止。

    裴施语眼睛一亮,有门。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裴施语眨着眼,一脸可怜兮兮的望着他,眼底带着乞求和哀求,好似一个小白兔。

    男人低下头轻轻咬了她的鼻尖:“小骗子。”

    裴施语的脸瞬间红透了,整个人好像要快被煮熟了。

    “这次先放过你,如果有下次……”

    “绝对没有下次!”裴施语连忙保证,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非常的真诚。

    “最好这样,这次我只收回利息。”

    未等她反应,男人勾着她的下巴,低头覆唇,碾压流恋,霸道的撬开她的唇,与她唇舌纠缠。

    这个吻带着惩罚性,激烈又深重,让裴施语身心至灵魂都被紧紧禁锢其中,难以自拔。

    刚开始啊还记得挣扎,很快就被这样慑入人心的吻搅乱了所有,脑子变成一团浆糊,整个人被男人带动着,沉浸于这个霸道又甜蜜的吻中,不知今夕何夕。

    封擎苍的手从她的衣服探了进去……

    ‘砰——’的一声,门被猛的踢开。

    “老大,老子回来啦,有没有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