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0章 没有骗你-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30章 没有骗你

    是的!从刚刚有记忆,第一面见到他的时候,自己内心深处就是抗拒他的。这一点不能作假,所以她根本就不可能会自愿与他发生关系!

    确认了这一点,裴诗语对自己也没有那么厌恶了。但是对于封擎苍的仇恶却是真的。特别还是他在说这些话来羞辱她的时候,对她是极大的不尊重。

    早就明白了他不是什么好人,现在更加确认了这一点。也想防着他。

    “不记得了吗?很好,我可以帮你回忆起来。你的身体如美玉一般完美,你的热情如火,每次我们一开始,你都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我占有你。”

    “闭嘴!你给我闭嘴!简直就是满嘴胡言!呸!”裴诗语狠狠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实在不愿意再听下去。

    他所说的这些,她可是一点记忆都没有的!现在任凭他巧舌善辩把没有的说成有的,她也是无法反驳,但是不代表她就愿意听下去。

    “这样就生气了?小语,以前的你可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你可是非常乖巧的呢。只要是我说的,你都会乖乖的听话的。现在这样抗拒我,是因为想要引起我对你的关注吗?如果你还能够像以前那样在我的身下承欢,我就闭嘴。”封擎苍痞痞的着裴诗语,其实他也不想。

    而是裴诗语对他的冷漠无情彻底的伤害到了他,他能够忍受得了的那个度之上了。他已经被她的冷漠压得有些麻木。但是却还是想要接近她,却还是被她推开,总是将他拒之千里之外,才是让他忍受不了的。

    好像是无休无止,没有一点点限度一样,她总是能轻易的伤害到他。是他变得脆弱了吗?不是的,而是她变得狠心了。

    “认为我失忆了什么都记不得了,所以你现在说什么都任由你说了是吗?你觉得你说的都是对了是吗?封擎苍,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我是那么的厌恶你,怎么可能会和你发生什么?趁着我还没有动手之前,劝你最好麻溜的滚出去!”裴诗语被封擎苍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了!

    他说的话实在是露骨,而她不认为自己非常的保守。但是对于封擎苍的话,她想要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小小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大有封擎苍不闭嘴她就一拳头招呼过去的势头。

    封擎苍也注意到了裴诗语的行为,她好像是在极力压抑着自己,她的情绪是完全已经爆发出来了。所以她现在是在压抑自己的暴力吗?真的会对自己动手吗?

    他们之间的爱恋,真的因为迟浩月的出现,而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该怎么办?还能够找得回来吗?

    封擎苍果然闭上了嘴,看着裴诗语隐忍着泪水痛苦的模样,他第一次产生了犹豫和对自己的怀疑。

    是不是真的就找不到了那种刻骨铭心的过往了?裴诗语说忘就忘了,那么他呢?该怎么去面对已经将有他的过去忘掉的她呢?

    所有的伤心在这一刻出现的悲哀面前,都不算伤心。由心而发的悲哀,彻底笼罩住了封擎苍。

    又是安静得知能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的静谧无声。他一瞬都不舍得移开眼的看着她的,想要将她看穿,想要看到她的内心深处都藏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想要解读她脑海之中,为什么会对自己如此厌恶,否认他,否认他们的过去。

    将自己的皮带放好,封擎苍背着身对裴诗语说。

    “我没有骗你,在这里,我们真的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在这套房子里,我们就像每一对平凡的夫妻那样度过简单幸福的日子。洋溢过幸福的呼吸,在这里每呼吸一口气,我都能感受到你的存在。”

    而后就是封擎苍非常不要脸的当着裴诗语的面脱光了衣服,站在喷头底下冲了澡。

    裴诗语是瞠目结舌的把封擎苍的裸背都看了个究竟。也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她做过的觉得最无耻的事情的,虽然是被强迫的,但是她还是觉得辣眼睛。

    她想的事情并没有按照脑子里面的剧情发展下去,而是他自顾自的洗了澡围上了浴巾,又当着她的面自由的开了门径直走了出去。就在他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完全当她是一个空空如也的空气不存在一样,当着她的面居然可以做得那么的坦荡,说白了就是那么随便!

    等封擎苍走了之后,裴诗语才气得牙痒痒的吐出一口浊气。真的是受够了!

    她遇到的到底是个什么奇葩?

    气得坐在了浴缸边缘上,裴诗语又冷得发抖起来。多打了几个喷嚏,还是没有想明白她接下里应该怎么面对外面的那些人!

    “如果你还不能自己洗澡的话,我不介意进去帮你一把!”封擎苍的声音又冷冷而露骨的在门外响起。

    裴诗语以为他洗完澡之后就已经走了,没想到他居然还在门外等着!忽然出声,吓了她一跳,捂着担惊受怕的小心肝,她快步跑到门边,又从里面将门给反锁了起来。现在她确定,这扇门封擎苍是不可能有钥匙进来的。

    虽然安全措施做好了,但是还是非常的不放心。因为封擎苍是如此暴力的人,他又不会对自己客客气气的,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觉得可以放心的就真的能够放心的。

    还要时时刻刻提起精神提防着。

    一声声喷嚏出来,裴诗语觉得自己是真的受凉了。鼻子也开始痒痒的,眼睛也有些发烫,脸上也有一些热,头昏脑涨的感觉就是这么突然间出现的。

    但是她可不愿意在这里洗澡,她不知道,等她把衣服脱了之后,那个流氓会不会忽然闯进来。

    就这样干坐着,裴诗语动都懒得动。满脑子都在想着迟浩月,不知道他的情况有没有变好,她真的是担心得什么事情都不想做。很想逃跑去找迟浩月,但是她知道自己想要逃跑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