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8章 在你的眼中就如此的不堪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28章 在你的眼中就如此的不堪吗

    从来没有见过那么任性嚣张的裴诗语,唐夜差点被她气死。

    但是他也知道曾经的裴诗语有多么的美好,会忽然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一定是受了迟浩月那个家伙的挑拨。他们之间在这短短的数日内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他们一律不知。也不敢深入去想。

    害怕想到自己无法接受的事情,会伤害到自己弱小的心灵,害怕自己想的越深对裴诗语不够信任产生了怀疑,所以不敢去深入探索。

    “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你父母的消息吗?等你洗了澡,喝了姜茶睡一觉醒来没有生病的话,我就带你去看他们。”封擎苍淡淡的说,没有因为裴诗语的无理取闹而生气。

    当听到封擎苍说要带自己去见她的父母的时候,他脸上的那种平和却不似假装,裴诗语忽然有些慌了起来,也不知道封擎苍想要捣什么鬼,他明明就知道她的母亲已经死了。又怎么还有父母可见?

    难道是他们在密谋着什么吗?裴诗语想不明白,但是她知道,现在绝对不是去见那所谓的父亲的时候。封擎苍忽然提出这个提议,可能是在试探自己呢。

    “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伤害了我的好朋友,我不会听你的话!见什么父母?鬼知道你是不是又编出了什么胡话想要相信你?之前有那么多机会你都可以带我去,为什么不带我去?忽然之间想要对我示好,不知道你在预谋着什么!”

    裴诗语是把对封擎苍的不信任彻底演绎了出来,说话的时候她也不心虚,这些话她就是当着封擎苍的面说才有效果。

    反正她现在失忆了,又因为迟浩月而和他彻底决裂也是正常发展的情况。所以她也不害怕封擎苍会怀疑自己已经恢复了一点点记忆。

    “我现在在你的眼中就如此的不堪吗?”封擎苍双手插着兜,他做不到满不在乎她的话,她对他任何不好的,他其实都无法忍受,却不会对她发火是真的。

    “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还来问我对你的看法有意思吗?”裴诗语就这么和封擎苍两个人对视着。

    最后是封擎苍败阵,又折回了卧室里给她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裴诗语看封擎苍这个行为觉得有些诡异。

    她一路上说了那么多刺激他的话,羞辱他的话,他怎么就不生气?难道迟浩月的猜测都是对的?他对自己真的有感情?而且还是可以极大程度上忍受得了她撒泼的那种?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就更加可怕了。简直就是一个变态啊!他怎么能够做到这个样子?

    难道封擎苍真的已经给忘了吗?他可是有未婚夫的人啊!爱她吗?可笑,他现在这个情况就是脚踏两只船,而且还是经过了他的未婚妻还有他的岳父母都同意的!

    想想都觉得全身恶寒不止,来自于对心底对封擎苍的嫌恶,裴诗语都不愿意再和封擎苍有丝毫牵扯了。

    现在不得不待在他的身边,分分钟的都让她想要逃跑。

    之前无数次想要说服自己,只有待在他的身边才能够复仇,能够将他们全部扳倒的这个想法真正的实施起来是如此的艰难。最困难的就是先过了心里的这一个关卡。

    裴诗语不是对于自己的信念摇摆不定,而是太难了,她只有一个人,想不到好的办法去对付这些人啊!现在又要面临去见那些张口就会吃人的所谓的亲人,她更是恐惧不已。

    “你平安回来了,我答应过你父亲会带你回家的。还有就是,你消失的这段时间,你的父母都非常着急,也一直在找你。而且你母亲也急出了病来了。所以非常有必要带你回去一趟。”封擎苍解释道。

    他不愿意和裴诗语在一个话题上发生争执,任何事情也可以为她妥协。只要她在自己的身边就好,看着她平安无事就好。

    “我的父母是谁?为什么之前不来看我,我不见了就去找我?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不知道。你是一个有前科的人,我不会轻易相信你的话!所以不管你想带我去哪里,想要叫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听!”

    裴诗语还是拒绝了封擎苍。

    面对那个从未蒙面的总统父亲,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她害怕自己一见了那人她就会控制不住自己质问他,为什么要害死自己的母亲!

    到时候她还没有得到答案,可能就会变成了他枪下的亡魂了。

    “小雨滴,你现在说的话字字都是带刺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们,这几天的时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不是迟浩月胁迫了你?拿什么来威胁你就范,所以你才会变得那么偏激的?”

    “发生什么?呵呵,我知道你们都以为我会在这段时间内有发生什么事情,觉得是迟浩月绑架了我!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并不是,是我自己跟着他走的,我和他是好朋友,而且他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不是你们口中的十恶不赦的坏蛋!如果不是你们伤害了他,我也不会那么讨厌你们!现在很直白的告诉你们,正是因为你们伤害了我的朋友,才会让我如此厌恶你们!以后不要再问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们造成的!”

    裴诗语现在除了想笑就是想笑,这些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还要能演啊。

    她变成了什么样,难道就和他们有关系吗?还是说之前的自己,是一个乖乖女,在他们周边游移,取得了他们的对她的好感,从而打消了他们想要利用自己的想法了吗?

    现在表现的那么关心自己的样子,让她感到作呕,也不想和他们继续演戏下去。

    “既然你说他是你的朋友,那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你还记得吗?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就将我们所有人都给忘了,独独记得他一个?”唐夜又问道,这才是他心中最大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