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7章 冻死病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27章 冻死病死

    “你的事自然与我有关,他是死是活我不管,但是因为他而让你受了伤,我一定会让他偿还。”封擎苍本不想和她争执这些,两个人隔了那么久的时间,好不容易团圆了,现在又出现了重大变故,他想要压制自己的负面情绪,全心全意的为她考虑,但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着他的感官,就让他受不了。

    “你除了会拿他来威胁我,你还能做些什么是人能做的事儿?我从来没有见过你那么卑鄙的人!”裴诗语愤恨不止,她也从来不知道,有一天她会恨一个人恨到头皮发麻,说话的时候嘴巴都颤抖的地步。

    曾经的短暂美好,就如昙花一现,过眼云烟。

    现在她和他除了针锋相对,连说一句话都无法继续下去。

    “从你的口中竟然会出现这个词。呵呵,真是新鲜。”说实话,现在他越来越想知道迟浩月到底对裴诗语灌了什么毒药了,怎么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对他好,还是如此的盲目的那种。

    难道她真的就一点都看不到自己对她的感情了吗?他的好,她也通通都给忘了吗?此刻封擎苍是找不到答案的。

    “卑鄙只是说得最轻的一个比喻,你以为你有很好吗?口口声声说他是恶魔,你又是什么?你就是一个杀人如麻,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惯犯!一条鲜活的生命在你的眼前就如无物一样毫无温度!”

    裴诗语说的是越来越过分了,而封擎苍也只能闭着嘴听着。此时若不是在开车,他一定会用自己的嘴堵住她满口胡话的粉唇。

    曾经两人忠贞不渝的爱情,封擎苍现在算是明白了,裴诗语是彻底给忘了。也不会再试着想起了。

    她对他的恨,全部都源于他伤害迟浩月有多么重!现在他有些后悔了,后悔没有一枪直击迟浩月的脑门,没有彻底除掉这个麻烦精,没有彻底以绝后患,杜绝她对他的念想。

    封擎苍不说话了之后,裴诗语也闭嘴不言。她才不会主动和这个臭男人说话,她的脑子里都在想着迟浩月,离开已经从一分钟到半个小时到五十分钟,她还在车上,也不知道封擎苍会带她到哪里。

    不管去了哪里,她都不会忘记迟浩月的。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已经被送到了医院了?医院离他家那么远,现在赶去还来得及吗?再加上他的旧伤,会因为这些携带了病菌的雨水而感染发炎吗?源源不断的担忧全部汇集到了裴诗语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她也不想将她对他的担忧给撵走。

    整整从迟浩月的家中离开了一个小时之后,裴诗语终于被封擎苍带回了他们之前住的那个家中。

    一回到家中,封擎苍就用钥匙锁住了门。屋内也只剩下了黑子还有唐夜。黑子是奉命守在了大门那里。不让裴诗语有逃出去的机会。

    唐夜则是守在了裴诗语的身边,封擎苍则去了卧室,给裴诗语找来了两件干净的换洗衣服,一身连衣裙,还有一件薄外套。

    拿出来之后就递给裴诗语对她道:“你全身都湿透了,先去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的衣服。我去给你煮姜汤驱寒。”

    就如裴诗语从来没有离开过那样,他对她依然是温柔以待,处处以她的身体为首要着想。而她既然是离开过这里,封擎苍再怎么想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也是不可能的。

    这不是他一个人一厢情愿就可以的。裴诗语接过衣服,却是狠狠的丢在了地上,还用脚踩了两下,仰起头恨恨的看着封擎苍无畏的挑衅道:“我才不穿你给我的臭衣服,就算是冷死冻死病死,我也不会听你的话!你识相的最好是不要管我!”

    “我不会让你死的,也不会不管你。”板着脸封擎苍看着裴诗语踩在脚底的衣服,虽然看着是平常的衣服,但是这些都是高定的服饰,裴诗语的衣服每一件都是价值不菲的,也是他为她精挑细选的。当然也有她亲自设计的。

    唐夜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从裴诗语还在迟浩月的家中的时候,对他们就表现出了不屑一顾还带着嫌弃的眼神的时候,他就觉得裴诗语变了。

    现在她是明目张胆毫不掩饰的把她的厌恶都表现在了脸上,不管是对与封擎苍,还是对于他们这些曾经的朋友,都是一种沉痛的伤害。

    但是这些都不是最可气的,最令人痛心和生气的是裴诗语竟然这么不拿自己的身体单当一回事儿。她生气事小,时间久了就会忘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了。但是她的身体却是最重要的啊。

    本来她的体质就差,在加上又淋了雨,到了家中她都还在瑟瑟发抖的环抱着自己的手臂,嘴唇也被冻得惨白了,还在硬撑着不愿意接受封擎苍对她的好。

    这怎么可以呢?两个人的感情算是彻底破裂了吗?因为一个外人?!实在是看不下去,唐夜不得不开口厉声对裴诗语说道:“小雨滴,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个样子让我们感到痛心。你不仅伤害了你自己,也同时伤害到了关心你的家人们啊!”

    “家人?呵呵呵……”

    听到这个暖心的词语的时候,裴诗语心里划过的却是凄凉一片。她怎么可能体会得到家人是什么?她的母亲都已经死了,而她的父亲也是一个虚伪的人,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总统大人。她连见都没有见过一面,他们就想方设法的要害自己。

    现在居然还好意思和她谈什么家人?这岂不是太可笑了呢?正因为觉得足够可笑,裴诗语忍不住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让人看着有些癫狂。

    笑着笑着,裴诗语就道:“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需要你们来管我!如果你们想要试图控制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的话,我也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