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 迟浩月,你还好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24章 迟浩月,你还好吗?

    裴诗语收紧的肩膀微微耸动,她真心不忍留迟浩月一个人独自面对这些,却又忘记了。她如果离开了之后到了封擎苍身边,她自己也是一个人啊。

    因为裴诗语的关怀,迟浩月也乱了方寸,他的心此刻空空如也,满脑子都在回响着她说的,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这是她想要对自己表达,她对自己的在乎,已经超乎了生死,她可以牺牲自己去保全自己吗?是这样吗?她的表情是如此的悲切,她的关心一点都不作假,满眼都是他在雨中的倒影呵。

    这一刻,迟浩月有一种冲动想要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就这样天荒到地老,不再管那些恩仇旧恨,他想和她长相厮守。

    此刻脑子空空,这个想法一但生成,他就很难再放手。

    两个人面对面着,他能看得到她的眼里流下的泪,不是雨水。想要伸出手,想要捧着她的脸对她温柔的说,“别哭,等事情结束了之后,我们就在一起吧。”

    可是这样的话,他不能现在说。再想说,也需要忍着。但是现在眼睁睁的看着裴诗语一个人在雨中哭泣多有不忍,况且还是因为他的原因才会落泪不止的。还是想要将她拥着,给她少许的慰藉。

    “五。”

    封擎苍在数数的时候,他的声音是坚定有力的。

    毫不怀疑的,他是在场那么多人之中,内心最挣扎最难受的一个。如果不是多加考虑裴诗语的感受,害怕他的突兀会惊扰到她,他一定会按照自己以往的方式去将她直接抢到身边。现在他不能这样做,因为她变了,变得陌生了,变得他也不认识了。

    却也使得他更加的小心翼翼,想要重拾她对他的真心。揭开她藏在心里的谜底,只有这样,才能了解到,她到底是什么原因改变的。

    越是冷漠,伤他越深。她和迟浩月之间的难分难舍上演得愈来愈真实,他却不愿意相信,她对他已经动了情。

    “四。”

    嘴上依然在不停的数着数,虽然都有一点间隔的时间,给裴诗语去考虑过了,但是他还是想要她能快一点过来,她可能不知道,多一秒钟的等待,都会让他如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难忍。

    他手上的枪也变得沉甸甸的了,他并不想有一天会出现这个场面。如果裴诗语不能快点做出正确的决断,他真的会无法再控制住自己胸膛肆意乱撞的怒火了。醋意横生,看着裴诗语的眼也是刺疼着的。

    “三。”

    封擎苍的手已经微微有些发抖,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情况。握着一把冰冷的枪械手居然会颤抖,他还在犹豫,他还在等她的回头。

    “迟浩月,你一定要多加保重。一定要早点把伤养好,要按时吃饭,我忘记交代厨子们你都喜欢吃什么了,因为我也不是很懂。到时候你有想吃的,记得和厨子们说。他们都是很不错的人,会给你做好吃的。一会儿回去了记得吃药,淋了雨,伤口可能会发炎。”

    “小语,别说了。如果你不想去,就不要……”迟浩月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张口打断了裴诗语未完的话。

    但是他的话也没有说完,裴诗语又打断了他的,她说:“迟浩月,再不说我怕以后没有机会再亲口和你说了。我恨时间太短,很多事情都没有交代完毕。但是你一定要照顾好你自己,我会平安无事的,也会想办法与你联系的。别担心我。”

    “我真的走了……”

    此次的告别宛如一次生离死别一样让人痛心和不舍,迟浩月再顽强的定力,也抵制不住裴诗语的柔情攻势了。

    这些话如果换在平时,迟浩月可能不会往心里去。现在这个场面下,是她含i着泪说出口的才显得那么的真实无助,再也坚持不下去,迟浩月扔掉了手中握着的伞,单手环着她的腰将她用力抱在了怀中,受伤的手虚抱住她的肩膀。

    将她的头埋进了他的胸膛里,她的泪暖暖的隔着单薄的衬衫她也能感觉得到她流不止的泪水。多么的让人心疼怜惜。

    她一直都不明白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就如大家说的那样,并不是一个好人。而且还是一个手染无数鲜血的恶魔,她怎么就这样走进了他的心里,轻而易举的扰乱了他的心弦呢?

    一只手的力度足够将裴诗语揉进体内,裴诗语和迟浩月两个人在这一刻都忘记了,此刻他们还没有解除危险,还有一个满目通红,眼球都布满了红血丝的男人憎恨的看着他们紧紧相拥在一起的身影上。

    迟浩月在裴诗语的耳边轻轻的说:“小语,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你想说的我都知道,等有机会了,我们再……”

    “你不知道,还有很多关于我的,你不知道的事情,我想要告诉你。”迟浩月打断了她的声音,虽然他还是很想听。

    “砰!”

    一声刺耳的枪声响起,天空也同时打了一道响雷,那道很大声的枪声也被这道雷声给盖了过去。

    “嗯、”

    裴诗语听到了迟浩月突然闷哼了一声,他的身子也向后退了一步,抱着她的手却更加紧了。那枪声,裴诗语听到了。她准确无误的感觉到了,她此刻抱着的男人正浑身都在发抖着,他好像在极力忍耐着。

    “封擎苍!他怎敢!他怎么敢!”喃喃出声,裴诗语的脸埋在迟浩月的胸膛上,手却将迟浩月的腰环绕得更加用力。

    本来就失血过多,导致身体有些虚弱,现在又被雨水淋了,嘴唇都变得有些苍白。感受到裴诗语用力的抱着自己,迟浩月就算是中了这一枪,也觉得无憾了。

    肩膀上的疼痛,因为她的这一个拥抱,都变得不那么深刻,反而是她的温暖传递到他冰冷了二十多年的心里。让他这颗被寒冰囚禁了多年的心渐渐的化冰。

    “迟浩月,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