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3章 唯一的亲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23章 唯一的亲人

    忽然天空飘下了细细的雨点,然后在数十秒之后,雨点渐渐变大,打在裴诗语的脸上还有一些痛。肌肤过于娇嫩,被雨点打到,也很有感觉。

    顷刻间就是倾盆大雨从天而降,还是炎热的夏天,因为下了这么一场大雨,忽然变得清凉无比,淋久了还会让人在雨中瑟瑟发抖呢!

    保镖很快就拿来了一把雨伞,迟浩月伸手接了过来,一只手帮裴诗语撑起了雨伞,而雨伞本就是单人的,他为了让裴诗语不被雨淋湿。自己的身子全部站在了伞外,他的身子也很快就被雨打湿i了。

    当雨水被隔绝在外的时候,裴诗语扬起了头眼睛向上看,是一把雨伞为自己遮住了雨水。而为她撑伞的人就是她身边的这一位天下无双的迟浩月。

    但是裴诗语却没有觉得感动,没有因为迟浩月暖心的举动而暖到心,而是拔凉拔凉的。

    冲着迟浩月,裴诗语大声骂了他:“你是傻子吗?你的手还受着伤没有好呢!怎么能够淋雨呢?要是发炎了怎么办?你自己就是一个医者,为什么还做这么愚蠢的事情?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

    清脆而充满担忧的声音,就算是在这滂沱的大雨里也是那么的清晰。她将自己的关心全部给了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而他却对自己的身体一点都不关心。

    看到裴诗语差点就急哭了,迟浩月却是伸出自己受伤的手温柔的抹去了她脸上的雨水,她的脸都被雨水打湿i了呢,她的发也全部贴在了脸上,脖子上。

    因为裙子也被雨水淋湿i了,她姣好的身躯也因为这一场雨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之中。封擎苍的眼神格外的炙热,特别是她黏着那个男人那么近的时候,他差点就冲了上去。

    看他的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抚摸的时候,他的内心翻江倒海,似有什么彻底被打翻了,盯着还停留在裴诗语脸上的那只刺目的手,他在雨中怒不可遏的吼道:“拿开你的脏手!”

    这一声吓得其他人都打了一个冷颤。

    唐夜其实也觉得迟浩月的那只手特别的碍眼,但是他却晚了封擎苍一点,没有发作出来。而是由封擎苍去说。

    他的女人,就该由他来守护。总是要他来出面,到底算什么?

    迟浩月在听到封擎苍这一声的时候,也只是嘴角带笑的看了他一眼,又将目光放在了裴诗语的脸上。

    心中非常的畅快,看到裴诗语如此的关心自己,对封擎苍不管不顾,是如此的畅快!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悸动。就算是被封擎苍怒喝,他也觉得他的话,一点用处都没有。

    而迟浩月满不在乎的样子。是彻底的激怒了封擎苍。

    从黑子的手上抢过他的配枪,封擎苍上了膛,用枪直接指着迟浩月。

    “我再说一遍,拿开你的脏手!不要碰我的女人!”封擎苍这次的声音也足够大声,在雨中也能够震慑到在场的所有人。

    而当他的枪举起来的时候。一直在门口站着的那个保镖的手也动了一下,看了迟浩月一眼。迟浩月却依然笑着,也没有听封擎苍的话,完全当他是在自言自语。

    裴诗语却被封擎苍的疯狂举动给吓坏了,她赶紧把迟浩月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下。又把伞推到了头顶,让他完全挡住了雨,而她的身躯就暴露在了雨中。

    大颗大颗的雨水依旧不留情的打在她的脸上身上,她用自己的身子挡在迟浩月的身前。眼睛已然被雨水打得睁不开了,但是她还是倔强的看着封擎苍的枪头,对着他说:“封擎苍,你答应过我的,不会伤害他的!”

    “没有!我说的是,如果你还在他的身边,我不保证自己会不会杀了他!如果你真的为了他好,想救他,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考虑。从里面走出来,我绝对不会为难他!直接带你离开!”封擎苍回应裴诗语的话。

    他的心已经那么痛了,小语,能不能不要再帮那个坏人说话了?你知道不知道,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他是想要将你从我的身边把你抢走啊!你不要被他蒙蔽了双眼。

    这样的话,封擎苍是不会说出口的。他是如此自傲的一个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会开口说没有底气的话。特别还是当着迟浩月的面,他更不会去诋毁迟浩月。

    有些事情,他心里明了就好。不说不代表不知道。

    “我说过了,我在你的身边不开心!你一定要逼我么?”裴诗语的声音在这一刻尽显苍凉,也让封擎苍彻彻底底的了解到了,裴诗语此时此刻对他说的是内心深处最真实的话,不是骗他的。

    难道她在自己的身边,真的有那么不开心吗?和他在一起,真的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了吗?为什么?就因为自己犯过一次错……

    “十。”

    封擎苍心中有万千思绪,却没有回答裴诗语的话,毅然决然的开始默数起数。

    “迟浩月,对不起,我不能继续陪着你了。你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万事小心。我会想办法说服他,会让他同意我来找你的。”面依然对着封擎苍,嘴上却轻启,两个人的距离足够近,裴诗语悲伤的话语,全部都传入了迟浩月的耳中。

    “九。”

    他一手撑着伞,受伤的手却还是用力的握成了拳头,“小语,他的人已经走了,我们还有那么多保镖,可以放手一搏。”

    “八。”

    “可是他有枪!他现在掌控着我们的命运!”裴诗语沙哑着声音说出了这一点,也是他们应该直接面对的最重要的一点。

    “七。”

    “六。”

    “我可以保护你离开,冲出去,我会让他们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难道你忘了吗?四海皆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外面哪里有安全的地方?除了去到他的身边,我不敢再冒险。在这个世界上,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能拿你的性命去挑战他的忍耐力!他就是一个暴徒!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裴诗语已经是泪流满面,奈何大雨之中,谁也看不见她落了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