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2章 并不开心,你也要将我囚禁起来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22章 并不开心,你也要将我囚禁起来吗?

    封擎苍想的是,她可能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对她的挂念。但是没有关系,他还会一如既往的深情下去,只要她一直在,他便会一直爱。

    “留着这个人,以后他要是利用了小雨滴,让他的分量在小雨滴的心里变得更重要的时候,你会觉得,就算是被她恨了也比看她受伤要好。”

    沉默了几秒,封擎苍知道唐夜说的是什么意思,他能想得到的,他也会想到,每一个结果他都接受不了。但是他现在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再被裴诗语恨上了,想要进她的心已经如此困难,怎么还能做她不喜欢的事情。

    终有一天如唐夜说的那样,他也会冒死守护他的爱人。

    “都退下!”唐夜也是对封擎苍没有招了,既然他要一意孤行的话,那就让他任性下去好了。

    他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最后的选择权还是在封擎苍的手里。毕竟裴诗语才是他的未婚妻,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就看今天之后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在得到了唐夜的命令之后,那些拿着枪指着迟浩月脑袋的人全部都后退了十步,也将手里的枪放了下来。

    裴诗语显然没有想到,封擎苍会乖乖听自己的话,居然真的叫这些人全部都把枪放下了。她还以为封擎苍又想说好听的话糊弄自己来着、他这么干脆,还让裴诗语差点反映不过来。

    但是也只是片刻,看到那些人都退后了之后,将枪放下还是稳稳的握在手中。如果想要杀他们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裴诗语又补充了一句:“我要你叫他们把枪都收起来!而且还要让他们都开车离开这里!”

    “不行!除非你跟着我们一起走,不然我不会让他们离开!”那样做已经是唐夜的极限了,他不会让大家都置身危险之中。而他现在也有些怀疑了,是不是裴诗语被迟浩月抓住了弱点,被迟浩月给威胁了,所以她才会那么傻乎乎的让他们做这些傻事儿?

    怀疑的盯着迟浩月,唐夜现在已经产生了这个怀疑,但是又不知道裴诗语有什么弱点是能够让迟浩月抓着不放的。

    如果是他们的话,这个可能性会比较大,但是刚才裴诗语和他们说了那么多话,一点都没有体现出他是关心他们的。处处都是围绕着迟浩月,仿佛,迟浩月才是她最在乎,在关心的人!

    “小雨滴,你是不是被这个家伙给掐住了软肋,是不是他威胁你这样做的?我们都在这里,你和我们说实话,不要害怕!”唐夜也不惧怕迟浩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会有什么小动作。只要他乱动,他手底下的人,顷刻间就可以将他的头射成马蜂窝!

    “你怎么就是死性不改?我都说了,他是好人!是我的朋友!不会做伤害我的事情!你一定要说他的坏话的话,你也走!”裴诗语真的是生气了。

    本来这个话题都已经过去了,唐夜又给扯了出来。气得裴诗语牙痒痒的,恨不得直接冲上去给唐夜这个缺德的几拳头,让他知道她的厉害!

    封擎苍可不想看到裴诗语这么关心迟浩月的样子,在裴诗语还没有彻底与他们决裂之前,他又叫那些人都开车离开了。

    “啊苍!你能不能清醒一点!如果小雨滴真的是被威胁的,兄弟们都走了,谁来救她??”唐夜还想阻拦封擎苍,不想让他做出不够清醒的决定。

    总之在他的眼中看来,此刻的封擎苍眼里就只有裴诗语,觉得她的失而复得是难能可贵的,她说什么都能让他乖乖就范。

    “已经按你说的做了,到我身边来。”封擎苍放轻了语调,很是温柔的看着裴诗语,对她说道。

    魅惑的男声时刻都能让人觉得悦耳。裴诗语就曾经被封擎苍如此好听的声音迷惑过。但是她现在可不会。

    看到封擎苍真的听了她的话让那些人坐车离开了,她悬着的心也才回到原位上。偷偷松了一口气,也看了一眼迟浩月。两个人对视眼里好像是在互相鼓励。

    裴诗语利用了封擎苍对她的感情,轻而易举的就让封擎苍撤了手底下的人。迟浩月的生命安全也暂时得到了保证。

    但是她却不能够确保,等她真的跟着封擎苍离开了,他会不会又来杀个回马枪对迟浩月下属呢?这一点也很是担忧。

    “封擎苍,为什么你一定要我到你的身边去?我完全不记得你了,我对你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啊!你就不能放过我,让我待在自己喜欢待的地方吗?”

    “我爱你就好,你现在记不起没有关系。以后会想起的。但是如果你敢待在他的身边,那么我不能向你保证自己是否可以忍受。现在已经是我的极限,我不想做让你恨我的事情,尽量妥协是为了让你回到我的身边,而不是眼睁睁的看着你喜欢别人!”

    封擎苍现在已经能够确定,裴诗语的心里是有迟浩月的。因为她看着他的眼神,和曾经看他的时候是如此的相似。

    正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封擎苍才会害怕。害怕裴诗语一言不合就离他而去,就算知道这个男人十恶不赦,他也不愿意做伤害到她的事情,不愿意看到她不开心。

    还记得,封擎苍其实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而他此时此刻却说出了这么多的话,让她有些感触。不过却不能够让她心软。

    “就算是我在你的身边,并不开心,你也要将我囚禁起来吗?”裴诗语面无表情的看着封擎苍的眼睛问他。

    其实就算是看着封擎苍的眼前也没有用,她根本就分不出封擎苍说的哪一句话是真的,哪一句话又是假的。她只知道,他是自己的仇人,说的就算是真话,她也不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