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1章 终有一天会后悔-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21章 终有一天会后悔

    很想直白的对封擎苍说一句,“死心吧,不管你存了什么心思,早点打消吧!”

    但是裴诗语不敢,她还不敢和封擎苍摊牌。如果是她一个人的话,她或许会不在乎生死,现在不一样,她有要保护的人了。她不会不顾及迟浩月的。

    等了许久,看到唐夜还有黑子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就是没有继续张口说话,裴诗语不由得在心中冷笑一声。就知道这些人故意诽谤迟浩月的。他们连迟浩月是谁都弄不清楚就说他对她有不轨之心。

    现在给他们机会做个解释,说明一下他到底有什么坏心的,他们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了!说来说去,就是想要继续骗自己呗。

    “给了你们机会解释清楚的。是你们自己说不出来。所以在我还没有彻底发怒之前,请不要诋毁他了!”裴诗语咬牙切齿的对着在场的所有人说。

    而封擎苍也被裴诗语不对劲的话将眼光吸引了过去。迟浩月也同时转身看向了裴诗语,在两位大神的这场战役之时,以彼此同时移开目光而告一段落。并没有分出个输赢。

    目光在裴诗语说出那句话的时候锁定在了她的身上,封擎苍的胸口上有一种酸涩的味道。就算是吞一口口水,都觉得难受异常。

    在她一直为迟浩月说话的时候,他的心早就乱了分寸。疼痛难忍,他的心脏四周就如被一根长满了倒刺的荆棘围住了一样,只要跳动一下,他的心脏就会碰到周围尖利的倒刺,毫不留情的扎进他的血肉之中。

    这种感觉,封擎苍现在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只知道,心的地方,很痛很痛,痛到无法正常呼吸。明明就已经觉得压抑得不行,喘气也异常的困难,但是他现在也不敢用力吸气。

    “从你被他带走了之后我就一直努力寻找你的下落。后来抓到了他的一个手下,迟浩月他手上的伤是我打的。我本以为他会去医院就诊,没想到他竟然如此能忍,受了那么重的伤也没有去医院。让我找你的时间也延长了一些。”

    “我知道是你打的,那又怎么样?又能代表什么呢?你抓了他的人,就不能让他去救人吗?”裴诗语在听到封擎苍亲口承认了是他弄伤了迟浩月的时候,差点就咒骂出声。但她却不是如此冲动的人,她知道现在手无寸铁,不能和他们对战。

    “你可知道他并不是为了救人,而是……”

    “是我让他去的。没错,是我让他去的。因为我想知道在我离开之后,你会有什么样的反映。刚好我遇到了他,所以就和他一起演了一出戏,我让他尽量配合我,也利用了他来帮助我。我非常感谢他,如果你真的觉得有什么错的话,那都是我的错。”裴诗语冷静异常,她说话的时候,一双漆黑的大眼看进封擎苍的眼中,让自己做到封擎苍会相信她说的话。

    她现在真的有很大的怒火,憎恨这个虚伪的人。一切都是他挑起的,他还能够装模作样的说别人。要说他不去当演员真的是可惜了。

    就他这样的演技,绝对能够拿下影帝的桂冠!

    “小雨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知道我们找你都找疯了吗?为了你,我们……”

    封擎苍抬了一手,示意让唐夜不要继续往下说了。

    “你执意要为他说话,那我就信你的话。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选择相信。现在闹够了,跟我回去。”封擎苍明明就知道裴诗语说的不是真话,但是他因为爱她,最后还是选择妥协。

    如果她不愿意将事情闹大的话,那他就依她。但是并不代表,他会放过迟浩月,对他的调查会一直继续下去,不会中断。直到把他的老底全部都给挖出来,他会让他的丑陋的那一面完完全全的暴露在裴诗语的面前,也证明自己今日说的并非谎言。

    “叫你的人全部离开,不要拿着枪指着我们!”裴诗语再一次提醒封擎苍,他现在的行为严重引起了自己的不满。

    “好。你们先走。”

    “啊苍!你疯了!你忘了这个人是什么人了吗?让兄弟们都走了,谁来保护你,要是他反扑,我们怎么办?要全部都交代在这里吗?”唐夜被封擎苍的决定吓坏了。

    他和唐佩还有石晓晓都是因为眼前的那个男人下的手,才会有今天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我相信小语,她不会让我们陷入绝境的。让他们先走吧。”封擎苍依然选择相信,看了裴诗语一眼,又看了迟浩月一眼。

    迟浩月是一个城府非常深沉的人,到了现在,他几乎是没有开口,但是他却能让裴诗语处处维护他。这就证明了他的手段了得。

    封擎苍也很相信,自己若是不让他手底下的人放下枪的话,她肯定不会听自己的。也不会放下对自己的戒备,如果他的妥协能够换来她的一点点信任的话,那他为什么不选择这样做呢?

    唐夜对封擎苍的决定不敢认同,他觉得封擎苍是真的疯了,两步走到他的身边,刻意压低了声音在他的耳边说道:“将人杀了,直接带走不就好了!你这样做,终有一天会为你的退让而后悔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与他交手过!心里比谁都要清楚百倍!”

    “到了现在你还看不出来吗?如果这样做,会让她恨上我。也会恨你,恨这里的所有人!”封擎苍也小声回了唐夜。

    裴诗语和封擎苍是隔着一扇大铁门的,这门没有开,谁都不能进出。所有隔着的距离也算是有一点远,也听不到这两个大男人到底在耳语些什么。但是看到他们表情严肃凝重的样子,裴诗语就觉得他们肯定是在商量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特别是唐夜的眼光还非常不善的睨了一眼她身边的迟浩月,她就觉得有些不安,或许这里两个人已经在商量要怎么将迟浩月杀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