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腹黑白莲花-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4章 腹黑白莲花

    陶悦的脸色十分难看,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却不能说出来,否则就不好交代了。

    裴施语的话要是传了出去,她肯定会落个欺负新人,喜欢以领导自居的名声。

    前者还罢了,后者……

    至少在吴主任这,那就是找死!

    “你乱叫什么呢!我让你泡个咖啡,你怎么这么多事!”陶悦直接吼道,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因为愤怒,变得有些狰狞。

    “啊,原来你没升职啊!看起来不像啊,你比吴主任还有范儿呢!”裴施语惊诧极了。

    秦木刚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语气里充满了嘲讽:“看来我们这里有个人很想取代吴主任啊,平时还藏着掖着不承认,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原来心底的算盘打得还真精。职位没变,地位变了就行。明面一套,背后一套玩得还挺溜。”

    “陶悦,你真行啊,官瘾竟然这么大!没升官就给自己加封一个,使唤起人来还这么像回事,架子摆得挺足啊。”另一个女同事附和道。

    “我什么时候说我要取代吴主任了!你们别乱给我扣屎盆子!”陶悦急了,这话也太毒了,传出去,她就不用在秘书处混了。

    女同事点了点头:“也是,架子比吴主任还大,哪瞧得上这么个位置。毕竟,是大小姐的闺蜜呢。”

    全办公室的人,顿时都哄笑了起来。

    陶悦气得整个人都在抖,看到裴施语这个肇事者完全置身事外,像只无害的小白兔一样,更是气恼不已。

    “裴施语,你是不是故意的!”

    “陶前辈,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完全是根据公司规章制度和员工行为准则想问题和办事的,难道是秦前辈给我的资料不对?”裴施语一脸茫然,目光投向秦木刚,就像一个正在探索的新人。

    她长得很干净温和,相对于有些歇斯底里,平时就表现得很刻薄的陶悦,更让人觉得亲近,况且她确实是一个新人。

    “陶悦,你平时工作不认真就算了,现在还故意欺压信任,诬陷其他同事。真以为你有靠山就可以胡作非为了吗,你别忘了,这是秘书处!”秦木刚沉着脸,冷冷开口。

    “秦木刚,你别给我上纲上线!明明是这个女人给我下套,你们眼睛瞎了没看见吗!”

    裴施语静静的站在一边,一副不在状况里的样子。

    “得了吧,你什么样大家心里都清楚,别给我那装模作样。”

    “我平时怎么了!秦木刚,我告诉你,你今天不给我把话说明白了,我跟你没完!”陶悦吼道,随即转头指着裴施语破口大骂:“还有你个贱人,我还真小看你了。今天的事都是你惹的,别以为你就能置身度外!”

    “陶悦,一大早你在闹什么呢!”吴主任走了进来,脸沉得跟墨汁一样。

    陶悦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连忙跑过去哭诉:“吴主任,他们联合起来欺负我!”

    声音柔弱无骨,听起来特别的委屈。

    “胡说八道什么呢!”吴主任黑着脸,呵斥道。

    陶悦以为他又像平时一样故意摆架子,做出一副公正的样子,便是没有理会。

    “吴主任,这个新来的裴施语才刚来就勾引了秦木刚,他们狼狈为奸,故意诬陷我,想要把我挤出秘书处!他们知道我是你的人……”

    “闭嘴!”吴主任怒斥,直接打断她的话,脸色黑得跟锅底似的。

    陶悦不可思议的瞪圆眼,不明白今天吴主任怎么不像平时一样站在她这边。

    “让她说下去。”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后面想起,大家往后一看,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刚才被吴主任挡住了一般,所以才会看不见。

    他缓缓走了进来,强大的气势瞬间将整间办公室给震慑住,屋子里顿时安静得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裴施语听到这声音只觉得头皮发麻,把自己缩成个鹌鹑,偷偷的躲在别人身后,暗搓搓的想要偷偷溜走。

    男人怎么来这里了!他不在自己的总裁办公室,来这里做什么!

    “封总!”秦木刚第一个反应过来。

    陶悦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心底的喜悦涌了上来,眼泪彻底给收了回去。

    想要近距离接触封少,非常的不容易,她必须要抓住机会!

    刚才她没有失态吧?她的妆容有没有化掉?今天她穿得是不是得体?

    陶悦迅速调整,很快摆出一副娇羞的样子,头微微侧了侧,这个角度是她最美的!

    “封总……”含情脉脉的看着这个容貌冷峻身材高大的男人,声音仿佛甜腻的棉花糖。

    “继续说下去。”封擎苍看都没看她一眼,不动声色的寻找那个身影。

    陶悦愣了愣,说什么?哦,对了!

    “封总,其实也没什么啦。只要能在封氏工作,多大的委屈,我都能忍。”陶悦摆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

    封擎苍扫了她一眼,陶悦的心差点没跳出来,他注意到我了!她就知道这招肯定会让男人高看她。

    “说!”

    封擎苍的声音冷冷的,重重的敲在每个人的心上。

    陶悦以为是男人要为她说话,期期艾艾的开口:“是,是。我派任务给这个新人,结果她偷懒没有完成不说,还勾结其他人一起来诬陷我。”

    秦木刚皱了皱眉,出生辩解:“封总,并不是这样,是她欺负新人,我看不过才说了她两句。她不服气,就在这冤枉人。”

    “秦木刚!封总在这你还血口喷人,你这人怎么这么坏!”陶悦怒道,眼眶红红的,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

    “封总,我真的不是这样子的人,我好心带着新人一起工作,没想到竟然会被这么误会……”

    陶悦容貌娇美,声音媚意十足,欲哭欲泣的样子忒别的诱人。胸前高耸的汹涌,更是因为粗喘气在上下起伏着,让人忍不住把目光投到那去。

    封擎苍却连一个眼神都欠奉:“那个新人在哪里。”

    裴施语面前的同事,非常自觉地移了一个身为,露出身后的她。

    众人的目光全都投在她的身上,其中一道更是炽热得背后都快烧出一个洞来。

    “封总。”裴施语干笑。

    “你,到我办公室来。”

    封擎苍冷冷丢下一句话,直接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