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0章 旁观者清-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20章 旁观者清

    这两位都拥有逆天的盛世美颜,同时也有很多很多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有成事业,站在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上掌控着许多人的命运。

    封擎苍的凌厉的眼神并没有让迟浩月退缩,也直接迎了上去。两位大神的对视,瞬间电光火石。这两人都是自带王者之光的人,一对上就不会那么轻易结束。无声的战役就此开启。

    唐夜对于裴诗语的顽固,也是显得有些束手无策了。他好说歹说,将迟浩月这个人的坏处都告诉了裴诗语,为什么她忽然就是不听自己的了?就是因为失忆造成的,让她对他们都产生了疏离感?不信任他们了吗?

    那为什么她会记得这个迟浩月,为什么她会知道迟浩月是她的朋友,宁愿跟在迟浩月身边。处处帮助他说话,将他的话当做耳旁风。唐夜此时只觉自己的头是一个头两个大。无力感沉重得压抑着他全身。

    裴诗语觉得唐夜的问题非常的可笑,她为什么要相信他们呢?她现在除了迟浩月的话,不会相信任何人的话。因为只有迟浩月是和她站在同一阵营上的,只有她不会对自己不好。对她没有企图。

    “他是我的朋友,我自然相信他。这句话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你不会是耳朵不好,或者是脑子不好吧?这么简单明了的话,还要问来问去的!”裴诗语现在就是要将自己的脾气全部都暴露出来。

    她要让这些人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柔柔弱弱的会任他们玩弄。更不会对他们听之任之,自己也是有自己想法的人。

    “小雨滴,你、你你怎么可以对我说这样的话?”唐夜被裴诗语这么一说,除了震惊还是震惊,他的小雨滴向来都是一个善解人意温柔可爱的女生,今天怎么会对他说出这样的话?

    对他冷嘲热讽不说,态度和以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难道她忘了,就算是她失忆了,他们也曾经对酒当歌,也曾重新认识过,开怀大笑过吗?这些,也就是前段时间发生的啊,怎么能够忘得了那么快?

    这样的变化,太匪夷所思了。就像是戏剧那样假,一个人怎么会变得如此陌生,陌生到唐夜都怀疑,她还是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裴诗语了。

    但是他认识他那么多年了,非常清楚,她当然就是他的小雨滴。

    “你老是诋毁迟浩月,他也没有招你惹你!为什么你就可以当着我的面说我朋友的坏话,为什么我说几句重话就会让你受不了?你既然有这样的感受,就应该知道,不要轻易说别人的不是,这是礼貌,也是人品!”

    现在这些人还拿枪指着他们的脑袋,迟浩月的危险还没有解除。如果他们不愿意放了迟浩月,还要这样双方一直耗下去的话,那她就奉陪好了。

    “黑子,你帮我说两句话。我们都是小雨滴的好朋友,你和她说说我之前说的那些话是诋毁还是真实的!我说的她不信,你帮我劝劝她。”唐夜的心彻底被裴诗语给伤到了。

    她真的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重话,今天一而再的打击自己。先嘲讽自己,后又说他的人品有问题,他到底是为她好啊!担心她会在这个坏得不行的男人手上发生意外。也害怕他会利用他在乎的人。

    可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裴诗语压根就听不进他说的这些,换了封擎苍说,她也不愿意听。看来还是这个迟浩月有手段,将裴诗语骗得团团转的啊。

    “如果你也想要说迟浩月的不是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开口了。就算说了我不也不想听,就算是不得不听,我也不会信你们说的。我的朋友我自己最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你们还要继续说他的坏话的话,那就别怪我的嘴上不饶人!”

    裴诗语依旧是不依不挠的,她觉得唐夜自己说不过自己,又不愿意叫那些人把枪放下,本就是一个非君子的做法。

    静闭上了眼,她说完了一长串的话之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天气本来就很热,再站在太阳底下和他们说了那么多,紧张害怕的情绪交叠在一起,戒备也丝毫不敢松懈。

    明明知道,如果封擎苍一声令下,就能让他身边的那些黑衣人开枪,将他们的脑袋打个稀碎。但是她还是想要继续活着,能争取一点就要继续争取下去。

    “裴小姐,唐少爷说的真的一点都没有错。你的这位朋友心思不纯,他接近你是有目的的。”黑子看大家把这个局面弄得那么僵,又是唐夜开口让他帮一把了,他也不会推脱。

    大家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在这里守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能够将裴诗语平安的带回去的。当看到她的时候,大家都幸存侥幸,觉得她还活着就是万幸了。

    在大家都以为见到她之后硬战一场,就能将人带走。现在却是她自己不愿意走,要说这里面没有猫腻,谁会信呢?

    “他心思不纯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比他更纯的人了!还说迟浩月接近我有目的,你们到底是安的什么心?为什么一定要把错都怪在他的身上!我都解释过了,是我自己要跟着他走的。你们就是不信!好,既然你们不信,又一定说他有目的,那请问,他接近我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他到底想要做什么,你们这么信誓旦旦的说他不是好人,那就拿出你们的证据来证明你们所言非虚吧!如果有足够的证明,我就相信你们的话,乖乖跟你们回去!”

    裴诗语觉得这些人演戏真的超级到位的!

    她不过是封擎苍的棋子一枚。是他报复的对象。她现在那么暴躁,脾气又糟糕透了,他也看到了。为什么还不让她走呢?

    不想与他有任何的关系,看不惯他盛世凌人将人不放在眼里的自傲。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会跟着他走,就是吃定了她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