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9章 这个男人很危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19章 这个男人很危险

    “他很危险,你不能留在这里。”低沉性i感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声音比起迟浩月的温润来,虽然冰冷,却是格外的悦耳。封擎苍还是没有叫唐夜的人将枪放下,那些人持枪的动作就一直维持着。

    不过也只是声音好听而已,说的话却不让裴诗语苟同。在她的心里,就没有比封擎苍更危险的人了,而且他们这些人还再三诋毁迟浩月,让裴诗语生气。

    “在你们的眼里他或许很危险,但是他对我从来没有恶意,他是我的好朋友,我不会允许你们伤害他的。如果你们想要杀了他的话,那就先杀了我好了!”

    “小语!休得胡说!”

    迟浩月也没有想到,裴诗语居然会维护他到这个程度,当即一个箭步闪身到她身前挡住她娇小的身躯,用自己的鲜活的身躯来保护她的安危。

    “我没有胡说,我说的都是认真的。你什么都没有做,他们还污蔑你,我怎么能让我的朋友被人诋毁呢?你看没看到他们带了那么多人来,还拿着枪指着你,根本就是想要杀了你。如果因为我跟着你来到这里,给你引来了杀身之祸的话,那我就赔你一命好了!”裴诗语发自肺腑的对着迟浩月道。

    “放开她!”封擎苍看到迟浩月的手居然放在裴诗语的肩膀上,怒火一下就全部释放了出来。冰冷的气息,直达迟浩月还有裴诗语。

    空气忽然因为封擎苍的这三个字而变得稀薄了起来,裴诗语也轻轻的颤抖了身子。封擎苍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人,明明就是很平常的三个字,从他的口中i出来,就变成了威胁,还有不听他的话,就可能会死的那种感觉。

    迟浩月却没有将手从裴诗语的身上拿开,而是转背着身说:“想要带她走,也要让她心甘情愿跟着你走才行,不然就算是杀了我,用我的命来威胁,我也不会退让。当然,如果你觉得这是一个男人会做的事情的,不想被她看不起的话,你大可用我来威胁她。”

    迟浩月毫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让裴诗语倍加感动,也更加觉得迟浩月就是一个傻子,一个疯子,一个为了她什么事都敢做的大蠢猪!

    也让她更加觉得心疼了。就是因为有迟浩月的保护,她才会如此懦弱,不敢和封擎苍正面对抗的。她不敢拿迟浩月的生命去开玩笑,不敢拿他的生命去挑衅封擎苍的狠辣。

    “小语,跟我离开。我不会为难他。”封擎苍知道迟浩月这是激将法,他本不该吃这一套。但是现在裴诗语就是不愿意跟着他走,他也不会强迫她的。

    因为已经为她做过一次主,才会让她失去记忆,离开他的,这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刺。扎在心里,怎么都拔不掉。犯错一次就够了,不能再犯第二次,不然他也不会原谅自己的愚蠢的。

    裴诗语拿下了迟浩月的手,走到他的身前,也学他那样,用自己的身体去保护他,可怜兮兮的看着封擎苍,红唇轻启,她说:“我说了不想跟你走,我想在这里,你一定要这样为难我吗?封擎苍,我们本来就没有关系,放我离开,有这么难吗?”

    裴诗语见自己的强硬不能让封擎苍放手,只能用怀柔政策,看看封擎苍会不会因为这样而有所动容。

    如果是这样还不行的话,只能想其他的办法了吗?

    “小雨滴,你说错了!你和我们都有关系,和你身后的那个人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啊苍说得对,这个男人真的很危险,是你没有了解他的所作所为,被他骗了,所以才会将他当做好人的。快乖乖听我们的话,离开这里。”唐夜忍不住打断了这两个人对话。

    但是却因为嘴巴太快,说了一些让封擎苍不喜欢的话。

    冷冷的扫射了唐夜一眼,唐夜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马上就改嘴道:“我的话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啊苍才是你的未婚夫,跟着他回去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我们都是你的朋友,那个人和你是没有关系的,他刻意接近你,肯定是有见不得人的企图。会伤害到你的,所以你不能够留在这里。”

    说了这些话,唐夜又想了自己有没有说错。确定没有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说他会伤害我?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相信!看到我现在好好的,你们才是真的失望了吧?!”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迟浩月不好,彻底让裴诗语爆发了。

    她无法再忍耐迟浩月被别人乱说,他明明就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在这些真正的坏人眼中就是十恶不赦的人吗?如果他真的想要害自己的话,为什么自己会好好的站在这里呢?这些人分明就是故意的,想要挑拨她和迟浩月之间的关系。

    然后将她带走,再继续骗她,想利用她。最最让裴诗语愤恨的就是这一点。

    突然爆发出来的裴诗语大声说话的样子,没有了平时的优雅,没有平时的温婉,视他们简直如仇敌一般。意识到这一点,唐夜心中才升起了一股不妙感。

    他不假思索的问道:“小雨滴,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怎么可能会希望看到你受伤?你到底受了这个男人的什么蛊惑?为什么才短短几天,你就变成了这样,一点都不相信我们!”

    唐夜都已经发现了裴诗语的不对劲,而封擎苍自然也是发现了。她好像确实变了很多,看他们的眼神也非常的不友善,就算是自己已经从她的记忆中消失了,也不该用这样的眼神仇视自己不是吗?

    而且明明惹怒她的人是唐夜,为什么她却会带着恨意的眼神看自己?而不是看唐夜,难道他也做错了什么吗?比起唐夜的不妙,封擎苍心中的猜测更多一些。眯着眼犀利的眼神看向迟浩月,想从他的身上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