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8章 虐待小雨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18章 虐待小雨滴

    就在刚才来的路上,迟浩月就提醒过自己,如果想要保命,就要继续假装失忆的样子,还不能被发现。想要报仇更是要找到一个好的时机,才能下手,不能让自己陷入绝境,不然他会随着她一起的。

    “唐夜,他不是恶魔。他是我的好朋友,我们曾在国外的时候相识,他此次回国就是想和我叙旧的。”裴诗语直接告诉唐夜,因为她觉得唐夜在说迟浩月是恶魔的时候格外的刺耳。

    贼喊捉贼。

    谁才是真正的恶魔,他们心里有数,这会儿还想来挑拨她和迟浩月之间的关系。如果她会相信才有鬼了。

    因为裴诗语说出来的话弄得瞠目结舌,在他们的眼里,迟浩月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大概知晓的。这样的人,怎么会是裴诗语的朋友呢?不敢置信,唐夜更是害怕裴诗语到这个时候还看不清人心险恶。

    走近大门,唐夜对着空气伸出手,冷笑着,斩钉截铁的对着裴诗语道:“他怎么会是你的朋友?你不知道他都做了什么事!是不是他和你说了什么好听的话骗你?你太单纯了,你呆在他的身边实在太危险了,快过来,我们带你离开。”

    “我知道因为我忽然离开对他有所误解,但此事与他无关,是我自愿跟他走的。这几日在这里我很好,也很开心,并不想跟你们走。”裴诗语也镇定自若的回答唐夜,也直接将自己的想法明说出来。

    但是她知道,就算她这样说了,他们也一定不会听自己的,就算是用强的,应该也会带自己走的。

    她眼中的封擎苍可不会那么容易就放过自己,一定会多加为难的。

    “小雨滴,你自己在说什么你知道吗?才几天,你就被这个人给洗脑了吗?我们才是你的亲人,这个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你提起过,怎么可能会是你的朋友?你不要听信他的鬼话,赶紧过来。”唐夜也开始着急了。

    裴诗语要留下来的决心肉眼可见,她眼中的坚定已经证明了她真的是想要留在这里的。如果她在这里的话,那就是继续留她在一个危险的恶魔身边,这是谁都不会允许发生的。

    他当然不是我的朋友,而是我的未婚夫!而你们根本就不是我的亲人,是我的仇人!杀母玩弄我的感情的大仇人。人面兽心的家伙,还敢和我说迟浩月的坏话!这才是最可恶,最不可饶恕的!这些话是裴诗语心里第一时间想要说出口的话。但是她知道,她不能说。

    她可以做无理取闹的事情,却不能将自己已经开始慢慢恢复记忆的事情告诉这些人。不然对她对迟浩月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我想在哪里就在哪里,你们管不着。在这里吃好,喝好,小日子过得也很舒坦,我愿意在这里,不愿意跟着你们走。难道你们还想强人所难吗?”裴诗语冷冷的道,一点不将唐夜放在眼里。

    好像就是一个陌生人那般无所谓,就算他一直表现出了非常担忧她的安危的样子,她还是不为所动,坚持的说法。

    “封擎苍,你是不是虐待小雨滴了?为什么她不愿意跟着我们回去?你赚了那么多钱,是不是没有给她花?还是发生了什么让她对你产生了误会?”明显的敌意,唐夜切身感受到了。

    既然是唐夜都能感觉到了裴诗语的敌意,而他封擎苍当然也能感受到。但是自从裴诗语和自己说了一句话之后,都一直由唐夜和她交谈。

    他也没能插上一句嘴,就静静的在旁边看裴诗语忽然的变化。虽然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是非常的抗拒自己,对他也是多有冷淡,但是也没有像现在这个样子那么抗拒。短短数日,她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有此变化的。现在封擎苍还不能够确定裴诗语到底怎么了,但是他会利用往后的时间继续去查个究竟,他也会弄明白这个迟浩月接近裴诗语到底想做什么。

    “封擎苍你哑巴了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对小雨滴不好了?她不是你的未婚妻吗?为什么不愿意跟着我们走了?!”唐夜是看不下去了。

    他们来这里的原因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接裴诗语回去吗。现在看到人了,封擎苍怎么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呢?还一言不语的,看着让人直替他干着急。

    裴诗语想笑却是笑不出来,看到这个唐夜自导自演的上演着一出戏码。确实有够滑稽的,难道他们对她做了什么,心里没有点数儿吗?还有当着她的面装模作样的,以为这样她就会相信了吗?

    到现在,她说的话,都没有让那些人放下枪,那些人的枪就指着迟浩月的脑袋。裴诗语心里害怕这些会对迟浩月下杀手,还是强忍着镇定。

    天知道她这样忍着,看着这些虚假的嘴脸,她有多么的难受,想要放弃,却还要坚持下去的那种煎熬,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直说不出口的折磨。

    “封擎苍,你不让你的人放下枪吗?”再问一次,裴诗语眼神有些闪烁的看着封擎苍。不敢与之对视,因为他的眼神从远远的时候她从里面走到此处的时候,他炙热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自己,那种炙热的感觉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会把自己烤熟。

    以前他好像没有用过这样的眼神看自己,裴诗语记得不请处理。他们争吵的时候还挺多的,相处的时候也很平常,自己也没有惹怒过他,也没有对他做过特别的事情。现在却是怎么了?

    难道真如迟浩月说的,他是喜欢自己的?所以才会用这种想要吃人的眼神看自己吗?

    被看得有点累,又不能退缩,和可怕的人做斗争真是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