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6章 不愿意出去见他-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16章 不愿意出去见他

    碎发经过迟浩月的巧手被整理得整齐不少,不过在因为这只温暖的手划过她的肌肤之后,带着一种温暖的酥麻感,明明是整理头发而已,却让裴诗语展现出了小女人的那种安分感,在这个时候出现,却也毫无违和之感。

    这轻轻的抚摸,也顺便平复了裴诗语的紧张感,久久她才听迟浩月将他想说的话全部都说完了,她才更加安分乖巧的环抱着他的精腰。

    小脸埋在迟浩月的胸膛里,裴诗语发出闷闷的哼声,她说:“就没有见过一个人这么没羞没臊的夸赞自己聪颖的。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呢。”

    裴诗语的动作搭配上她的话,已经向迟浩月证明了她渐渐放松,不再紧张到不能思考。在这个时候还能有心思开玩笑,就足够了。

    他现在不需要再将她留在身边,只要做到将她推回封擎苍的身边,就能够让剧情继续发展下去,在这上面迟浩月还需要加一把劲儿。

    “你虽然在我的手里,却丝毫无损,就算是封擎苍找来了,他看到完好无缺的你,也不会当面发难与我的。所以不需要担忧我的安危。而且就算是他发难于我,我也有对策,所以更不需要担心知道吗?”

    “你这么有自信,我若还是不相信你。不是显得我太小心眼,总是往眼子里钻了吗?反正好话都被你说完了,我只能选择相信你了。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好好的,只要这样就够了。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裴诗语知道到了这会儿,她该怎么做。

    但是为了让自己没有那么多牵挂,她必须要得到一个承诺。一个来自于迟浩月的承诺平安的。

    “一定会。”

    “那就好,那就好”连续说了几句相同的话,裴诗语一遍又一遍的呢喃道。不管是敷衍还是真的可以做到,她的心里都需要有一份念想。

    “他已经在外面等很久了,是不是该去将他迎进来了?”其实保镖已经多次来报了,不过他说过一句让他们把门守着,不让人进来。那些保镖也在极力这样做。

    只怕再不出去迎人的话,封擎苍就会没有耐心继续等下去直接开战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可不想再和封擎苍动刀动枪的让裴诗语见到了不好。

    “虽然告诉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但是还是不愿意出去见他呢。”即使这样说,裴诗语还是放开了迟浩月的怀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让自己看起来光鲜亮丽一些。

    这段时间,除了吃就是睡,虽然睡得不够安稳。但是吃的还是很好的。裴诗语也长胖了一些。看起来气色也是不错。

    迟浩月也不催她,他知道现在只有裴诗语能够做自己的决定了。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淡定一些。只要将表面的功夫做得足够到位,她总会自己下定决心的。

    果不其然,裴诗语很快就转身向大门的方位走去。以为她还会继续做一些心理斗争的,那么快就走了,迟浩月真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难过。

    这样坦率的走出去,是不是因为她的心里其实还是想要见到封擎苍这个人的呢?迟浩月不敢去深究,是或不是,与他都没有太大的干系了。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想要报仇的**。越是要看到那些曾害过她的人悲惨下落,他就会越兴奋,成功与现实时时刻刻都是衔接在一起的。只差数步之遥,他就能够达成所愿。

    曾经有多那么多次的成功,不管是在哪个方面上,他都做得极致完美。成功过得次数太多了,他反而觉得这是本就该如此的,后来就没有了新鲜感。

    直到现在,他的渴望是如此的强烈。看到裴诗语步伐不稳的走在自己的前面,就算隔着一段距离,也能够听得到她的心跳频率很快。

    终于知道什么不安了吗?这只是刚刚开始,裴诗语,封擎苍,凌非岩,施怡,你们毁我了她,我也会让你们失去最珍贵的东西。

    封擎苍为什么没有直接冲进迟浩月的家中,是因为他还有自己的考量。他知道,自己到了这里,迟浩月这个善于利用络科技的人,一定早就知道了。在他刚刚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看家门的狗也一定去向他汇报了。

    所以他不急,这处别墅,他已经调查过。要想出去,也就这一个大门可以直接离开,没有别的出口。所以就在这里等着,他总会出来的。

    但是唐夜却是急得不行,一直在旁边问封擎苍为什么还不杀进去。忍得他差点暴走违抗封擎苍的命令,虽然他们是兄弟,两人之间也没有命令这一说。他还是差点就自己擅自做主了。最后在黑子的劝解下消停了下来。

    “封总,已经过去了三十五分钟了,难道我们真的要在这里继续等下去吗?您就不怕给他们这么多时间准备,他们会有诈吗?”

    黑子也很着急,他不久之前还刚刚劝说了唐夜,久了他也没能忍住想要马上进去一探究竟。

    封擎苍始终没有开口,而是翘首看着迟浩月家中,那条落满了树叶的路。他在等,他知道,迟浩月不会让他等太久的。

    就这么不言不语的继续等,让所有人在一旁看着都暗自焦急,都想不透封擎苍怎么会到了这个时候还有如此好的耐心。明明最该着急的人就他才对,现在他是皇帝不急,他们这些人倒是为他着急得不行。

    唐夜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也不理会封擎苍了。走到黑子身边就扬言道:“你别再拦着我,你看看你老板,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再这么等下去,黄花菜都要凉了。他就不怕小雨滴是被那个贼人挟持在内吗?真是气死我了!”

    字字句句都透露出了唐夜的急切。黑子之前还能够淡定,现在也觉得唐夜所言在理。如果裴诗语真的是被挟持在内的话,那他们还在这儿干等着,真出了什么事儿该找谁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