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5.第1815章 因为你就是我的全世界-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815.第1815章 因为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想要去告我们,也要等你有机会出得去再说。你和我现在还有劳务合同,算你在这里一辈子,都不会有人知道。”迟浩月才不理会她的大喊大叫。如果是裴诗语不在场的情况下,刚刚许如扑过来这一下,已经被他一脚踢飞了。哪里还能让她在这里继续嚣张跋扈的闹下去。

    “小语,既然她不愿意说,那我们还是走吧,让她自己在这里呆着。看到她都觉得污了眼。”

    听到迟浩月的话,裴诗语猛然抬起头。这是他听得迟浩月说的最难听的一句话了。平时的他总是温润如玉的,从不会因为谁而生气。算是她无理取闹也好,他也不会生气,只会为难他自己。

    现在他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自己过于激动和不安也影响到了他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是她的不好。

    “好,我们走吧,不问了。”裴诗语走到迟浩月的身边,牵着他的手,两个人当着趴在地的许如的面,恩爱如常的大步走出去,一刻停顿都没有的。

    难道他们真的这样走了?不想知道她没有说的话了吗?这到底算什么?来和她施威过后离开,当她许如是什么?

    许如看到这两个人走的时候,心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火气噌噌噌的往串。又马想到了,如果他们这样离开,自己有可能会永远被关在这里没有自由。慌忙从地爬了起来,冲去抓住裴诗语的衣尾。

    裴诗语被忽然冲来拉住自己的许如吓了一大跳,动弹不得马回头看了一眼,瞪着大眼珠子,裴诗语怒喝一声:“你干嘛?放手!”

    “你们哪里也不能去,必须要把话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要把我关在这里?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许如从死死的拽着裴诗语的衣尾到抓着她的胳膊,只是转变在裴诗语一个转身完成了。

    迟浩月并没有冲动的将许如推开,而是握紧了裴诗语的手。而裴诗语感到了迟浩月手里传递的力度,也回以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已经给过你机会坦白,你自己不愿意说的,也不能怪得了我们。保镖哥哥,还麻烦你帮我把这个疯女人拉扯开,她抓着我了。”裴诗语强忍着许如给她带来的疼痛,淡定的叫了一声外面的保镖。

    本来在门外守候,裴诗语一叫,人进来了。保镖来二话不说的一个个掰开许如的手指。

    “这里没有你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为好!”许如眼见自己的手变空,她恶狠狠的盯着保镖警告了这么一句。

    “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迟浩月说得对。多看你一眼都是污了自己的眼。”裴诗语也非常没有礼貌的留下这么一句,牵着迟浩月一起离开。

    再留在这里,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和许如动粗,她可不想变成像许如这样的疯女人!

    “很生气?”等到了客厅,迟浩月看到裴诗语依然是气呼呼的模样,小脸嘟嘟的,知道是鼓着一口气在嘴巴里,始终没有吐出来。

    “没有,是觉得自己太过渺小了。遇到这么一点小事,居然会六神无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太笨了,脑子也不开窍,想不出好的办法去解决问题,让我感觉心情很是烦躁。”裴诗语说的也只是一半,心里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出来,害怕迟浩月会更加担心。

    “我们午才谈过不是吗?该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的,不需要逃避。”将她环抱在怀,迟浩月心想的是,这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再这样抱着她了。

    她的馨香,不知以后还会不会有机会再嗅到。她的发香,也是他最喜欢的味道。重重吸了一口气,嗅入更多的馨香。

    “你知道我担心的是什么,我不是害怕我自己怎么样。而是你,我担心的是你,如果你因为我的而受到了伤害,我会一辈子内疚,一辈子记在心里的。”

    最难过的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乎的人受到伤害,她不想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才会那么害怕的。她真的不害怕再回到封擎苍的身边,她会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的。但是迟浩月不行,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看着又那么的单纯善良,留他一个人在这里,以后他该怎么办?

    眼里闪烁着一种名为担忧的东西,裴诗语的双眉蹙起,离开了迟浩月的怀抱,她的眼里此刻只有他一个人的存在。

    “傻丫头,别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毫不作假的担忧他的安危,不想想自己吗?离别即将到来,迟浩月也更加心疼这个倔强的小女人。

    她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的不同。

    如果她能够坏一点,如果她能够不要那么关心自己,他会更加狠心的对她的!

    “你总是这样说,都是在骗我!想要安慰我!大家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像是一个疯子,神经病!怎么可能会让你好好的活着?你别再骗我了好吗?迟浩月,你别老是只为我考虑了好吗?也请你多想想你自己!”

    一手捧着裴诗语的脸,让她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自己,迟浩月深情的看着裴诗语的眼睛,他对她说:“傻瓜,因为你是我的全世界。一切都以你为先。如果你不能好好的,那我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只要看到你好好的,我心满意足了,遇到任何的难题,都会有解决的办法的。请你相信我,相信你的未婚夫不是一个无能的人,他也很有智慧,也可以为了你而抵抗黑暗的力量。不让他所珍惜的未婚妻受到伤害。”

    不知道为何,裴诗语因为迟浩月说的这些话,变得安心了下来。

    迟浩月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他或许真的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只是自己和他接触的时间太少了,她还没有从那么多杂乱的思绪意识到,在她身边守护着她的这个男人,是多么的优秀,能力又有多么的出众。

    看到裴诗语默默不语的仰望着自己,眼里出现了信任的种子,会心一笑。迟浩月轻轻地抚摸着裴诗语的头,将她的发丝整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