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4.第1814章 她不愿意说-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814.第1814章 她不愿意说

    而现在许管家也不再是许管家,她马要被炒鱿鱼了,只是一个背叛主人的叛徒。

    “裴小姐,我出去了一趟而已,时间也不多久,来回半个多小时,你觉得是我去见了何人?我之前说了,我只是去苗夫人家里看看门牌,谁都没有见过了!”许管家这会儿虽然害怕,但是也觉得自己被误会得太深了,对于裴诗语如此不讲礼貌的问她问题,她回答的也特别的坦荡。

    迟浩月见了许如确实不像说谎的样子,但是裴诗语却没有意识到她自己目前正处于一个惊慌的状态里。

    之前所表现出的勇敢和坚强,好像因为封擎苍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她的节奏。

    “小语,你先坐下休息一下吧,我来问她。”迟浩月走到裴诗语的身后,一手受伤,只能用不受伤的手拍她的肩膀,让她知道他在她的身后,遇到问题也不需要着急。

    “迟浩月,她不愿意说。”

    “我看到了,没关系,我会问清楚的。我们不要急。”小声的安抚裴诗语,像最细心的男友。

    “好,我不急,我刚才确实太着急了。那交给你,我在旁边看着好了。”迟浩月有磁性的声音能够轻而易举的安抚到裴诗语的激动情绪。乖乖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双眼不离许如,紧紧的盯着她。

    仿佛是不看着她不安心那般,许如被裴诗语这么盯着,她的眼还有一些恨意,让许如非常的不习惯,因为之前看到温顺可爱的裴诗语的时候太多,忽然看到她性情大变,实在是想不通。

    “许如,我知道你去了苗家,还见到了一个开着法拉利的男人,男人样貌出众。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你现在只要告诉我,你和那个男人说了什么?”迟浩月一言点重点,裴诗语屏住呼吸静待许如的回答。

    迟浩月对裴诗语的好,许如都看在了眼里。正因为都看在了眼里,才让她觉得迟浩月和裴诗语现在特意跑来给她难堪的。

    她什么事都没有做,是出去了一趟,至于这样对待她吗?还跑来这里秀恩爱!简直了,呵呵呵。如果说之前她还有害怕的话,那么许如现在心只想冷笑,而她的脸也在不断的加深冷笑的弧度。

    她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凭什么迟浩月对裴诗语有那么好的态度呢?她却不能得到迟浩月的青睐?如果得不到迟浩月的青睐,那么她在外面和别的男人说了什么,又与他们何干?难道她的私事这两人也要加以干涉吗?

    心里是万分的不满,生再大的气也无处可发,但是这口气咔在胸腔内,许如想吞也吞不下,况且她也不想吞下这口气!

    “我和他说了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你们?今天你们害得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了颜面,当着这么多人将我抓起来,还让他们对我误解那么深,我许如以后还有脸在这个行业里混吗?”

    几句话将自己所有的不满都道明。许如知道她现在已经彻底和迟浩月裴诗语撕破了脸皮,算是自己再乖乖的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她即使是犯了很小的错误,迟浩月也一定会让她尝到最大的苦头。心的不满越来越大,说话的语气也越来越冲。

    这个时候的许如和裴诗语第一次见到的她截然不同,那个时候的她是温婉有礼,见人也是非常谦恭的,现在呢?

    为什么人会有那么丑陋的一面,自己错了还不想改过,她给过她机会的啊。迟浩月说让她走的,她知道她生活可能不是很好过,所以算是她当着自己的面勾引了迟浩月,她心里不爽,也还是将她留了下来,让她继续这一份工作。

    算是她的态度可能不是那么的友好,她的这一份心思也是为许如考虑过的。为什么她还要向封擎苍去透露她的消息呢?

    “许如,你不说也可以。不过你不交代清楚的话,那你别想出这个门。说了之后,你还能马离开。”迟浩月知道这个女人是个葩,她时而变这个样,时而又变那个样。不过不管哪个样子,都是非常的不讨喜,都是那么的让人厌恶,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的那种。

    在她试图勾引他的那一天起,他已经觉得这个女人浑身都散发着恶臭味,现在勉强自己和她说话,都是一种难受的忍耐。

    “你们这个是犯法的!你们没有权利将我囚禁在这里,我会去告你们!”激动异常,许管家忽然站起身,冲到迟浩月的前面,想要抓住他的衣领对他表露出强悍凶狠的一面,迟浩月怎么会让她得逞,微微一闪身,许管家如一只狗一样匍匐在地。

    摔在地的许管家膝盖直接撞到了地板,又是穿着高跟鞋,脚也崴了,生疼生疼的叫出声。

    因为许管家被迟浩月的话气得不行,心里觉得迟浩月以为她不说话将她关在这里,脑子里终究都是一句话不断的出现。

    这两人的眼到底还有没有王法?国家的法律对他们都无用了吗?

    裴诗语看到许如忽然出现这个壮举,也是吓了一大跳,害怕迟浩月受伤的手会被许如给撞到,到时候再大出血,麻烦了。

    站起身想要拉住许如,始终是没有她的速度那么快。在看到迟浩月轻松的闪到一边没有被许如撞到,她提到嗓子眼的小心脏才慢慢放了下来。

    许如已经趴在了地,裴诗语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冲去推了一把许如,语气也平时更凶了一些,她气呼呼的对着许如说:“许如,你到底想干嘛?现在我们还算是好好和你说话,对你也算客气!你还想要伤害迟浩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