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3.第1813章 他来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813.第1813章 他来了

    唐夜听到封擎苍的话,彻底懵了,他怎么又枪了?诧异的问道:“我没听错吧?一个管家,你叫我帮你保平安?这里那么多人,随便派一个送她回去都行,为什么偏偏是我?啊苍,你是不是故意瞧不起我的?”

    “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现在看起来都你有用一些。你去最合适,要不是她,我也不会那么快找到小语的下落。要不要送她,你自己看着办吧。”封擎苍话放下了,是因为担心唐夜的伤势还没有痊愈所以才想让他做较安全的事情。

    如果唐夜自己不愿意,他也不会勉强。他本不是一个善于表达出自己情感的人,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他的极限。

    “小涛,你来送这位大姐回去,送回去以后留在那里保护她,有什么再发信号。”唐夜最后还是决定留在此和封擎苍一起并肩作战。

    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大家心里也有一个谱。封擎苍不善于表达,他又何尝不是?他会关心自己的安危,他又何尝不害怕封擎苍出事?如果对手是一个简单一点的人,如果不是迟浩月的话,他们也不需要出动那么多人手,也不需要封擎苍亲自出马,轻轻松松能够解决问题。

    但是现在他们面对的是迟浩月,这个令人发指的恶魔。

    “是。大姐,劳烦你在前面带路吧。”这个叫小涛的绝对服从级的命令,唐夜一声话下,他已经开始催着苗嫂带路。

    “少、少爷……”

    苗嫂看着自己马要离开,而封擎苍也不理自己了。她现在不能确定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想要送她回去,看着很吓人的人,她不能完全放心,但是最放心不下的人是封擎苍。

    “何事。”听到苗嫂唤自己一声,封擎苍终究是问了一声。

    “没事,少爷,你做什么都要注意安全啊。”说完这句,看到封擎苍点了点头,苗嫂才不放心的离开了。一步三回头的,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却不是她能够管得了的。

    “到底是你这个人魅力大。老少通吃,一个管家都如此担心你,也不知道你辈子是不是做了太多的好事,全部在这辈子报回来了。”唐夜酸酸的道,看着苗嫂这么关心封擎苍的安危,他也有一点吃味。

    虽然他和苗嫂素未谋面,也看得出她是一个好人。她对封擎苍所表现出来的关心绝对是真心实意的。

    “你废话多,羡慕自己去找一个像样的管家。”封擎苍却是不以为然,若不是偶尔到此,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还雇佣过一个管家,一个人呆在这里,一呆是五年。

    目光穿过前方的幽暗直达迟浩月家的茂密小树林。那片树林之后,那栋隐约可以看到轮廓的大房子里,他心爱的女人,会在那里等着他的营救吗?

    封擎苍无法确定,但是他眼的坚定和渴望已经暴露出来,他现在想立刻马要见到她,这个**是如此的强烈,无法隐藏。

    唐夜也是如此,他的眼神也顺着封擎苍看的地方,凝眸远远的望去,嘴却说:“黑子怎么那么久还没有带人过来?”

    话才落下,听到几辆声音不同的引擎声传来,十多秒的时间,三辆豪车已经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迟浩月的家门口。

    “封总,抱歉,我和兄弟们来晚了。”黑子才下车冲到封擎苍的身边报到。

    而在迟浩月家里又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在封擎苍一车人才到大门口出现的时候,迟浩月已经收到了守门保镖的通知。他同时也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裴诗语。

    裴诗语还在房内,见迟浩月步伐沉稳的走进来,也没觉得有什么。等他告诉她,他来了。

    封擎苍已经在门外的包围了别墅的时候,她才有些慌乱。

    “他怎么会来得那么快?晌午的时候,许管家才出去,难道她出去的时候泄露了我们的行踪吗?”裴诗语完全不敢相信,这一切来得太快了。

    她以为,她以为至少还能够再等等,封擎苍不会来得那么快的呢。

    “我们快去找许管家问问,看她都和那个人说了什么,为什么会那么快暴露了我们。不行,我必须去问问看,她到底都说了什么!”裴诗语有些语无伦次,忘了自己的脚还有伤,很快跑出了房。

    而迟浩月也跟着她的身后一起出去,两个人来到了关押许管家的空房间,门口还有一个保镖守着,为了确保许管家逃跑。所以特意留下了一个人。

    “许管家还在里面吗?”裴诗语问了之后才知道许管家关在这里,门关着,有保镖守着,故而先问了一声,虽然她已经急得想要马冲进去。但是该有的礼仪还是要注意一些。

    “在里面。”保镖恭敬的回答裴诗语的话。

    “把门打开,我有话要问她。”裴诗语几乎是压着声音说的,她现在有多恨许管家,只有她自己知道。因为她将所有的错都怪在了许管家的头,她觉得若不是许管家自作主张的出了别墅的大门的话,他们一定不会这么快被发现的,也许能够躲很久,久到有一天封擎苍放弃寻找她的下落也不一定。

    “是。”门应声打开,保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裴诗语踩着拖鞋走大跨步走了进去。脚的伤痛,被她完全给遗忘在了脑后。

    迟浩月也在门被打开之后赶来,跟着裴诗语一起进去。看到许管家稳稳当当的坐在一张椅子,看到他们来了以后面露惧色,却不敢开口说话。

    “许如,你出去这一趟见了何人,又和谁说了什么?”裴诗语也不拐弯抹角,因为她知道,封擎苍等人已经在大门外围着他们。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浪费了,只能张口问,很直白的问许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