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1.第1811章 或许还在,或许已经转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811.第1811章 或许还在,或许已经转移

    苗嫂认为这应该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儿了,马拿出手机,给封擎苍打了一个电话。

    “喂,少爷啊,我刚刚看到这个曲家有一辆黑色的加长车从里面开出来了,速度很快的哦。”

    “车牌是多少?你记下了吗?”封擎苍接到苗嫂电话的时候,知道一定有情况。而他的猜测也没有错,苗嫂急忙忙的将自己见到的告诉了自己。

    “车牌?车子开得太快咯,车牌都没看得清楚,记得后面好像是六七八。还是六七九,我都没有看清楚!”苗嫂差点吓傻了,她都不知道封擎苍叫自己监视这家人,出来的车子还要记下车牌的。还好是她刚才够小心一点,才记住了后面几个数字,不然她真的一点都没有注意到的。

    “好,我知道了,你继续在哪里盯着,有任何情况再给我打电话,我预计还需要三十分钟才能到家。这段时间辛苦你一下。”虽然苗嫂没有记下车牌号的完整号码,但是有最后面的三个数字,也已经起到了很大的用处了。

    “好的好的,那少爷开车小心一点,别太快了。这边我会帮你看着的。您放心吧。”苗嫂听出了封擎苍语气的不平静。接触不多,但是封擎苍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这是他第一次和自己说话语速那么快,而且还交代得那么清楚仔细。

    话说过一遍她是可以记住了,但是封擎苍再三强调了,她会好好帮封擎苍办好他想要做的事情的。

    封擎苍挂了一个电话,又马打给了唐佩,让她帮助联系调出可以看的监控,将那辆车的所有信息都告诉了唐佩,唐佩也答应了自己,会尽快给自己答复的。

    道了一声谢,封擎苍挂断了电话。

    在这个时候,天知道他心里是有多么的着急。心想的是,难道自己还是慢了一步吗?迟浩月真的如此谨慎吗?

    自己才刚刚有了一点眉目,险些要将他逮住了,他又能提前预知危险先离开吗?在他的眼皮底子底下逃跑,分明是在挑战他封擎苍的忍耐力的极限。

    车速越来越快,封擎苍的心也是已经够着急的了。现在还在城市道路内,路的车还是很多,红灯不时的亮起阻拦他的去路,让他连超车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独自坐在车内,紧紧的握着方向盘与自己的心做着斗争。

    算知道迟浩月有机会可以带着裴诗语逃跑。又会躲到他找不到的地方。他现在也快不了,也离不开这条仿佛堵得没有尽头的道路。

    此时已经是背影映着夕阳,他的焦虑完全表现在了脸。好像没有如此急切过。

    而唐夜在接到封擎苍的电话的时候,他也很快联系了手底下的兄弟。封擎苍交代过,人不需要很多,尽量要精明能干的,身手要好的,家伙事儿一定要备齐,因为迟浩月手的利器,他们都见过。

    那可是一枪一命的玩意儿,马虎不得。

    唐夜不敢大意,等手底下的人全部都集结过来了,也是十二个,而封擎苍也说过了,他手底下还有人,带的应该是十五个这样。唐夜起初有些质疑封擎苍的决定。面对那么危险,那么恐怖的人,带二十几号人,真的能够把他抓住吗?

    封擎苍只说了,迟浩月家没有太多人防守,这些人足以。

    十二个人了三辆车,奔着封擎苍给的那个地址而去。等到了郊区路段的时候,唐夜和封擎苍的时间凑巧得正正好。

    唐夜首先是看到了封擎苍的豪华跑车在他们的前面呼啸而过超了过去,而他们的车也并不差,紧随其后。三十分钟以后,果然如封擎苍所说的到了集合的地点。

    封擎苍将车子直接开到了迟浩月的家门口,而唐夜也在他停好车的时候,刚刚到。停好车急快跑到封擎苍的前面问道:“小雨滴在这栋别墅里?”

    “或许还在,或许已经转移了。”封擎苍曾开车路过这里,却没有在此驻足。原来这是苗嫂说的曲家呵。

    真的是像幽灵一样,忽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太不可思议了。如果说不是迟浩月先调查过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在这里也有一套房产的话,他还真的不相信,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凑巧的事情?

    他想要找的人,原来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他还在外面苦苦寻觅。耗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因为有一个小小的线索而觉得有大希望。着实是可笑至极。

    “怎么会在这个地方,你的人还差多久才能到?我们是要再等等你的人来了再闯进去,还是现在冲进去将里面翻个底朝天?”

    唐夜并不知道他现在说的这些话有多么的冲动,他只是想要马见到小雨滴。因为他和封擎苍一样,也很担心她的安危。

    在知道迟浩月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之后,唐夜夜不能寐,时常在短暂的睡眠里的时候做了噩梦,梦到他的小雨滴被这个坏到令人发指的男人手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每每梦到此他都会从噩梦惊醒,弹跳起来的时候,他都是一身冷汗。

    多少个夜晚啊。连在石晓晓发生危险的时候,他之后都没有做过这样的噩梦,因为他知道石晓晓可能是暂时的安全了。他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小雨滴的身。

    现在得知她很有可能在这里面,谁说他能不激动呢?他恨不得马冲进去把小雨滴从那个恶魔的手解救出来。

    当然如果,他心心念念的小雨滴此刻还在这里面的话。那他的想法很快能够成真了。

    “你的手伤还没有好,等下你在车放哨吧。”封擎苍语气平淡的说了这么句,引起唐夜的暴跳如雷。

    “封擎苍!你根本是看不起我!这一点小伤在我的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而且我也能够握枪,你要是害怕的话,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