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7章 手上的伤容易好,心里的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07章 手上的伤容易好,心里的呢?

    他们现在只是躲起来,就像是犯人一样被全城通缉了。不知道自己被找到会不会落得一个惨死的下场,毕竟那些人手握重权。在这个世界上,平白消失一个小人物,应该不会引起世人的注目吧。就算是被人知道了,也不会有人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的吧?

    仿佛没有感觉到裴诗语的拒绝,就算是她不断地摇头,她的脑袋抵着自己的脸颊,她的泪打湿他的脸,仿佛真的一点都感觉不到一样,他又继续道:“在没有你的时候,我只想着你。在你在我的身边的时候,我只想着你。那如果你真的决定要离开我的身边,我能不能陪着你?你可以假装不认识我,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你可以像对待陌生一样不用管我。我只想呆在你的身边,任何一个身份都可以不计较。小语……”

    声音越来越小,迟浩月也是没有办法再继续说下去。未完的话,他和她的心中明了。

    说白了就是一个关心、害怕失去心爱女子的男人的最低微的恳求。

    “别说了,迟浩月,求你别说了。别再说这样的话试图软化我的心了,我肩负着不得不承担的责任,我不想让你也受到牵连。如果只是对付封擎苍一个人的话,我或许还有一定的把握,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是凌非岩啊,他是谁?是一国总统!我自知自己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女子,没有能耐撼动得了他的地位,但是我也会想尽办法打击他,让他光彩的脸面变得不光彩。”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了,小语,别冲动好吗?我们还有很多办法,不一定要去接近那些坏人的。”迟浩月忽然变得激动起来,他双手紧握着裴诗语的双肩,却忘了自己的手还受着伤未愈!用那么大的力气去抓裴诗语,他的伤口又再一次扯到。

    但是这一会儿谁都没有在意这个细节,裴诗语只能不断的摇头,迟浩月的手抓她很用力,而且还感觉到了一丝丝痛感,疼痛也让她变得清醒了一点。

    “迟浩月,现在的我很理智。我不会鲁莽乱来的。我会制定好一个完美的计划,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的,请你相信我!求你相信我!”看到迟浩月那么激动,裴诗语只能暂时说这样敷衍的话,企图让迟浩月感到心安。

    但是迟浩月却没有。他说:“总统在外人的面前,一直都是一个爱国的,他有实力,处处都以国为先,做过的善举数不胜数,他的好名声不是忽然之间得来的。而是他这么多年为国付出才得的,受人爱戴。这样的人,在人民的眼里,是没有任何的缺点的,一个完美无缺的人,你该怎么对付他呢?”

    “他毁我亲人,我毁他挚爱。只要弄明白了,他最在乎的东西是什么,想办法去摧毁掉,一定能够打击到他。”

    要的不就是这个结果吗?呵呵……

    迟浩月等这句话等了已经够久了。终于亲耳听到了裴诗语说出这一句话,有些惊喜,又夹杂着一丝苦涩。

    是啊,自己最想听到的这句话,也只是划过一丝惊喜之外,好像更多的是苦涩,何故会如此?难道是自己的心又开始动摇了吗?既然开始了,就该坚定的继续下去啊。

    嘴唇张了又合上,迟浩月始终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放开了裴诗语的双肩,忍痛看着她,他的手腕又开始滴出血。

    裴诗语终于留意到他的伤势恶化,纵使被迟浩月推开了,她还是上前一步,小心的握起他的手道:“迟浩月,我帮你重新上药吧。你的伤口好像又裂开了,怎么会这样,包扎得那么好,药也没少放,怎么就不见好呢?”

    “手上的伤容易好,心里的呢?你如果一意孤行,我不能阻止你的,因为会让你感到不高兴。但是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涉嫌,不是我所愿。还是不要管我了吧,就让我鲜血流尽,让我……”她的手及时捂住他的唇,堵住了他未完的话。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责怪的看了他一眼,却满是心疼。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完全没有底气,在责怪迟浩月的同时,裴诗语心知肚明,是自己将这个男人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的。

    “好,你不愿意听的话,那我就不想说。那我们却该怎么继续自欺欺人下去呢?封擎苍就住在这附近,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今晚他或许就能够找到这里。届时就算我不想你离开,以一个人之力,却抵不过他那么多人手。”迟浩月指着封擎苍住所的那个方向沙哑着声音道。

    “算了,我现在就联系保安公司,让他们多派一点人过来。他也不敢私闯,到时候我就出去说,你已经被我送走了。”

    “你疯了吧?你还出去见他,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忘了你的手受伤都是他的杰作吗?你怎么还和他正面对着干呢?”裴诗语当即就责骂了迟浩月,觉得他考虑不周。

    他现在就是在意气用事,因为自己的决定让他感到不高兴了!裴诗语知道是自己的错,也是她自己太自私了,但是她不能再把迟浩月牵连进来了啊。

    “或许是我疯了,只要能够保护你,不管做什么我都愿意。就算是让他再打一枪,你能够不落入他的手中,我都觉得值得了。”迟浩月说的很是急切,他迫切想要裴诗语答应他的建议。好像只有这么一个方法,才能保全裴诗语了。

    “你能不能别那么激动?不要那么偏激呢?”

    “在你的眼中,现在的我不理智吗?”

    “是!非常的不理智,你好像是一头扎进了泥潭里,拔也拔不出来了!你根本就没有用心去考虑嘛。你这样还一直劝我冷静冷静,你自己还不是如此,咱们遇到的问题很大吗?是天塌下来了吗?怎么就不能想到别的办法了呢?”裴诗语自己在说什么,她可能也不是很清楚了。她现在只想劝迟浩月。她不想让他的安危出现任何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