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 知道你是个好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06章 知道你是个好人

    生活总会毫不留情的在人的身上留下痕迹,曾经痛过抑或是现在还疼痛不已谁也不会关心。迟浩月不同,他总是会给她力量。

    这个拥抱维持了许久,裴诗语弥漫在眼眶里的泪珠始终没有掉下来,因为她仰着头,因为她紧紧的闭上了双眼,她的思绪全部专注到了自己的脑海里。

    迟浩月说的没错,越是这个时候,她越需要保持冷静,感情用事,眼泪都是无用的。不能帮她很快的整理好自己杂乱的思绪。只能依靠自己,还有迟浩月帮着自己呢,就算遇到再大的风浪,终究有化险为夷的时候。

    现在不过又是一个肮脏的秘密被揭发而已,她有什么不能接受得了的呢?

    “迟浩月,我想明白了。不管他是不是我的父亲,我终究不会让他接近自己。你之前说封擎苍说服了总统动用关系我,我之前还疑惑他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能耐?连一国总统的关系都能利用得了,现在我才知道。不是封擎苍的能力大,而是这位总统,我生理上的父亲,或许也不是什么好人。母亲的惨死,他无动于衷,还与他的妻子设法害我,我无法容忍得了他们这么卑鄙的人。”

    裴诗语刚刚沉默的时间里想了很多,她想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

    “他们或许有苦衷呢?就这么下了定论,到时候如果是一个误会的话,该怎么解?”迟浩月面露担忧,他的关心和担忧全部让裴诗语看在了眼里。

    摇了摇头,裴诗语打断了他的话,她说:“迟浩月,你这么善良,总是把事情往好的方面去想。可是别人又和你一样想吗?你给我看的那些,还有我脑子里记着的,都是真真实实的东西,我不会像你一样单纯,我一定会要他们付出代价的。就算是我的父亲,他没有养育过我,只是提供了一个繁衍我的小蝌蚪,也没有关心过我,还害死了我的母亲,我不会原谅他的。”

    “对不起,我没有从你的角度去为你考虑过。我只是觉得……”迟浩月有些尴尬,听了裴诗语说的这一些,他好像才顿悟到自己的错误有多么的严重。“我应该和你站在一起,和你想的一样的,可是我却忽略了你的,小语,你别往心里去。是我一时间没有想明白。”

    “不会,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做事总会给人留一点余地。也害怕我今后可能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但是我不怕。我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句话,我想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打击报复他们了吧。”裴诗语忽然笑了起来,这笑冷冷的,看着还有一些阴险和得意。

    “想到了什么办法?不妨说出去来听听,我也看看能不能帮你参考一下?”迟浩月有一些意外,他以为裴诗语会因为这个消息在短暂的时间内不能振作呢。

    还害怕自己给她的这个消息太大了,她消化不了然后开始封闭起自己。、现在看来恰恰是相反。也是在他的预料中的可能会出现的反应。

    裴诗语人本来就很聪明,她的聪明能在很多方面上体现出来。现在也是如此,就算是失忆了,她的脑子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现在还不能说,不过我知道。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一定是危险重重的,迟浩月,我如果要离开你的身边,请你不要拦着我,好不好?”有些失落,裴诗语想到自己要离开迟浩月,就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很沉重的想法。

    这句话说出来,让偌大的书房都陷入了寂静中。窗外传来知了的声音,虽然还是很闹,却没能入到两人的耳朵里。

    只能听到彼此之间呼吸的声音。

    裴诗语知道迟浩月并没有思考,他在忧伤,忧伤的气息环绕着他,也感染到了她,在他沉默之际,裴诗语低声在他耳边说道:“迟浩月,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是我想要得到你的支持。”

    微微暖暖的呼气在迟浩月的耳边,有一些麻麻痒痒的,低垂下了眸,睫毛微微颤动。浓密的睫毛完全挡住了迟浩月的眸,裴诗语看不见他在想什么,也猜不透。

    从她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他绝美的侧颜,这个天下无双的男人,此刻他的心里一定是非常的挣扎的吧。裴诗语再还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希望自己的拥抱可以像他的那样给他传递过力量。也让他尽快做出决定。

    “就算我不答应,你也一定会这样做。”迟浩月闭着眼,唇瓣微掀。淡淡粉色的唇,在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也泛着忧伤的光泽。

    “是。”简洁的一个字,她算是回答了迟浩月。

    “那我能不能再为自己争取一下?”依然闭着眼,迟浩月或许是不敢睁眼看着裴诗语的眼说话,也不想明白她的所思所想吧。她的决定,真的伤害到了自己。

    “可以。”

    “我想说,小语,就算你不离开我。我也会努力帮你,只要是你想做的,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一定会尽自己的全力帮助你的。所以,不要离开我的身边,看不到你,我会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好不容易找到你了,相处短短几天……”迟浩月在说话的时候,声音已经越来越低沉,而他的双肩也微微抖起。

    裴诗语环抱着他,是最能够感受得到他此时的压抑的。突然之间,她好心疼,心疼这个男人,为什么他爱的是她?如果不是她,或许会不会活得轻松一点呢?裴诗语心里这样想,却不敢开口说出来,她会害怕自己的这些话,再给迟浩月的心带来不可磨灭的伤害。

    只能不管的抱着他摇头,她很害怕自己会因为迟浩月而变得心软。她很害怕自己会变成和迟浩月一样善良的人,因为如果和他一样的话,那她母亲的仇该怎么办?谁去报呢?况且,现在这个时候,就算是她想要逃避,那些人还能够轻易放过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