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5章 凌非岩的女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805章 凌非岩的女儿?

    等那些决定要走的人都离开了之后,裴诗语松了一口气。这个世界就是如此,该走的人始终会走,想留的人,终究会留。

    不管前路有多少磨难正在等着他们,裴诗语都觉得和迟浩月一起面对,无所畏惧的,是谁来也不怕。她的决心够坚定。

    “现在合你的意了,他们都走了。”迟浩月捏着裴诗语的俏鼻宠溺的道。

    “当然啦。本来我就不喜欢天天被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感觉怪怪的。也不是什么大小姐,可以自己动手的事情,还是尽量动手不要麻烦别人比较好。”裴诗语有些惆怅的看着远方,在那扇她看不到的门外,现在又是什么样的光景。

    她还要多久才能够走出这扇门呢。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迟浩月看到裴诗语如此低落,他的心情也有一些沉重。

    “还能怎么办?什么打算都没有。我现在心还是颤抖的,不敢想象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他居然如此有能耐,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跑得掉吗?躲得了吗?”裴诗语一脸的无奈,想要摊开双手,什么都不管。却因为自己就是麻烦的起源地,能想不管就不管吗?

    摸摸裴诗语的头发,像抚摸可爱的宠物一样,迟浩月低声问:“刚才又有了最新的消息,想知道吗?”

    “什么消息?又是关于我的?”

    “嗯。”轻轻点头。

    “如果是关于我的,当然要知道。”裴诗语肯定的点了点头,已经准备洗耳恭听了。

    “去书房吧,需要看邮件。”大手握着小手,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了二楼,来到了这间大到离谱的书房。电脑是打开的,迟浩月放开裴诗语的手就坐到了电脑桌前,登录了自己的邮箱账号,裴诗语就看到有很多封未读的邮件,发送的时间就有不久之前的。

    “这些邮件你都没有看,怎么会知道有新消息还是关于我的呢?”裴诗语略点疑问,看都没有看,怎么就确定是与自己有关呢?

    “这个账号是我国外的账号,这个账号专门是用来联络侦探的,也绑定了手机。所以有消息进来就知道。”

    “这些全部都是关于我的吗?这么多邮件?”裴诗语指着电脑桌面上面显示的那些读过还有未读过的邮件不解的问道。

    “有些是,有些也不是。你看这一封肯定是关于你的,因为我一直让这个人帮我秘密调查封擎苍还有施怡总统府那里,如果是查到了的话,百分之有九十就是与你有关的。”迟浩月说完了之后,也不多说什么,直接点开了未读邮件。

    “怎么会?我是凌非岩的女儿?是她的女儿?这不可能!这个消息是有错的吧?”裴诗语彻底懵了,她是谁的女儿,一直是个谜。只知道她是施玲的女儿,她的爸爸没有被迟浩月提起过,而她的脑海里也想不起来。

    “如果不是确定的答案的话,这个人是不会给我发来的,现在肯定是没有错的,我想,你或许真的是凌非岩的女儿。小语,这个消息量太大,我知道你没有办法接受得了。我现在也无法理解。你怎么会是他的女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阿姨是不是真的和他有不正当的关系?”

    迟浩月在说出这些的时候,好像是在单纯的帮裴诗语分析,没有注意到她脸上逐渐龟裂的表情。

    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啊!只觉得是施怡还有凌非岩害死了她的母亲,现在又来这么一个爆炸性的丑闻,她如何去接受??如何去消化?

    “迟浩月,这一定是弄错了。如果我是他的女儿的话,那他为什么还要害死我的母亲呢?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你再去确认一下好吗?我真的……”裴诗语到后来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来掩饰自己的害怕。

    这一封邮件,彻底把她给击垮了。她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思绪,这会儿又全部乱完了。本来就出于迷茫的状态,现在更加迷茫不知所措了。

    “小语。你先别乱,咱们先冷静下来。再想想,好吗?用你聪明的脑子再想想,他们会是什么原因害你母亲,有什么非要这样做的理由呢?”迟浩月眼看着几近崩溃的裴诗语,她现在肯定是非常的苦恼,她眼中写满了忧伤和不解。

    “是的,我确实没有办法冷静,就算你不断的提醒我,我也这样提醒自己,一定要想办法静心去想想。但是现在的我没有办法做到,迟浩月,我为什么要承受这一些?”裴诗语的眼眶里有弥漫开了泪水。

    晶莹的泪水充溢在眼眶之中,裴诗语将眼睛睁的大大的,就是害怕自己太过脆弱,眼泪又该不争气的掉下来了。

    “一切有我,别担心。”终究是不忍心再让她去想这个问题,进度太快,她一时之间还没有办法接受是正常的。迟浩月知道这一点,但是很多事情都差点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了。封擎苍也离得越来越近,他必须要赶在封擎苍还没有找到裴诗语,没有接近她之前让她了解和知晓更多她无法接受的事情,让她学会仇恨。

    只有加快脚步,在裴诗语见到封擎苍之前,他的计划能够按照正常的轨迹进行下去。

    所以,裴诗语,就算是你现在无法接受,也必须要这样去做。

    迟浩月温柔的拥住裴诗语,一手轻轻按着她的脑袋,让她的脑袋能够靠在自己的肩头,让她的软弱隐藏起来,不被世人所见。

    裴诗语不知道迟浩月的用意,只觉得这个怀抱极其的温暖。她只知道是在她全身都泛着寒冰的时候,她的四肢百骸都被冰冻住的时候,是迟浩月不离不弃的拥抱了自己给她温暖,让她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