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花痴典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798章 花痴典范

    这算是许管家又认识了一个和善的有钱人,而且此人看起来也不是很精明,一个人独居在那么大的房子里,难免有一个人不方便的时候。许管家也就暗自将这位心地善良的苗夫人记在了心底,想着等闲时的时候就多过来串串门。

    也混个脸熟,这样自己就算有一天失业了,也能尽快找到一份好的工作。而看这位苗夫人如此好说话,也不像一个有心眼的人,她来这里应该可以少做很多事,这么大的家业交给她的手上打理一定可以井井有条的。

    许管家完全就不知道,她这是被苗嫂给套路了。根本就没有什么苗夫人,只有苗管家,两个人的身份是一样的。但是心思和想要走的路却不同。苗嫂为人正直,心中自有善恶。知道什么事可以为之,知道什么叫知恩图报。

    但是许管家会这样想,她只知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她在迟家做事的同时也可以寻求更好的发展,更便捷能够成为有钱人的方法。她羡慕那些花钱如流水,一点也不心疼的富人们。那些有钱的阔太太小姐的生活,都是她所向往的。

    在她要离开的时候,一辆惹人眼球的蓝色法拉利从她身边疾驰而过。

    苗嫂也正是要进去,就听到了车辆引擎的声音。就又出来探了一眼,看到是封擎苍的车已经到了门口,很快按了密码,将封擎苍给迎了进来。

    而封擎苍的车到了别墅门口看到苗嫂的时候,他也开启了车窗。

    豪车许管家是见过不少,但是豪车配上一个绝世美颜的帅哥,除了迟浩月本人,她从来没有见过了!咋看到封擎苍惊为天人的俊颜的时候,许管家的嘴巴张大老大,哈喇子差点就顺着嘴角给流了下来。

    “回来了,怎么那么晚?一路上可还好?”苗嫂本是想叫一声少爷的,但是她瞥眼看去就见许管家眸光闪亮的正盯着她这边看,没有因为看到封擎苍的欣喜而忘记了还有外人在场。到嘴边的话,也很快就把住了。

    “山体滑坡,回来了晚些,家里情况可还好?”封擎苍刚才经过许管家的身边,也发现了这个女人,虽然穿着一身职业装束,看起来却是花枝招展的样子,不是那么的正经。

    而封擎苍看人向来很准。再接收到苗嫂的眼神提醒之后,他也就随意的答了一下,不会像平时那么陌生。

    许管家看到帅哥就会腿软,是真正的花痴典范。她刚才还想要离开的,但是在看到封擎苍的出现之后,她马上就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回家也没事情可干,现在有一个绝世帅哥就摆在她的面前,她此时不上前去搭讪更待何时?第一次邂逅,一定是最浪漫的开始!而且,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优秀得不可方物的男子,应该就是苗嫂的儿子了吧?

    扭着屁股调头,将自己的妖娆全方面体现出来,许管家觉得此时的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妖娆多姿的女子,而她未来的夫婿,可能就是前面驾驶法拉利的男子。又到了大门边,苗嫂正想要输上密码锁门,还好许管家快了一步跨进了大门。

    “苗夫人,我忽然想到,你之前说家里有一棵大树被雷给劈倒了,我还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象,不知道是否能够领我进去看看呢?”许管家说得诚恳,要不是苗嫂知道这个人鬼精鬼精的,她差点就相信了她的话。

    “许管家,大树被雷劈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平时在路边那些大一点的树长得高一点的,也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而且这棵大树也是与我有多年的情感的,我等会儿还要叫人来重新帮忙种植,等从新栽种之后再请许管家过门看吧。”苗嫂有些担心的回答许管家,也干脆的拒绝了她的请求。

    这个人,她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为什么又忽然折回来说要看树,诡异得很。

    苗嫂虽然不知道许管家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她却是能够看得见这个许管家从封擎苍出现开始,双眸就不离他,一双带着有色的眼睛一直都是直勾勾的盯着车里的封擎苍。

    而且就算是现在,她根本就看不见封擎苍本人,许管家的眼睛也还看着车的后视镜,企图能够看清楚车内主驾驶位上的人。苗嫂毕竟是年长的人,又经历过了总总,就算不知道许管家有何意图,却还是知道她的目光不纯。

    “这样,如果是需要联系业务方面的话,我这边还算是有些人脉,能够迅速的帮你叫人来抢修。苗夫人,您看是否需要我帮您联系呢?”许管家被拒,脸上也没有显露出难堪的神色,反而是马上就想到了办法,想要与苗夫人套近乎。

    “不必那么麻烦许管家,我这边已经联系过了。说是路上不便。晚点就会到的。许管家还有其他的事情吗?”再次明确的下逐客令,苗嫂觉得招架这么一个虚伪的人,让她心极累。许是因为她独自居住在此多年,已经很多年没有与人打过交道了,再和人弯弯肠子绕来绕去的说话特别的费劲。

    她现在也算是察觉到了,这个许管家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人呢。

    “苗夫人,你不是说你的儿子常年住在外面吗?那这位是?”许管家见自己的方法进不去这个家门,还被拦在了外面,也有些挂不住面子将自己的问题马上就问了出来。

    她才刚刚勾引过迟浩月被拒绝,那么快就忘了,她之前还信誓旦旦的对自己承诺,一定要想办法拿下迟浩月,将他从裴诗语的身边抢走的!

    这才过了一个晚上而已,她怎么就给忘了她昨天的誓言了呢?

    “苗阿姨,这个人是谁?你怎么和她说那么多?难得回来看你一次,还是让这个人尽快走吧。还有很多话想和你叙旧。”封擎苍也听到了那个花枝招颤的女人问起自己。但是他显然是非常的不耐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