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7.第1797章 寒舍粗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97.第1797章 寒舍粗陋

    许管家伺候过很多有钱有权的人家,苗嫂会有这样的反映,也是不足为。她也习惯了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脸的笑依然存在,她又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让苗夫人在门外等候那么久,确实是我的不对,但是我刚才进去问过了。先生不方便见客,但是对于苗夫人的关心,先生也十分感动,他说了,等他有时间了会找个时间我们再正式拜访苗夫人。所以还是抱歉让苗夫人白来一趟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不叨扰了。等你家主人得空了再说吧。”苗嫂虽然不和这些有钱人接触过,但是这客套话她还是可以听得出来的。

    说什么她的关心让她家先生感动都是假话!不想见她,才是真正的意思吧!苗嫂见自己也没有办法打探到虚实了,也将发生的事情都记了下来。等回去时候再汇报给封擎苍听,她虽然无法判断,这里到底有没有封擎苍要找的人,但是她会好好完成封擎苍交代她办的事情。而且对她而言,也只是小事一桩,举手之劳而已。

    “那要不要我去送送苗夫人呢?要好跟着去把苗夫人的家门给记下,到时候去拜访夫人的时候,也不会记不清门牌,引起不必要的尴尬。”许管家看这个苗夫人穿着朴素,也不相信她是一个有钱人。看起来还像是骗子,所以她说这话也是刻意试探一下这位苗夫人。

    如果她能带她去她家里看看,确认了家门的话。那还好。如果她拒绝了,说不方便,那她有怀疑她的理由,也顺便报警,让警察来跟进这个骗子!看看她到底想要干嘛。

    “这样也好,反正我家住的也不是很远,许管家要是不会觉得不方便的话,那一起跟着来吧。”苗嫂经过封擎苍的提醒,也已经料到过了,自己突兀去拜访别人家,也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为了证实自己的身份不假,封擎苍也允许她带人到家里参观。

    “怎么会有不方便的地方呢?苗夫人盛情相邀,却是我家先生不得闲,将夫人拒之门外,是我们的不是。还谢谢夫人的体谅呢。”

    “没事,反正我也要回家了。大家都是邻里之间的,互相互爱还还是好的。”苗嫂脸也带着笑,人看起来也很温婉,说话也很温和,很容易能够建立起她与别人之间的那种信任感,让人不会觉得她有什么坏心眼。但是也只是心眼不多的人会这样想。

    像许管家这种心眼多的人,做事都会多留意一点。而且她的心思也并不单纯,除了要去看看这位苗夫人的家在何处,其实她还想去参观一下,她的家是如何的富丽堂皇,如果是有钱人家,又有有钱帅气的儿子的话。良禽择木而栖。她现在在迟家也不那么受待见,早早为自己找一条新的出路也是好的。

    “那有劳夫人在前面带路了。”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许管家不卑谦,也很得体。

    苗嫂也在前面走着了。心里有一些忐忑,因为她虽然是住在封擎苍的别墅里,她也只是一个看家护院的人,不是真正的主人,带这个女人去了,被她发现了会不会有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呢?

    带着这一份不安,很快回到了封擎苍的别墅。

    “许管家,这是我家了。寒舍粗陋,常年一个人在家里居住,儿子也在外不归,也许久没有人来访了。”

    “苗夫人真是说笑了,这么大个别墅,还能够称为寒舍的话,那真的是太谦虚了。”许管家跟着苗嫂在这座辉煌的别墅前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确认了苗嫂真的是这里的住户。

    眼睛不自觉地向内探去,一眼根本没有办法直接看到别墅大楼。只能隐隐约约从撑天大树看出别墅楼层的轮廓。这处别墅和迟浩月的那处还是有些相似的地方。

    “呵呵呵。”苗嫂只是笑了笑,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许管家是想和她一起进去一探虚实了。而她该不该带她进去呢?

    自己的借口是昨晚家里的大树被雷劈了,等她真的要求她带去看看那棵被劈坏的大树,她又该怎么办呢?

    有些犹豫,苗嫂还是输了密码开了大门。恢宏霸气的大门从间,左右两边各自打开,苗嫂打开了门之后又问了一句:“时间也不早了,已经是午后,许管家是否要跟我一起进去用个午餐?”

    “苗夫人现在还没有用餐吗?”有些诧异,许管家不解的看着苗夫人。

    “我从早起去邻里家拜访,是有留我吃饭的,但是担心其他家的情况,没有多做停留。每家也是呆了一会儿先了。我们也都约好了,等有时间了再一起聚聚,所以这么会儿还没有用餐呢。”苗嫂说的这话一点都不假。

    她是十点多开始走访的,每家都需要一点时间,现在已经是午后,时间也不早了。她的肚子也有些饿了。想到了这个办法可能会阻止这个许管家进去,故意说出来了。

    “那真是抱歉了,早知道苗夫人没有用餐,我不该让您在外面等候了那么久的。还顶着那么大的太阳,真是我的不是了。还希望苗夫人不要见怪呢。”许管家说话忽然变得温柔了不少。

    现在她是确认了苗夫人的身份了,也不再怀疑她说的话。而且她也听得出这个苗夫人并不是真心想要让她进去一起吃饭的。毕竟她不是主人,只是一个管家而已,说这样的话不过是客套。

    “那倒没事,我平时用餐也晚。不过我一个人居住在此。平时吃的也……”苗夫人欲言又止,自己后面的话,让许管家自己去猜好了。

    “像苗夫人那么心善的人,一定也不会铺张浪费的。我也不进去叨扰苗夫人了,您家里的门牌我已经记在心里,等回去了和先生汇报。也谢谢苗夫人的关心,还劳烦夫人亲自登门拜访,真是麻烦您了呢。”许管家把表面的功夫豆做足了之后,才带着她招牌笑脸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