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6.第1796章 试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96.第1796章 试探

    所有的东西都已经看完了,也没有留着的必要。裴诗语将这些,全部都撕碎,摧毁。从今以后,她的心里,除了找这些人复仇,为自己的母亲讨要一个公道之外,再无其他!

    这些人不管再使用什么把戏,她都不会再相信!不会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都是想要骗自己的。现在在这个世界,唯一可以相信的人,除了迟浩月一个,其他人都不值得她真心相待。

    封擎苍被堵在路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只能等救援的人过来,再铲除了那些泥石耗费了不少时间。而在他顺利通过那段山体滑坡的路段的时候,天空已经放晴,阳光明媚。

    被困在这里,他的脑子一刻都没有放松过。早九点多的时候,他打电话给苗嫂,给她想到了一个理由,让她一家家去拜访问候。

    这个理由有些蹩脚,却还算是实用。苗嫂亲自去登门问候的时候是以她别墅主人的身份去的,人家问起,说她的儿子在外面做生意,她一个人在这里养老。

    很多人看她一个人居住,觉得她怪可怜的。主人家也接见了她,苗嫂进到人家的家,也知道哪家人都有什么人,是什么时候搬来的。

    连续拜访了数家,有好些人家都是无人居住的,和她一样,都是留着人看房子。只有少数是有人在此定居的。

    苗嫂最后拜访的这一家,有些怪,好好的宅子,看起来明明有很多人,却没有什么生气。而且这家里却有管家,仆人,保镖。处处都有人看守,看起来更严密一些。而且她来拜访,这家人却不出门来问候,还将她拦在了门外。这是和别的人家不一样的地方。

    此时正在门外等候的苗嫂忍不住多往里看了几眼。守门的保镖没有说什么,但是他防备谨慎的眼神,一直都停留在她的身,随时都有那种,只要她有什么动作会将她拿下的意思。

    苗嫂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之前还是非常的紧张。走访过几家了之后,她也心安了一点,也没有那么害怕了。在与保镖对视的时候,她尽量保持得体的笑容,让他无法看穿她是在窥探。

    假装无意之间问起,苗嫂看着那保镖问:“小伙子,昨晚下了大雨,我早起来看了新闻,外面的路发生了山体滑坡,已经被封路了,现在都出不去了呢。不知道现在情况有没有好一些,不知道你家主人这么早有没有出门办公?”

    苗嫂觉得自己问得已经够小心了,她也没有那么明显的表现自己的意图。这个保镖看起来很冷,给人不敢靠近的距离感,但是也猜不到自己来这里想要干嘛吧?

    “先生还在家,并没有出门。谢夫人的关心。”这个女人除了刚才多看了几眼里面,也没有做什么。看门的保镖,也回答了她的问题。

    “没事没事,邻里之间,我又是一个人居住,孩子都不在身边。发生一些事情的时候,我的心里都担心,平时和别家也走得近些,不知道你们这里什么时候住了人,路过来问问。”

    保镖听了没有回答她。他也是刚到这里不久,他的工作是在他当值的时候,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不让这个家里受到外人的威胁。客套的话,他也说过了。

    苗嫂看到这个保镖也不搭理自己了,她有一丝尴尬。也更加觉得这个家里怪异得很。是一个保镖而已,怎么如此没有礼貌呢?

    在和别人交谈的时候,也应该回应别人一两声的吧。这一点苗嫂暗自记在了心里,想着等封擎苍回来了之后她要告诉他。

    接见她的是许管家,那个人做了自我介绍了。但是她去的时间着实有些太久了,这一往一返都已经过了十分钟了,苗嫂都快要站不住了。这保镖还在一直打量自己,好像她是坏人一样。

    等久了,苗嫂觉得气氛有些僵冷,她又看着那个保镖道:“小伙子啊。今天也不是休息日,这管家怎么去了那么久。不会是你家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先走了,等下次你们家主人方便的时候再来也可以。”

    苗嫂已经是一脸的不耐烦。当然,换做常人,等了那么久,也应该是这个表情。再和保镖抱怨,也是正常的反映。

    许管家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了这个年女人有些不耐烦吵嚷着要走。许管家心里想的是,想走谁也没有拦着你,腿长在你的脚,路在你的脚下,要走提起步子是了。

    但是又想到。自己算心里觉得她不那么像有钱人,穿着也朴素得很。一眼看去会让人觉得她很平凡,转念又一想,这个女人能住这富人别墅区,身份肯定也是不一般的。自己这样出去撵人了,可能会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呢?

    脸的假笑在一秒之间浮,许管家笑脸迎面而来,让保镖打开了大门,她亲自走出大门外和苗嫂面对面站立,她才先给苗嫂表示了歉意。

    “苗夫人,抱歉让你久等了。这房子太大,一进一出的,也要耗费不少时间。本想迎你进去坐坐的,但是主人有交代过,不喜陌生人进出,不得已而为之让苗夫人在门外等候了那么久。”许管家绕了一串,终究没有说重点。

    “久等是没事。但是你看这天气如此炎热,我也一把老骨头了,站在外面那么久,连口茶水都没有得喝,我去别家串门子的时候,可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啊!”苗嫂脸是笑着,但是却摆起了一副不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