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5.第1795章 不死不休斗下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95.第1795章 不死不休斗下去

    “迟浩月,怎么会忽然有人来问我们要不要去做客呢?我们才搬到这里那么快被人知道了,难道以前和别人有过什么交集吗?”裴诗语不解的问道,那么多天,门庭清冷,出去过一次,也知道这个别墅区属于郊区,占地很广,居住的人却是不多的。

    迟浩月摇了摇头,凝重的说了一句:“只怕是来者不善。”

    粉红的唇瓣微张,只这么一句,裴诗语能想到了迟浩月话的意思。和她想的很接近,她也觉得这个人来得有些蹊跷。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是什么人来问?拒绝了人家会不会再引起别人的怀疑?”裴诗语有些担忧的问道。

    “有钱人都有一些怪毛病,没有什么能引起别人怀疑的地方。既然已经有人找门了,我想这个地方可能也很快暴露了。小语,我希望是我多虑了,如果是封擎苍找来了,我不会让他把你带走的。”迟浩月郑重的道。

    “你别太过于担心了,也许根本是一个真的关心我们的邻居呢??若是这样的话,和封擎苍扯不关系啊,我们不必须要害怕不是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算是封擎苍出现了,我不跟着他走,难道他还能拿着枪指着我的头,或者你的,强迫我跟着他走不成?”裴诗语这样说,只是为了让迟浩月能够放宽心一些。

    她的心里也很明白,这样的事情,封擎苍可能是可以做得出来的。

    那次去医院排队候诊,他是用暴力解决了前面正常排队的人,让她去插队,还言语恐吓医生的。只是一件小事,已经显露出了他的凶残霸道。如果真的被他找到的话,他会轻易放过自己,会因为自己一句,“我不想跟着你走,你自己走吧。”会放过自己吗?

    不存在的吧。

    他是什么样的人,裴诗语与他接触过,心里自有对他的认知。不会觉得他是一个善良可欺的人。

    两人相携一起回了别墅内,迟浩月带着裴诗语一起去了一趟房。当着裴诗语的面,在不同的架找到了不同的,他翻开了一本又一本的,里面都夹着着一些不满黑字的白纸,或者是微型的内存卡。

    将这些东西全部找到了之后,迟浩月都将它们交由裴诗语的手,看着裴诗语,他说:“这些都是我之前调查你的身世得到的一些重要资料,之前不敢告诉你害怕你为此受困。现在将话都说明了,我想你有权利知道这些。小语,房让给你,你自己慢慢看吧。给你空间仔细想想,之后该怎么做,你给我一句话,我都会陪着你。”

    迟浩月深拥了裴诗语一下,然后转身离开。在门口的时候,步伐停顿了一下,却依然决然的离开了,果然做到了给她属于自己的空间去做了解,还有考虑。

    低头看着手里拿着的这些,曾经被迟浩月刻意隐藏的重要信息,裴诗语丝毫没有犹豫,先看了纸质的,面所说的和迟浩月告诉自己的没有太大的出入。只是更详细一些。

    显然是迟浩月考虑到了她的承受能力,又说得委婉一些。

    用很短的时间看完,面说记录的,却全部驻扎进了裴诗语的脑海,进了她的心里。看完之后,她的泪已经打湿i了脸庞。

    不知道是她自己脆弱还是如何,最近她哭的次数太多,多到自己都看不过去了。胡乱的擦干了泪水,深呼吸几下。

    嘴安慰自己道:“裴诗语,你有什么好哭的?你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呢!之前居然还被封擎苍迷了心智,还喜欢了他,跟他在一起那么久,居然都想不起自己的未婚夫。也没有想过要回来找浩月,你有什么资格哭?如果不是浩月从来没有放弃你,你现在的下场或许会和母亲一样!”

    说完之后,裴诗语哭的更厉害了一些,自己对自己说的话,完全没有起到安抚的作用,是越说越伤心,或许从迟浩月的口听到的很多事情,都是他选择想要告诉自己的,这面写的却都是,他知道自己可能会自责,会难过,不愿意告诉她的!所以他才会选择转身离开,说给自己一个私人的空间吧。

    “呜呜呜……”

    “迟浩月,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我都已经忘了你了,你还对我那么好。你这样让我以后该如何面对你?”心很痛,像被尖刀一样狠狠的刺了几下,却没有断气,只能拖着只有痛感的心脏继续活着。

    资料面说明了,原来,她和封擎苍的感情也是真的!!而且封擎苍的那些朋友,她也都是认识的!包括唐夜,唐佩,石晓晓!这些人都是她所熟悉的!而且他们还和着封擎苍一起,期满了自己,配合着封擎苍的手,让自己一步步的走进了封擎苍早设计好的陷阱里,让她越陷越深!这让裴诗语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算是母亲真的有过错,又怎么能那么狠心这样对待我呢?况且母亲,还没有任何的错处,全部都是你们的嫉妒心作祟!”

    裴诗语将这些看过的白纸紧紧的捏在手心里,白纸面的字体,都是打印出来的,不会弄脏自己的手!脏了她的手的是这面记录的内容,让她觉得肮脏不堪的人是这些资料面提及过的那些人的姓名!他们的身世,还有他们不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看在眼里的自大!

    “施怡,封擎苍,凌非岩!你们三个的名字,我会时刻铭记于心,只要我裴诗语还有一口气,我会和你们不死不休斗下去!我不会再懦弱的去逃避!或许你们会觉得自己可以一手遮天,但我裴诗语,却偏偏不会让你们轻易得逞!想要打击报复我是吗?想要让我一辈子都被毁掉是吗?哈哈哈,你们既然有这样的想法,那我也会让你们知道,我裴诗语并不是那么容易会屈服的!我会和你们斗争到底!走着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