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4.第1794章 不能放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1794.第1794章 不能放弃

    当在说话的时候,她自己可能没有意识到说出这些话显得多么的矫情。听到了迟浩月的耳朵里的时候,却是那么的暖心。

    温暖过后,迟浩月想的是,她居然说想要和他有难同当,想要和他承担一切苦难?这是如此的可笑啊。如果有一天她明白了,她现在所知道的这些都是被人刻意扭曲的事实,是要利用她对她去伤害她最爱的人的时候,她还会说出这样的话吗??

    答案是不会,她一定会恨不得自己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我有一个下属为了保护我,不让我被封擎苍抓到,他却落入了封擎苍的手里。是确认了封擎苍抓到他,并且知道封擎苍想要以此为诱饵引我钩,所以那日凌晨我才会跑出去想要救他的。没有料到他为人谨慎,我不仅没有救到想救的人,反而还受到了重伤回来。是我太低估他了。”

    “这才是你受伤的全部前因后果。”裴诗语冷汗连连!背后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是被吓到了才会出了一身冷汗。

    她曾经还以为封擎苍是一个不是那么坏的好人,现在显然不是。真相让人唏嘘后怕,再想起自己还在他手里的时候,他是多么体贴的一个人,原来都是假象,是他想要表现出来欺骗她的。

    “那你的下属现在是死是活……”裴诗语害怕自己问的问题会让迟浩月伤心,他是那么美好善良的男子,如果他的下属出了意外,他也一定会很难过不忍知道结果的吧。

    “我受伤之后更加小心了一点,从那天回来也没有再出去。之前被我派去调查封擎苍,跟踪他的人,我也撤回了不少。现在把重心放在安排你出国面,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想到安全的办法。也切身体会到了有钱也没有办法与权势做斗争的无助感!”迟浩月的眼神逐渐变得暗淡。

    好看的眸也失去了原本的光辉,裴诗语知道迟浩月现在是自责,所以他看起来才会像一颗被乌云盖住了光芒的星辰一样有些黯然。

    “小语,我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想法,长那么大,也没有被谁打击过自信心。直到封擎苍的出现,他和总统联手寻你的下落,给我过去平坦的筑起的自信心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你不会觉得我无能吧?没关系,算你这样想也是应该的。是我太自负。”迟浩月此刻更像一个受伤的,捧着自己的伤口独自舔血。

    不像诉苦,而是在诚实的告知,坦白他自己的能力。这没什么让人觉得丢人的。裴诗语用一个更紧实的拥抱回复迟浩月的话。

    紧紧的抱着这个有些迷茫的大男人,裴诗语为他感到心疼,是她,都是因为她的原因,才会让他变得如此失落的。她想让这个男人从新找回他该有的自信,而不是这样陷入自责之无法自拔。

    想起在两个人忽然将话说开的时候,裴诗语觉得,如果有一天能够看到他由心而发的真心之笑,自己一定会被他迷住。

    为想看他的笑为理由,裴诗语决定自己努力。不管她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她都不会惧怕了,因为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一个关心爱护自己的人默默的守护着。

    “迟浩月,不管他怎么样,我们都会找到他的,从封擎苍的手里将他解救出来,还给他一个自由,算迟一些,我们都不能放弃。”裴诗语给迟浩月鼓励,想让他尽快振作。

    “小语……”

    两人四目对望,确认过眼神,裴诗语眼带笑,给足了迟浩月勇气。两张脸逐渐靠近,鼻尖相碰,裴诗语颤着浓密如羽翼的睫毛闭了双眼,心里还有一丝小小的激动。

    迟浩月的身总是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他在呼吸的时候,也有一种像柠檬草的味道,淡淡的,让人嗅入鼻息之的时候,会忍不住想要多呼吸一下,让这种淡淡的柠檬茶的味道更加浓烈一些,这样才能全部渗入心里。

    “咳咳,迟先生,裴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听到声音,裴诗语像受惊的小鸟一个振翅而飞,急快推开迟浩月,尴尬的从迟浩月的身坐正,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很快整理好了衣衫,虽然也没有乱,但是不知道为何下意识的会这样做。

    这一连串的动作呵气而成,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

    吃点能够一亲芳泽的迟浩月,被忽然出现的徐管家打断了。心里是一肚子的火,再看到裴诗语低着头略显娇羞,脸的红晕还未散去,在他看她的时候,红得更加明显了一些。这无疑是在取i悦迟浩月。

    看到她的娇羞,迟浩月胸口的那团火,莫名的散开了。因为这不是裴诗语造成的,而是别人,他算是生气,也不能当着她的面,让她看到自己冷酷的一面。

    “什么事?”淡淡的问了一声,并没有去为难出现得非常不和时宜徐管家。

    “是附近的人家过来拜访,说是昨晚下了雷暴雨,她家里的一颗大树被雷劈断了。不知道我们这边是否有事,出于邻里之情过来慰问一下。说是知道我们新搬过来,还想邀请您和裴小姐一起去她家里做客。”许管家没有将人带来,而是亲自跑来问迟浩月和裴诗语,看看是否应邀,如果不应,她再去拒绝了人家。

    迟浩月的神色忽然大变,脸有些疑云布。

    “去告诉了那人,我们一切都好,谢人家的关心。不过做客不必要了。都是陌生人,不需要往来。”最后一句自然是说给许管家知道的。

    也相信自己说了最后一句之后,许管家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那我先去同人说一声。”许管家马退下,步伐行走如常,不快不慢的,看起来依然优雅。